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玖]

·继续深夜诈尸x。估计高考前都诈不了了。(安详地合上棺材盖)

·石青支线本章登场。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伍] [陆] [柒] [捌]


 

三日月撤去结界,病床上的青年转过头将目光从窗外收回,对他笑得风淡云轻:“看起来是失败了啊。辛苦二位了。”

“看起来拔禊也已经结束了?”鹤丸走到窗边拉开虚掩着的窗帘,天空已经恢复原本纯粹剔透的蓝色。阳光透过浅薄的云层散射出一道道和煦的光线,映得一切都变得柔和起来,“真是个不错的天气啊……”

“嗯,在高天原大概是体会不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的。”冲田总司眯起眼眺向窗外明朗的天色,像只慵懒而优雅的猫。青年的面容清瘦,虚弱的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但鹤丸从他的脸上窥不见暗沉的死气,有的只是恬然和安和。也许是他曾经经历过太多的生死离别,在自己即将面对死亡的时候,也生不出什么畏惧之心。

三日月行至床头时那位青年微合着双眼,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显得十分惬意。三条家的神明用眼角余光瞥见床头上尚余风韵的百合花,“大和守安定和清光的‘缘’被斩断了。”

“……是数珠丸殿下吧。啊呀呀,他还是那么爱操心啊。”

青江神社的神明是唯一一位在冲田总司转生后,对尚且稚嫩的加州清光伸出援手的人,也是他允许加州清光在三个月的最后期限再接走冲田总司——这一切冲田总司都听加州清光一一讲过。在数珠丸恒次的眼里众生平等,无论对方是神明,是人类,是妖魔,还是鬼灵。他看起来对任何人都冷酷无情,因为他对所有人都同等仁慈。

“安定这边我会尽力注意的。”冲田总司对三日月允诺,“在我离开之后,他不会与这边再有任何牵扯,包括清光。”

这是对大和守安定来说最好的结局,没有神明与阴界的牵涉,他将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迎接接下来的人生。

“如此是再好不过了。”

冲田总司一向言出必行,三日月十分信任这位曾经的同僚。他点点头对青年道别:“那么再见,总司。”

“从你的口中听到我的名字,真是难得。”冲田总司露出一个浅淡却无力的笑,“再见,三日月,鹤丸。”

这是冲田总司此生与他们的最后一次相见。鹤丸在与青年道别、带上病房门后,跟上前行的三日月。两人的脚步声在空荡的走廊上回响,这一层住着的病人大多都需要静养,行进在走廊中的只有他们两人。

直到登记台边的信号板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单调的脚步声才结束了它的独奏。穿着白褂的医生从鹤丸的身边疾速跑过,他回过头去看,医生推开了刚刚那扇由他关上的房门。

“鹤。”

三日月在前方唤他的名字,没有回头。鹤丸轻笑一声,急走几步超过了前方停下的三日月,“走吧。”

就如同他们无法体会到现世的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他们也不能理解冲田总司作为一个人类必须经历的生存和死亡。神明对于生和死的概念很模糊,毕竟能够将他们置于死地的伤害少之又少。但人类比他们脆弱得多,疾病,战乱,甚至是一个看起来不值一提的巧合,他们都有可能踏上通往黄泉的路途。

也正因为人类的脆弱,他们才更加懂得“珍惜”。人类的寿命和神明向比起来宛若蜉蝣,无数人想要得到神明的庇护,得到更多的福寿和力量。但有时候面对前来祈祷的人群,鹤丸却更羡慕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欲求。人类会与不同的人结缘,历经的是比神明更丰富多彩的人生。所以鹤丸才会时常翘掉神议和太鼓钟前往现世,与其对这一张张早已烂熟于心的脸听着一成不变的会议内容,不如去游乐场或者购物中心打发时间。

“喂,三日月,你去过现世吗?”

鹤丸率先走下楼梯,抱着后脑问身后步履轻缓的神明。三日月歪了歪头,“嗯……去过一两次吧。”

“哦?我还以为你这种性子会一直在高天原待到世界毁灭。”

“突然提到现世的事,怎么,鹤对总司很在意?”

“是啊。”鹤丸承认得干脆,“那家伙以往都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来接触这些事,不知道现在自己亲身经历会是什么感觉?”

“哈哈哈,鹤会对这些感兴趣啊。可惜我没有那时的记忆,不然鹤如果想听的话,我是可以提出一些感想的。”

“……记忆?”鹤丸蓦然停住脚步,金色的瞳孔里盛满疑惑的神色,“什么记忆?”

