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捌]

深夜诈个尸(。)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伍] [陆] [柒]

若要作个比喻的话,神明眼中的“缘”,大抵就是连接着两个人的“线”。线与线的交织织就一张细密的网,每个人从诞生之时起,这张网就网罗了路途上将要相遇的宿命。

“缘”联结着两个人的命运,自此两人的生命有了交集。即使只是萍水相逢、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缘”也存在于两人之间。

神明与神器之间的“缘”是最为牢固的联系,自结缘之后,神明与神器荣辱与共,生死相依。

“鹤你是第一次斩断‘缘’吧?”

三日月宗近穿梭在细密的“线网”中,寻觅着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之间的缘线。现在为太刀形态的鹤丸翻了个白眼,虽然他知道三日月看不见他的表情,他还是用此来表示自己的不屑:“我也是第一次作为神器被人使用,感恩戴德吧三日月,你是第一个使用五条神明的人。”

“那还真是荣幸啊——啊,找到了。”

三日月骨节分明的手指压上杂乱缘线中的一根,其余的丝线相继匿去形状,余下的缘线晶莹而柔韧。这根缘线远比看上去坚韧数倍,神明与神器之间的“缘”除却神明将神器除名后自然消除之外,还从未有过被斩断的先例。

“那么,我要砍咯。”

太刀的刀锋对准了微微颤抖的晶莹丝线,三日月的手腕下压,做出了劈斩的动作。在刀刃触到丝线的前一刻,三条家神明却堪堪将手停在了半空,蓦然停止攻击的鹤丸不解地问他:“怎么了,三日月?”

“嗯,刚刚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三日月气定神闲地稳了稳手中的太刀,“鹤,在动手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哦?三条家的请求我可得洗耳恭听。”

鹤丸挑了挑眉,三日月虽然不能目睹白发青年的表情,却也能在脑海中描摹出他玩味的模样。三日月沉下脸色,开口时平日里的悠闲全然不见,竟真是带着几分请求的意味:“如果无法斩断的话,我希望鹤你不要勉强。”

“……”

“因为鹤看起来就很喜欢乱来的样子,所以还是事先就说清楚比较好。”

神器的意愿也会影响到神明的状态,如果鹤丸执意要斩断缘线的话,三日月必须强制命令他停下,而力量的反噬对两人都会造成伤害。鹤丸的沉默也映证了三日月的忧虑,这位喜欢探求刺激的神明是真的打算与那根缘线死磕到底。

“鹤?”

没有得到回应,三日月又唤了一声。白发青年泄气一般地出了一口气,“三日月,我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啊……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哈哈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么我要砍咯。”

这一次刀刃落下的攻势迅猛而狠厉,刀锋接触到缘线的瞬间就受到了强烈的抵触。纤细的丝线却硬如钢铁,刀身在两股强劲的力量之下颤抖不止,纤薄的刀刃发出“嗡嗡”的响声。三日月的手腕被震得发麻,手中的太刀落势未减——那是鹤丸自己用意识驱动着刀刃。

“鹤。”

三日月空余的左手已经按上了刀柄,如果鹤丸执意要继续落斩,三条家的神明会阻止鹤丸自取灭亡。白发青年“啧”了一声,终是停下了攻击的动作,从三日月的手中脱出,变回了人类的身形。三日月默不作声地盯着他,和月光一样温润的双眼此时如利刃一般锐利:“真是没想到,五条神社的神明如此不守信用。”

鹤丸被三日月的目光逼退几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三日月这样冷漠的眼光:“……你生气了?”

“我很生气哦,鹤看不出来吗?”

褪去了温和的外表,司掌战争的神明独有的一份尖锐展露无遗。收起笑容的三日月就如除去了刀鞘的利刃,他疾步走到鹤丸的身前,带起的风似是闪着寒光的刀锋,让鹤丸差点产生了被刺伤的错觉。

“啊抱歉抱歉,下一次我会避免这种会伤害到你的情况的……”

三条家神明毫不遮掩的戾气让他都感到心惊胆战,鹤丸摆着手道歉,试图从三日月的身旁逃开。三日月一把捉住他的手腕,将试图逃离的白发青年拉到面前。鹤丸当然没傻到在这个时候去激怒三日月,乖乖地任着三日月动作。

“不是哦,我生气的不是这个。”

三日月摩挲过鹤丸的手背,目光扫过那只手上鲜红刺目的伤痕。强行去斩断缘线的反噬在白发青年的手上留下了痕迹,血迹染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触目惊心。鹤丸不安地动了动手指,他毕竟还没迟钝到对三日月的担忧视而不见的地步。

“……你在担心我?哈哈哈没问题的,我可是很结实的。”

“那是鹤还是神明的时候吧?”三日月恍若未闻,对鹤丸的一笑了之不予认同,“鹤现在的状态如果受了伤,我不能保证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只是些小伤没那么严重……”

“即使是不能夺回身体,不能再回到烛台切他们那边也没有关系吗?”

