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柒]

·本文中的冲田总司印象来源于《新撰组异闻录(新选组异闻PEACE MAKER)》。

·作者挖的坑开始填了(。)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伍] [陆]



石切丸睁开眼看见的是一双金色的眼。

白发青年站在床边歪着头打量着他,而一身黑色和服的三日月坐在工作桌前的椅子上闭着双眼,似乎是已经进入了浅眠。但石切丸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唤醒桌边的三日月,而是抬起了右手,在空中狠厉地划出了一条线:

“一线!”

蓬勃的神力筑成一道光幕,鹤丸迅速往后退了几步,瞪着石切丸好一会才眨了眨双眼,掩住了眼中满满的惊诧:“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三条家的见面礼总是这么出人意料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石切丸盯着被光幕隔开的鹤丸,厉声诘问:“也真亏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啊?”

“诶诶诶?我们之前有见过吗?”

“别装傻了!”

纯白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瞳,那晚骤然出现在石切丸面前的就是这个青年的身影。映着月色,那个人的头发和双瞳耀眼而璀璨,纯白色的羽织似是张开的双翼。这是石切丸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看到的场景。

“鹤,看起来你是吓到石切丸了。”

靠着工作桌假寐的三日月悠悠睁开双眼,用和服的衣袖遮住嘴唇缓缓打了个哈欠。鹤丸张了张口刚想反驳,石切丸抬起手又将光幕加固了一层。石切丸是最强大的神器并非浪得虚名,纯净的灵力以及三日月宗近的加持令鹤丸束手无策。他抬手指了指面前的光幕,视线投向了一旁事不关己的三日月:“这个,你不打算解决一下吗?”

“石切丸,鹤他的情况稍后与你解释。现在他是我的神器,即使要做什么我也会阻止他的。”

“神器……?也就是说……”

“鹤他现在是灵体状态,这样的灵体是没办法进入三条神社然后切断我和你的‘缘’的吧?”

三条神社的结界一向霸道,除却结界允许通过的灵体,只有神明和参拜的人类可以畅行无阻。鹤丸在那之前并没有获得进入结界的许可,自然也就没有袭击石切丸的可能。

石切丸显然接受了这个解释,“一线”化成的光幕在空中消散无踪。秉性正直的神器对刚才的行为感到有些窘迫,清咳了声对一旁的白发青年道歉:“抱歉了鹤先生……刚刚是我冒犯了。”

“没事没事,本来你遭到袭击的事跟我也脱不了干系……”鹤丸被正经的道歉反而弄得有些手足无措,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向石切丸解释缘由:“他夺走了我的身体,所以才能穿过你们的结界不被察觉,要说道歉我这边才是……”

“所以……鹤先生你的真实身份是?”

鹤丸转过头避开石切丸探寻的目光,咬着下唇犹豫着怎样开口。饶是他也不能坦然地说出因为自己的大意导致暂时失去神明的力量,然后再被三日月收为神器这种事。三日月十分“贴心”地察觉到了鹤丸的踌躇,干脆地替他说明了身份:“他是五条家的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石切丸愣了片刻赶忙收回面上惊讶的表情,以免鹤丸下一刻就羞愤得以头抢地。虽然鹤丸国永极少出席神议,他对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明也不甚了解,但与五条家的烛台切光忠有过来往。对方提到自家任性的神明时总带些无奈和宠溺的口气,但末了都会信誓旦旦地保证:“虽然有些小孩子心性,但鹤先生不是坏人啦。”

烛台切的可靠让人不由自主地去信任,因此石切丸对鹤丸国永的印象也定格在了“小孩子心性”的“好人”上。面前的青年与袭击他的人拥有相同的样貌,可身上散发出的亲和力和另一位全身戾气的袭击者截然不同,况且还有三日月的担保,石切丸对鹤丸暂且放下了戒备。

“所以说……这里是哪里?”

苏醒后石切丸第一次打量了周围的环境,过于苍白的配色和整齐得毫无生气的摆设,一切都透出冰冷的质感。而自己似乎缩在身下的折叠床上有一段时间了,拘束的睡姿令他现在腰酸背痛。在石切丸活动手臂活络经脉时,鹤丸回答了他的问题:“这里是医院里数珠丸的诊室,一刻钟之前你和笑面青江一起躺在这张床上。”

石切丸倏然止住动作,面色苍白地问:“和谁一起?”

“笑面青江君哦。”这次接话的是三日月,三条家的神明笑眯眯地重复了一次不久前的问题:“所以说,石切丸你是要入赘青江神社还是把青江君接回三条家呢?数珠丸大人也是司掌医药、颇负盛名的神明,你在青江神社工作的话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呢。不过数珠丸大人如今只有青江君一把神器,要是想要让青江君到三条神社来工作还是有些困难。”

“哦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你们三条家的动作还真快呀。”

“哈哈哈鹤你过誉了。”

石切丸在一片混乱中没有余力去制止另外两位的自说自话,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自己一觉醒来后就必须面对的结缘问题上。自己和笑面青江发生了什么他是一概不知,难道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么?