“鹤不知道吗?”三日月也停在了楼梯中央,向鹤丸解释,“七百年前,我曾经有过换代。鹤应该和我是同时期的神明吧,我以为鹤知道的。”

“七百年前……是和黄泉那边开战的时候?”

七百年前的黄泉之战是高天原为了清除突破封印侵入现世的恶灵,而对伊邪那美发起的讨伐战争。黄泉的封印原本是由伊邪那美加持,而七百年前伊邪那美擅自解除封印,放任恶灵扰乱人间。审神者对黄泉下达了征伐的命令,连高天原中不问世事的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都作为战力参与了战争。三日月宗近作为主掌力量和战争的神明,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一员。

战争以高天原的险胜结束,三日月宗近在接替过伊邪那美的职责,为黄泉之门设下封印时,遭到了黄泉之母的偷袭,因伤势过重而陨损换代——这本应是高天原的神明都熟知的一段历史,鹤丸却并不知晓三日月换代一事。

“鹤和我……从未见过面吧?”

“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你的部分。”

两人都陷入沉默,在到达诊室前都没再有过交流。数珠丸恒次已经坐在诊桌前为病人诊断,三日月和鹤丸在对数珠丸点头示意后径直绕到了帘布后。狭窄的折叠床上坐着的高大男子有些无奈地看着走过来的两人,而青色长发的男子正窝在石切丸的怀里睡得安稳。

“看起来进展不错嘛石切丸,已经想好了要留在三条神社还是入赘青江神社了吗?”

“别戏弄我了三日月……”石切丸叹了口气,“笑面君是我的恩人,他的要求我没有理由拒绝……”

“那就以身相许吧,三条神社的神官工作交给岩融或者小狐来做也没问题的。”三日月十分迅速地做好了剔除石切丸之后的安排,“你看石切丸,就算你去了青江神社我们这边也不用你担心哦,如果想回来看看我们也会欢迎的。”

“你这样做小狐丸会撂挑子不干的……”

小狐丸和石切丸是三条神社勉强靠得住的劳力,岩融性格大大咧咧,虽然性格开朗具有感染力,但粗神经有时候也会捅下不小的篓子;今剑则完全是小孩子心性,不能指望他能够挑起三条神社的大梁;作为主神的三日月是最令他们头疼的一个,生活完全依靠小狐丸打点,偶尔还会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举动。

三条家的争执吵醒了石切丸怀中的青年,笑面青江靠在石切丸的肩头睁开了眼,眼睛清明得不似初醒时朦胧的模样,“看来两位大人已经去见过楼上那位大人了啊。”

“档案就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你们对于病人的隐私也太随意了吧。”鹤丸恶人先告状,指摘身为医师十分不负责任的行为。笑面青江在石切丸的怀里换了个姿势,双手揽上石切丸的脖颈,对鹤丸的指责置之一笑,“我可没想到这里会有不经过别人允许,私自翻动别人东西的人哦?”

“如果你好好存放的话我找不到就会放弃啦。”

“啊啦啦,档案的管理可是全部由兄长大人负责的,有什么意见请直接向本人提哦。”

“档案的整理确实一直由我负责,对于我的纰漏我感到十分抱歉。”数珠丸拉开帘布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鹤丸和青江一致做了“既然有悔改之心就是好事”的回答,三日月站在一边拍了拍手庆贺三人达成共识,石切丸努力地盯着天花板,试图忽视刚刚发生的一切不合逻辑的事情。

“大和守安定的事辛苦数珠丸大人了。”三日月颔首,“那么今日叨扰已久,先告辞了。”

数珠丸右手置于胸前鞠躬回礼,坐在折叠床上暂时代替床垫的石切丸清了清嗓子,“那么,笑面先生……”

“你可以叫我青江。”

“那么青江先生……”

“青江。”

笑面青江微笑着纠正石切丸的称呼,石切丸不知他的这份执拗从何而来,但在笑面青江用笑意掩盖的逼迫下还是顺了笑面青江的要求:“那么青、……青江,可以麻烦你下来吗?”

“不可以哦——石切丸虽然看起来硬邦邦的,不过实际上还是蛮软和的嘛。”不但没有放开石切丸的意思,长发青年甚至越发缠紧了石切丸的脖子,“三日月大人,您家的神器可以借我一段时间吗?”

“……诶诶诶?”