鹤丸底气不足的反驳被三日月的质问尽数噎了回去,三日月准确地抓住了他的把柄,烛台切光忠和太鼓钟贞宗是鹤丸的软肋,如果说他在乱来之前还会为谁思考一下退路,那么只能是侍奉着五条神社的这两把神器。

“虽说掌管福寿的你即使发生什么意外也会再次转生换代,神器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换代之后你会失去所有关于他们的记忆,况且你现在只是灵体状态,如果灵识受到损伤的话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后果也并不清楚。”三日月摇了摇头,扣住鹤丸手腕的手指收紧了些许,“鹤,你太乱来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鹤丸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我败给你了三日月,你居然有这么啰嗦。”

“如果鹤能够听进去就更好了。”

“饶了我吧三日月!我不会再乱来了!以五条神社的名义起誓!”

神社对神明来说算是最重要的存在,那是神明联结人世的媒介,侍奉是神明力量的来源。发誓起用了五条神社的名义,也算是鹤丸最大的诚意。鹤丸看到三日月柔和下来的脸色知道自己过了这一关,暗暗松了口气。

“鹤能够有这种觉悟真是太好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稍稍做些预备吧。”

三日月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和瞳孔中那双月牙相似的弧度,利刃收入刀鞘中后三条家神明的身上又散发出明月般温润的气息。但鹤丸的背脊一阵阵发凉,三日月的思维方式跟他天壤之别,他完全猜不出那张笑脸之后会发生什么。

三日月的手从鹤丸的手腕移到了指根,他抬起鹤丸的手,低下头在手背上落下一吻。鹤丸被手背上传来的柔软触感直接震得浑身僵硬,等到三日月放开他的手时鹤丸还愣愣地看着三日月的脸,扯出一个生硬的干笑:“这是三条家新的惊喜?”

“嗯?只是留下个印记而已哦。”三日月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手背,鹤丸顺着方向看向了刚刚三日月嘴唇触到的地方,原本空无一物的手背上出现了一轮弯月,与三条家神明眼中的月牙如出一辙。

“如果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我会知道的。再乱来的话鹤就一直待在我身边好了。”

“不……重点不是这个。印记随便怎样都行吧为什么非要用嘴……”

“嗯?鹤你有说什么吗?”

永远不要和试图装傻的人讲道理。鹤丸叹了口气,望向一旁坚韧依旧的缘线,“这个暂时是没办法动它了。”

“嗯,束手无策呢。毕竟清光和冲田算是神明。”

神明之间的“缘”是神器不能触碰的禁地,高天原上被侍奉的神灵还没有沦落到如此肆意沾惹的地步。

鹤丸伸出手触碰了下那条晶莹的丝线,细线微颤着发出一声嗡鸣。收回手时手背上那道明月的印记再次闯入视线,鹤丸想起目前“缘”被斩断的石切丸,转头问三日月:“石切丸那边你有留下印记吗?”至少他没看见三日月做出疑似的动作,如果石切丸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和三日月又得找上一阵。

“石切丸的话不用我担心,再找不到人的话问一问青江君就好了。”

“……你说没事那就没事吧。”

鹤丸也懒得去深思石切丸失踪和笑面青江有什么关系,转过身准备撤去结界。抬起手的动作却被一声嗡鸣打断,鹤丸回过头与三日月的视线撞在一起,而那根缘线完好地浮在半空。

加州清光和冲田总司的“缘”还牵连着两人的命运。

“刚刚那是……”

“……是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缘线’。”

三日月一挥衣袖,被匿去的丝线次第再次显现出来。原本细密的线网如今出现了一个缺口,连接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缘线已然断成了两截。

记忆里的那一晚有风从廊前吹过,屋檐下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和守安定和着风铃的响声走到廊下,黑发红瞳的少年神明坐在廊前的地板上。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在傍晚时已经混进了祭典的人群中,加州清光婉拒了两人的邀请,在这个青江神社举办祭典的热闹日子里,独自一人坐在了灯笼照不到的黑暗里。他循着脚步声抬起头,大和守安定在他的注视之下停在了他的面前:“这么热闹的庆典,你不去玩吗?”

