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_还在坑底挣扎的咸鱼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刀剑乱舞]新就任的审神者是妖刀姬。

·突发脑洞,阴阳师和刀剑乱舞混合同人。[实际上阴阳师出场的只有妖刀姬和露了个脸的晴明。]

·不务正业系列。都是段子体。

·祝食用愉快。


[关于初来乍到。]

妖刀姬站在本丸的门口,仔细地审视着这座外表平和的和风庭院。同所有的庭院一样,这座本丸筑有低矮的围墙。从门口望去只能窥见庭院中一棵枝繁叶茂的树,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除此之外只有和煦的阳光降临这里,整座庭院寂静得不可思议。

“呀呀,您就是作为代替而来的妖刀姬大人么?”

尖细的声音突然从庭院中传来,妖刀姬收回打量的视线,目光循声停在了庭院门口的一只狐狸身上。狐狸缓步踱到她的脚下,口吐人...

2017-05-22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捌]

深夜诈个尸(。)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伍] [陆] [柒]

若要作个比喻的话,神明眼中的“缘”,大抵就是连接着两个人的“线”。线与线的交织织就一张细密的网,每个人从诞生之时起,这张网就网罗了路途上将要相遇的宿命。

“缘”联结着两个人的命运,自此两人的生命有了交集。即使只是萍水相逢、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缘”也存在于两人之间。

神明与神器之间的“缘”是最为牢固的联系,自结缘之后,神明与神器荣辱与共,生死相依。

“鹤你是第一次斩断‘缘’吧?”

三日月宗近穿梭在细密的“线网”中,寻觅着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

2017-05-10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柒]

·本文中的冲田总司印象来源于《新撰组异闻录(新选组异闻PEACE MAKER)》。

·作者挖的坑开始填了(。)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伍] [陆]


石切丸睁开眼看见的是一双金色的眼。

白发青年站在床边歪着头打量着他,而一身黑色和服的三日月坐在工作桌前的椅子上闭着双眼,似乎是已经进入了浅眠。但石切丸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唤醒桌边的三日月,而是抬起了右手,在空中狠厉地划出了一条线:

“一线!”

蓬勃的神力筑成一道光幕,鹤丸迅速往后退了几步,瞪着石切丸好一会才眨了眨双眼,掩...

2017-05-02

[刀剑乱舞/三日鹤]月空清朗。

·久违地玩了一把性转。三日月和鹤丸都是女性,烛台切性转有。注意避雷。

·OOC,OOC,重说三。

·深夜放飞自我。不知在写什么系列。就想看这两个人黏黏糊糊。

她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鹤丸。

那时路边的红绿灯刚变成红色,闪烁着的人形标志在雨幕中蒙上了一层雾气,红色的LED灯光在水汽中散射出来,映得等待的人的脸颊都透出无机质的红色。雨不大,绵绵细丝落下来刚到沾湿额发的地步,雨伞放在手提包的最底层,她懒得拿出来。不少人死死地盯着信号灯上不断减少的秒数,她盯了一会觉得眼睛酸痛,于是移开视线,漫无目的地扫过人群。三日月相比起同龄的女性高上一些,又有高跟鞋加...

2017-04-24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陆]

·本章三日鹤暂时下线,然而还是不要脸地打了tag(。)

·冲田组主场,这俩戏很足(。)本丸爱抖露兼先生露脸。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伍]


大和守安定从来不像他的名字一样安分守己,这一点加州清光从很早以前就了然于心。

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举止和礼仪都无可挑剔,笑容是无懈可击的伪装,但加州清光知道大和守安定远比外表看起来肆意得多。大和守安定借居在青江神社的日子里,加州清光不时被那顽劣的孩子捉弄,连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都没少遭罪,以致于之后进屋时都会先用脚踹开门,确认不会有一桶凉水劈头浇下,才...

2017-04-19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伍]

·本章石青CP上线。冲田组请各位自由心证(。)

·作者放飞自我,设定和OOC是什么,能吃么?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大和守安定清晰地保留着年少时的记忆。

他的母亲是个虔诚而温和的女人,清晨会为他梳理略长的头发,梳齿轻轻压过头皮的触感舒适得令他闭上双眼,惬意地享受母亲的抚摸。带去学校的便当也由母亲悉心准备,捏的松软可口的饭团,炸得酥脆的天妇罗,点缀在边角上的番茄和黄瓜片,为他赢得了伙伴们艳羡的目光。

父亲忙于工作不常回家,所以他随母亲居住在神社里。每次父亲回来时会给他带来新奇的小玩意,不算...

2017-04-13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肆]

·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搞事!搞事!

·有不理解的欢迎各位提问哦。捉虫的话感激不尽!也可以来找我玩的:F。

·出场人物开始变多了……tag还是打的三日鹤和冲田组的相关。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抱歉,我暂时还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如果有对策的话我会告知鹤丸大人的。”

对面的紫发青年饱含歉意,白发青年扬了扬手示意对方不用太放在心上,“不用太在意啦数珠丸,就算没了记忆,我不是还有光忠他们嘛。不过居然还有司掌医药的你处理不了的情况啊,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

“不要取笑我了,鹤丸大人。”数珠丸恒次还是一副平...

2017-04-11
1 / 10

© 柔水百色_还在坑底挣扎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