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全职同人】千变05。

·我居然高产了x。

·打上了双花tag……第二对CP确定_(:з」∠)_。

 

上一章:千变04

下一章:千变06

==========

 

黄少天走进休息室看见郑轩正在发苹果,卢瀚文捧着个苹果像兔子一样咔吱咔吱啃着,徐景熙一手拿了一个特像捧着拉了环的手雷,当然表情就没即将成为烈士的革命战士那么悲壮。推门的吱呀声响起的时候徐景熙迅速把手雷背到身后,卢瀚文捧着个苹果藏也不是吞也不是,只恨自己的嘴没有那么大。

休息室里的三个人把视线投向这边后发现是黄少天,松了一口气继续干着手里的苹果。黄少天咬了咬牙,“本少就这么没威信吗就你们这怂样还想瞒过文州郑轩这苹果又是从那个什么川带回来的快快快给本少来两个。”

“黄少一来也压力山大。”郑轩把苹果远远抛向门口站着的黄少天,黄少天眼疾手快地去接,结果发现从身后伸出另一只手把苹果抓了个正着。

“少天,那是洛川。”喻文州笑眯眯地再把苹果抛回去,“休息室里不准聚众吃苹果,还有小卢把你嘴角上的沫子擦一下。”

“……我有一种黄少是喻队的召唤兽的错觉。”

“不是喻队是黄少的召唤兽吗?”

“召唤兽不都蠢萌蠢萌的设定吗,你看喻队哪里蠢萌了!”

“卧槽徐景熙你才蠢萌你全家都蠢萌!”如果面前有一张桌子黄少天觉得自己能把它拍碎,“你有本事别捧着你手里那俩手雷跟我说话啊还是你准备拉环过来跟我同归于尽?”

“苹果是没有环的,黄少。”卢瀚文从桌上找了张纸巾抹了抹嘴巴,“它只有把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你被小卢嘲讽了!”徐景熙笑得连两个“手雷”都拿不住,似乎才反应过来拿着两个苹果站着也挺蠢萌的,把苹果丢到了桌子上,发出“砰砰”的两声闷响。

“蓝雨的未来真是压力山大啊。”郑轩也撇了撇嘴。

“卧槽你们还反了天了——”黄少天正准备奋起冲过去揪卢瀚文的脸,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然后响起了铃声。黄少天从兜里掏出手机瞪了沙发边笑着的三人一眼,大有“待会再收拾你们”的意味。

电话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电话号码,连归属地都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但是黄少天知道这个号码的背后一定是叶修那张嘲讽得恨不得上去打两拳的虚胖脸,所以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接听。

“老叶你又有什么事儿啊我说我可不想再给你做苦工我一小时出场费几十万上下你还剥削我一分钱不给啊本少不干了!”

“哎哟少天你还惦记着哥这穷地方的钱啊,有戏看,来不来?”叶修因为叼着烟,从话筒那边传过来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不过对于和叶修交情不浅的黄少天来说辨认叶修的话没有丝毫的问题。

“还是隔空换物?我说叶不修这么简单的手法文州都知道了你还不知道呢你还行不行啊。”已经知晓手法的千术对黄少天来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不去不去。”

“真不来?哥还想介绍俩大神给你认识呢。啧啧啧可惜啊。”

“叶不修我说你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呢本少可不会上当的你就死心吧!”

“叫文州送你来吧,位置你知道。”说完这句话后叶修干脆地挂了电话,黄少天盯着逐渐暗下去的屏幕骂了几句,知道刚刚那个号码再打过去已经是空号。

“这叶不修是逼我去啊这可不是我好奇心太重你说是不是啊文州?”黄少天揣回手机向站在一旁旁听了全程的喻文州澄清道,喻文州笑了笑,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走吧。”

 

兴欣的地盘不算很大,但是门客来往很是频繁。兴欣只是近些年来才兴起的一个小赌场,可是却有前“斗神”之称的叶修坐镇。其实对于玩家来说在哪个赌场并没有多大区别,不过因为习惯或者憧憬,他们总会固定出现在一个地方。