加州清光热衷于和大和守安定吵嘴,放在平时肯定会以“原来你也会关心我呀”这样的调侃反击,但这一次加州清光只是安静地看着扎着马尾的少年,没有说话。大和守安定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身高刚刚和加州清光坐下时的高度持平。他歪着头平视着加州清光俊俏的侧脸,瞥见少年神明眼中晦暗不明的光彩。

“……发生什么事了吗,清光?”

大和守安定莫名地有些惊慌。加州清光是他除却父母之外最亲近的人,父亲常年在外工作,而母亲更多的心思放在了中殿内那位侍奉的神明身上,他在很多时候能够依靠的只有加州清光。他似师似友,在年幼的大和守安定眼里高大而值得依靠。如果有什么事是加州清光也解决不了的话,大和守安定也一定计无所出。

“呐,安定,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

加州清光突然开口,眼却望向了神社内未被灯火照明的黑暗。加州清光本就穿一身暗色的洋装军服,在一片混沌中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唯有暗红色的双眼熠熠生辉。但大和守安定没能从加州清光的眼中窥见平日里耀眼的神采,他比一座雕塑更为死气沉沉。

“不得不去做的事?”

“嗯。不得不做。”

“那就去做啊。”大和守安定说完还不忘嘲笑少年神明一句,“清光不去做的话,难道要等田螺姑娘来帮你做吗?真是的,清光太懒了。”

“嗯,我偶尔也有想偷懒的时候嘛。”

加州清光站起身,揉了揉大和守安定的发顶。少年神明露出一个有气无力的笑容,但好歹大和守安定从加州清光的眼里找到了些往日的飞扬神色。尚且稚嫩的少年不理解加州清光那个笑容的意味,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也没有去细究,况且他也根本不能得出什么答案。所以大和守安定选择了像往常一样对待他最亲密的人,言辞激烈却不失亲近:“如果清光太逊办不到的话可以找我帮忙哦,我可是很厉害的。”

“是是是,安定以后一定是个很棒的男子汉。”

“现在也是!”

“好好好,现在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那时候听起来只是哄劝孩子的漫不经心的言语,在三天后却成了大和守安定不得不践行的准则。闪着寒光的刀,母亲尚未合拢的双眼,少年神明冷漠的面色衬着暗红色的鲜血。这一切全部都压在了他稚嫩的肩上,大和守安定不得不成为一个独立的男子汉。

少年神明一言不发地离去,而他坐在血泊中直到天明。喉咙哭得嘶哑发痛,整座神社回荡着的只有他撕心裂肺的哭声。虔诚的侍奉没有得到神明的垂怜,他的母亲死在了她日夜侍奉的神社里。没有神明来拯救她,也没有人来拯救他。

直到冲田总司的出现。

年轻的男人推开虚掩着的房门,对着一室的鲜血视而不见,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冲田总司将声嘶力竭的他揽到怀里,安抚地抚摸过他的脊背。大和守安定在经历了一夜的惊恐和被背叛的痛苦后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场所,在冲田总司的怀里哭的歇斯底里。

对大和守安定来说,父母是养育他的亲人,加州清光是亲密无间的朋友,而冲田总司是他的神明。

在失去所有之后,冲田总司是他下定决心要守护到最后的人。所以他不惜与加州清光为敌,祈求原本唾弃的司掌战争的神明给予他能够弑杀神明的力量。

他偶尔也会想起那夜的风铃声,还有加州清光脸上虚弱的笑,似乎那场悲剧很早就有预兆,只是他没有察觉。

加州清光是黄泉的引路人,他是伊邪那美的信使。他原本是上一任引路人的神器,只是因为想要主人从那种悲伤的宿命之中解脱,代替他成为了肩负着悲哀的神明。

人类的祈愿不仅仅是美好的。他们祈求福寿,因此诞生了五条神社的神明鹤丸国永;他们祈求平和,所以诞生了粟田口神社的神明一期一振;他们想要健康,青江神社的数珠丸恒次因此存在;他们想要力量,于是司掌战争的三日月宗近得以长存。

同时,他们畏惧着、却又不得不面对死亡。奔赴黄泉的路上孤苦无依,因此诞生了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但人们也厌恶着死亡,食腐的乌鸦因能够预报肉体的消逝而被人们视为“不祥”的征兆,而黄泉路上的引路者奏响丧曲,陪伴着他们走完最后一段路途。