“嗯,可以哦。”

可以称得上是毫不犹豫,三日月答应了青江的要求。鹤丸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旁观这场一锤定音的交接,自然是没有帮石切丸解围的意思。石切丸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数珠丸的身上,然而这一次慈和的神明没能回应石切丸的祈愿:“抱歉,石切丸大人,青江他似乎是有些任性了。不过还请答应他的要求,这孩子……有些太过寂寞了。”

“……如果数珠丸大人都这么说的话。”

彻底放弃的石切丸认命地接受了自家主人爽快地把自己外借的现实,而笑面青江在获得暂时的使用权后,更加放肆地把自己陷到了石切丸的怀里,“那么这段时间请多指教,石切丸。”

“要好好和青江君相处哦。”

“不劳费心,还请快些离开,不然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揍到你的脸上去。”

石切丸下的逐客令三日月痛快地受了,转身出了诊室。鹤丸在迈步时被数珠丸唤住:“鹤丸大人,请留步。”

“终于准备和我说些什么了吗,数珠丸恒次。”鹤丸反手合上诊室的门,“他来找你做什么?”

“他”指的自然是鹤丸在诊室前看到的另外一个“鹤丸国永”,数珠丸似乎一直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直到鹤丸准备离开时,才打算透露些什么。

“他说在现世受到了袭击,失去了黄泉之战后的所有记忆。”数珠丸恒次尽数相告,“恕我冒昧,鹤丸大人,您记得清七百年前的事吗?事实上,也就是七百年前的黄泉之战后,您就不出现在神议上了。”

神议算是神明们见面的少数方式之一,毕竟神明们的性情各异,各自司掌的领域也大不相同,虽然偶尔也会举行聚会,但神明们之间的“缘”十分浅薄。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是特例,大多数神明之间几百年间的见面次数屈指可数,而像太郎太刀这种不问世事、性情寡淡的神明,若不是七百年前黄泉之战审神者的使令,大抵到世界消亡这位神明都不会现身。另一位几乎不出现在众位神明眼前的就是鹤丸国永,神议的次数近年来逐渐增多,而这位神明每一次都是由祝器烛台切光忠代席,在数珠丸恒次的记忆中,上一次见到鹤丸国永,是在七百年前为庆贺三日月转代而举行的宴会上。

“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鹤丸眯起眼睛时,金色瞳眸中的光芒反而更盛,数珠丸恒次却上前一步,“请您回答我,鹤丸大人。”

情势一触即发,偏偏三日月宗近已经自顾自地离开,无人再压制得住锋芒毕露的鹤丸。石切丸准备起身时遭到了青江的阻止,长发青年的手按在了他的肩头,耳后的发随着他摇头的动作小弧度地晃动,“别插手,虽然那一位情况有些特殊,但也不是你能够阻止的。放心,兄长大人他自有分寸。”

对峙并未持续多久,片刻之后鹤丸耸了耸肩:“没错,我确实记不起七百年前的事,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找这个原因——跟黄泉之战有关?”

“黄泉之战我未参战,具体情况我也不甚了解。”数珠丸道,“当时作为征伐主力的有三日月大人,太郎太刀大人,您以及莺丸大人,但三日月大人遭受重创后换代,而您现在说您遗忘了七百年前的事,偏偏另外一位——”

另一位“鹤丸国永”,忘记的是那场战争之后的事。

“我知道了。莺丸那边我会去求证。”

鹤丸走出诊室带上了房门,三日月就站在拐角处等他,见他出来后等到他走到自己身边,才迈开步子和鹤丸一同走向大门,绝口不问刚刚数珠丸和鹤丸的对话。

“三日月,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医院大门前,鹤丸说出了这样的要求——其实连要求都算不上,仅仅是告知了三日月他的决定,语气坚定得一听就知道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三日月对这种语气再熟悉不过,毕竟他自己平日里就经常做下些没有打算更改的决定。

“去吧。”三日月抬起手挥了挥,嘱咐即将分别的白发青年,“如果有什么事无法独自应付的话,叫我的名字就好。如果我听到了的话,就会到你的身边去。嗯……如果鹤运气不太好,在我睡觉的时候叫我的话,就努力撑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吧。那么,最后一件事——”

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指尖,在屡次受到这位三条家神明的惊吓后,白发青年波澜不惊地等着三日月接下来的动作。

“这是司掌力量的我的加持,”三日月的手抚过鹤丸手背上明月的印记,双瞳中浅薄的光影映入鹤丸的眼中,“愿君武运昌隆。”

“啊,我去去就回,三日月。”鹤丸反手握住三条家的神明,脸上的笑容张扬而耀眼,“等着我回去给你的惊吓吧!”


感觉爷鹤之间大概就是这种“你放心去浪,背后有我撑着的感觉”,双方都是。

这章信息量有些大……嗯,石青终于登场了(。)

估计很多小天使看完之后就知道了,所以我也不欲盖弥彰,爷鹤确实七百年前就认识(。)

那么各位晚安,祝食用愉快。

评论 ( 4 )
热度 ( 65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