兴欣的赌场建在一个地下酒吧的下层,黄少天曾经吐槽说这跟老鼠打窝似的一层不够再往底下来一层,老叶还真是越活越回去。

喻文州将他送到兴欣酒吧的门口,递给他一把雨伞,“今天可能也会下雨,少天注意不要着凉。”

“知道了知道了。要是下雨了我直接从叶修那拿一把,总不至于穷到雨伞都没有吧。”

“注意安全。”喻文州捧过黄少天的脸在脸颊边轻啄一口,“我在家等你。”

兴欣的位置相对比较偏僻,而且白天在酒吧街游荡的都是些闲人,兴欣也会做好清场的工作。所以喻文州可以心安理得地给了黄少天一个送别吻。

“估计又在停车场待着吧,”黄少天用手指触了触喻文州的嘴角,柔软的触感令他的指尖残留一丝温度,“待会还得去问问老叶这边最近的停车场在哪。”

喻文州笑了笑,不可置否。

 

接待黄少天的是上次在工作室门口站着的那个青年,穿着侍者服严谨地坐在空荡荡的酒吧里。黄少天跟着他进了酒吧一间包厢的门,对青年说看见你就有一种张新杰的即视感。青年推了推眼镜,说张新杰是我的偶像。

黄少天决定离这个青年远一点。

强迫症的粉丝,那肯定也是强迫症的极品。

兴欣的隔音效果做的很好,在没有推开那扇门之前黄少天听不到一丝声响。而踏入大厅之后,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耳边像是蚊子在一千多只嗡嗡嗡地飞。

赌场在某一个时间段会有休息的时间,但是大多数的玩家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都不会发出声音,即使是熟识的几个说话也都是低声细语。但是兴欣……能说它亲民吗,或许也是因为大多都是一些小玩家,所以也不怕沾惹上什么麻烦事,就直接坐在一起大侃特侃,居然还会有啤酒供应。

黄少天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几个带着面具的人直接坐在赌桌上对吹,这要是在其他任何一个赌场这场子就是纯属不想再开的节奏,也只有叶修坐镇才能压得住想要作乱的人。

青年对喧闹的大厅不置一词,径直带着黄少天走向大厅边延伸出去的一个通道。通道的尽头只是一间房门,青年站在门前示意黄少天进去。

一打开门就是扑面而来的一阵烟雾,饶是黄少天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被呛了一口。他一边咳嗽着一边关上门,“叶修在地下你就收敛点成不,本来空气就不好我粉丝要知道你这么对待我嗓子得活剥了你。”

叶修这一次倒是掐了烟示意黄少天坐到他旁边的那个椅子,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切出了四个画面,三个玩家坐在赌桌边严以待阵,荷官熟练地洗着牌迅速发给了三位玩家每人三张。

“才开始?”

“嗯,外面太吵我打发小乔带他们去包厢了。”

“哟,老三家啊。”黄少天盯着屏幕上的三位玩家笑,“这小白脸还专挑这俩冤大头宰啊。”

“哥说是这俩自己找上这小白脸的你信不信?”叶修用手指点了点屏幕上分坐北位和南位的两位玩家,连上次坐的方位的没有变。

“这位带花的仁兄运气可太不好了,小白脸又宰他。”摄像头捕捉到北位面具上印着一朵花的玩家新添的牌是一张草花6,直接被换成了方片9。

开牌,爆点,北面玩家慷慨地把自己面前堆着的筹码推给另外两位。而东面玩家依旧遵守着只玩一局的原则,起身从赌桌旁走开。

荷官开始收牌,而这时北面和南面的两位玩家也准备离开,却被突然进入的第三人叫住,随后带出了房间。

“哥今天给你介绍俩大神,”不知什么时候叶修又点起了烟,幸好有空气净化器这种发明,不然叶修迟早会被自己呛死在这屋子里,“幸运E和真手残。“

评论 ( 6 )
热度 ( 5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