人们也恐惧着、厌恶着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却不得不凭依这份最后的陪伴有了独赴黄泉的勇气。这是无可奈何的一种信仰,引路人凭此不灭,死亡之后便是转生,永远无法逃离这样的职责。

但正如大和守安定所说,这个世间没有不劳而获的田螺姑娘。那是加州清光不得不去做的事,冲田总司是因为加州清光的牺牲而解脱,所以无人能够去救赎加州清光,遑论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其实一直受到了神明的垂怜,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陪伴着他的人生。他如此幸运,却又如此不幸。神明的爱,身为凡人的他无力去承担。而他对神明的爱,是亵渎和伤害。

他爱着神明,却伤害着神明。加州清光的温柔和放纵,冲田总司的呵护和陪伴,无人能去左右神明的决定,所有他一直活在这样的假象之中。

任性,自大,肆意妄为。这是神明对他的爱。

“你其实一直明白的,不是吗?”青江神社的神明这么问他,“你有很多次从青江神社路过,你的母亲就葬在神社后的山上。你的父亲是个生意人,对着家人和蔼可亲,商场上的手段却狠辣至极。那个凶手也是个被逼得妻离子散的可怜人,因此恶果报应到了你和你的母亲身上。”

这些他在被冲田总司收养之后不久,就从邻居的闲言碎语拼凑出了完整的真相。但他仍旧不能原谅带走他父母的加州清光,仿佛只有恨,他才能心安理得地活下去。

大和守安定深吸了一口气,捏成拳头的手指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问:“清光他现在,是必须带走冲田君吗?”

“冲田总司已为人类之躯,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态。”数珠丸恒次循循道,“即使你现在拖延,冲田总司依旧会死去,而你只是给加州大人添麻烦罢了。加州大人在三个月前就该把冲田总司引到黄泉,三日后是最后期限。如果加州大人还没动手的话,审神者那边便会知晓。”

“我知道了。”

大和守安定紧了紧手中的刀,转身将他交予了堀川国广。短发少年瞪大湛蓝色的瞳孔,接过刀刃后看向大和守安定走向数珠丸恒次的身影:“等等……大和守先生,你要做什么?”

“我和清光,都太任性了啊。”大和守安定笑了笑,“堀川,今后清光就拜托你们了。”

堀川国广已然猜到了大和守安定的决定。少年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任何阻止的言语,最后只能是苍白而无力的一声低喃:“可是……这对加州先生……是不公平的啊……”

加州清光倾尽心力去疼爱的少年,倾尽所有去保护的那个人,如今都将弃他而去。堀川国广觉得这不公平,但他却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公平。

无论是对加州清光还是大和守安定,一切回归原点是最好的选择。

有时候缘分的联结,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堀川,请你帮我转告清光。”数珠丸举起胁差时,大和守安定请求堀川国广。黑发少年抱着刀刃愣愣地看向大和守安定。他已经闭上眼,刀锋向他的脖颈砍去,他听到了刃尖划破空气的凌厉风声。

“对不起。”

那只壮硕的爪终于被刀刃斩尽,半空中显映出耀眼的光阵,宣告拔秽已经结束。加州清光喘着气将手中的武士刀收入刀鞘,白光闪过之后,长发的俊美男子站在了加州清光的身侧。

“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大家伙……不过为什么这么近我都没有感觉到它的气息……喂清光,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和泉守兼定不满地控诉一旁心不在焉的少年神明,加州清光却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回过身朝着公园的另一边走去。他虽然曾是神器,如今也拥有神格,跻身高天原的诸神之列。

所以他能感知到,大和守安定和他的“缘”,被切断了。

数珠丸恒次刚刚结束收刀的动作,大胁差化为一位高挑的男子,笑面青江抱着手臂叹了口气:“别哭了小子,最该哭的那个都还没哭呢。”

“……不,我……”

堀川国广抱紧手中的刀刃,泪水不断从眼角渗出来。跟着加州清光走过来的和泉守兼定大叫一声,冲过去一把搭上堀川国广的肩膀:“谁欺负你了国广?!告诉我我不会放过他的!”

“不,兼先生……我……”

堀川摇摇头,用手背拭去脸颊上的眼泪。加州清光的呼吸还未平复,耸动着肩膀,气息不稳地问:“数珠丸大人,那家伙呢?”

“加州大人,三日后是最后期限。”数珠丸恒次双手合十,弯腰对着加州清光鞠了一躬,“还请加州大人履行承诺。”

“……我明白了。”

加州清光闭了闭眼,反身朝着公园的出口走去。堀川国广哑着嗓子叫住他:“加州先生,大和守先生让我转告你,对不起。”

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脆响停了停,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公园里回响着只有堀川轻轻的抽泣声。不知多久之后加州清光低声回了句:“我知道了。”然后公园里又响起清脆的脚步声,直至加州清光的身形消失之后都经久不绝。

和泉守兼定扶住黑发少年的肩膀,带着堀川缓步走离。堀川国广理顺呼吸,离开前对数珠丸恒次说:“我不知道您做的是否是正确的,因为您太久没有接触过人类了……大和守先生和加州先生,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似乎还想再说什么,片刻后摇了摇头,捏着和泉守兼定的衣角离开了公园。笑面青江靠上树干,吹了一声悠长的口哨:“他这样说哦,兄长大人。”

“漫长的时间中,世人的价值观数次改变。神明亦无法左右世人的思想,青江,你觉得我做的是对是错呢……”

“我也不知道。”笑面青江毫无身为道标的自觉,漫不经心地回答看似无悲无喜的神明,“兄长大人想做的,我都不会去阻止。也许您确实太久没接触过人类,但是即使接触过,感情这种东西也不可能是简单理清的。所以说人类才麻烦,我宁愿和鬼灵打交道。”

“青江,不可妄语。”数珠丸恒次喝止神器放肆的言论,那厢笑面青江摊了摊手,不知是否听了进去,下次又是否会改正。数珠丸挥手撤掉了结界,人声刹那间充盈了整个公园,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他理了理白色外褂上的皱褶,向公园外不远处的医院走去:“快些回去吧,三日月大人还在等着。”

“是,兄长大人。”

笑面青江跟上数珠丸的脚步,路过一片草坪时脚步却顿了顿。冬天时草地上荒芜一片,仅剩的一些盎然绿意也透着贫瘠的虚弱气息。扎着马尾的少年靠在一棵树下安静地闭上眼,不时有玩闹的孩子从他身旁跑过,少年浑然不觉,沉睡在深冬的萧疏之中。

“大概等到春天,这里就又会长出青草吧。”

笑面青江发出一声轻笑,转身追上前行的数珠丸。

无声无息间,忽然有一件黑红色的外套盖在了沉睡的少年身上。无人注意到这片荒芜草坪上发生过的事,连风都没有停留,吹过少年的脸庞后消失了踪迹。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不是吗?”穿着白色羽织的白发青年这样问道,没有得到回答,他也不在意地付之一笑。青年脚步悠然地踱过公园的人群之中,无人觉察到他的身影。他似是一道风,在吹过此地之后,悄无声息地匿去了气息。

而少年依旧在沉睡。

突然的诈尸哦!被吓到了吗!

冲田组的事儿还没说完!没说完!没说完!(重说三)

爷鹤这俩感情突飞猛进我拦不住啊……矜持一点啊三日月!

冲田组的故事大致交代清楚了前因,之后的一连串因果才要慢慢扯出来……

在这里稍稍说一下想要表达的东西吧。

因为涉嫌剧透所以我就不说明三日鹤的相关了(。)这一篇章里爷鹤是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参与的,所以这一章节到现在为止,爷鹤出场都不算多。

从冲田组的事牵扯出来的一系列,才是爷鹤之后要经历的事。

就像堀川小天使说的那样,神明接触人类太少,相应地拥有的感情也太淡薄。清光是时常接触人类的神明,所以他更加具有人情味。清光是个例,大多数的神明都是像珠子那样,无求无欲所以无情无义。爷鹤也不例外。

这篇大概是个长篇,每个章节我有大概的构思,其中包含我想要爷鹤学会的东西。

我想要冲田组展现给爷鹤和珠子的,就是“承担”。

清光对总司和宿命、职责的承担,安定对神明的爱的承担,总司对于前尘的承担,这一切都是爷鹤和珠子现在还不能理解的。

作为神明他们活得太长,但作为一个“人”,感情对于他们来说却太过陌生。

神明拥有人的感情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呢?就算是他们自己也无法评判。因此需要神器来作为道标(道标的定义可以搜索野良神词条)。

但这还远远不够,他们需要亲历感情,才会懂得。

碎碎念了很多感觉就像完结感言233333(明明第一篇章都才进行一半)

感谢听我碎碎念到这里的各位!这里还是不定期诈尸,即使是高考前也是不定期(。)

欢迎各位捉虫和找我玩哦w。

评论 ( 10 )
热度 ( 76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