“那么接下来……”那厢三日月终于停止了和鹤丸无意义的讨论,两人对视一眼后从对方的目光中确认了彼此相同的想法——“那位冲田君,必须去看看呢。”

大和守安定的执著和加州清光莫名的放纵,都和这位冲田总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撇开大和守安定想要滞留亡者的人之常情不谈,加州清光对于大和守安定的放任也太过偏激,也许不仅仅是顾念着他与大和守安定之间的“缘”,加州清光与冲田总司之间大概也有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啊,真巧,数珠丸这里有住院的记录。”

鹤丸从书架上翻找出一沓厚厚的档案,无视石切丸那句“还是等数珠丸大人回来后得到允许再看”的提议,手上已经迅速地翻动着纸张。医院中常驻的病人并不多,不多时鹤丸就找到了他的目标。他草草地扫过档案上的个人信息,在看到右上角附上的照片时差点惊得咬到自己的舌头。照片上是个笑容明媚的年轻人,面上满溢的阳光气息让鹤丸察觉不到那是个已经临近灯尽油枯的病患。

只是他惊诧的不止这个年轻人的乐观,他把档案递给桌边的三日月,指尖点了点档案右上角的照片:“这个人,三日月你眼熟吗?”

三日月在看到照片的瞬间也收去了面上的笑意,鹤丸瞥见三条家神明紧紧抿着的唇角时就已经得到了答案。虽然时隔已久,那个年轻人的笑容依旧和记忆中一样明朗。

“这还真是缘分吗……”鹤丸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叹息,“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加州他肯定下不了手的。”

加州清光对大和守安定的放纵,其实是他自己的犹豫和退缩。

“那更是得见见他了。”三日月站起身,对石切丸道:“石切丸先留在这里等一等数珠丸大人,我和鹤去去就回。”


“话说回来,就算不是现在,加州他也总是会遇到的。”

这是与“现世”隔离开的“阴界”,结界张开时会匿去普通人类的身形。鹤丸和三日月走在空空荡荡的走廊上,不时有妖魔窜出来,大多都被三日月的神力驱了个干净。鹤丸走在三日月的前面,抬起脚踹走地上盘踞着的一个小妖魔,为身后那个懒得动手的神明清除前行的障碍。三日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鹤丸的工作成果,沉吟片刻接上鹤丸的话:“没有想到这一种情况是我的疏忽……”

大和守安定在青江神社发生惨剧的第二天就被冲田总司收养,连被收容所收纳的程序都没有经过,快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如果是加州清光提前就预见到这种情况并告知了冲田总司,那么这一切就都理所当然。

“加州那小子真是……不过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再过一千年他也不可能拔出刀的。”

“嘛……毕竟那是他侍奉的主人。”

鹤丸不置可否,三日月也没有再开口。两人一直沉默着走到冲田总司的病房前,病房的门敞开着,照片上的年轻人此刻没有陷入沉睡,而是半卧在病床上眺望着窗外。对于突如其来的来访者冲田总司转过头露出一个笑容,惨白的脸上难得地显现出愉悦的神色:“真是很久不见了啊,三日月,鹤丸。”

“啊,真的是很久不见了。”鹤丸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怀念的神情,他想三日月的脸上大概也是相似的表情。毕竟他们从未想过还能与病床上的人见面,在都还记得彼此的情况下。

“我家的孩子们给你们添麻烦了。”冲田总司略微颔首,目光又投向了窗外。结界中的天色永远昏暗浑浊,他在许多年前也曾目睹过这样的天空。那时他的手中还握着加州清光,“伊邪那美的信使”也还未易名。

“清光他在三个月前就该动手,但是他任性地依着安定的意愿,也陪着他一起闹下去。”床上的年轻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过这对那孩子……”

鹤丸和三日月都没说话,见惯了悲欢离合的神明少见地失语。偏偏这一次加州清光应该接走的人是冲田总司,对于鹤丸来说,这等同于要他亲手了结烛台切光忠和太鼓钟贞宗的性命。

“……还真是少见你们这样的表情,我会感到愧疚的。”冲田总司发出一声低低的笑,转而念出的话语却有着郑重的请求,“作为昔日的旧识,如今我就以人类的身份冒昧地拜托你们一件事吧。”

“——请斩断我和清光的‘缘’。”


神明是应愿而生,依仗信仰而存在的。加州清光是指引亡灵通向黄泉的引路人,却并非最初的神明。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加州清光?”

光影中的少女问殿下俯首的少年,加州清光不假思索地给予了审神者肯定的回答:“是。这是我做下的决定。”

神明在死去之后会由于人们的信仰再次转生,失去了记忆的神明会再次肩负起他的职责。但这份职责太过痛苦与沉重,所以加州清光以他与神明之间的“缘”作为媒介,代替神明成为了新的引路人。

只要有人肩负起这份职责,那么这个人无论是谁,只要他们的愿望得到回应,只要他们通往黄泉的路途不再孤独,人们都不会在意。这就是他们交予那位神明的工作。

身为神器的加州清光要代替神明成为黄泉之母的信使,在座的神明却无人去嘲笑他狂妄放肆。数珠丸恒次站在殿侧注视着少年弯下的脊梁,少年卑微而渺小,却勇敢无畏。

光影中无法窥见少女的神情,即使最靠近审神者的压切长谷部也看不清少女的神色。审神者走到少年的身侧,俯下身将加州清光揽入怀中。她承袭了所有美好的愿望和情感,悲悯地抚过少年的发:“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加州。即使被人误解,即使被人怨恨,即使你的出现是亡人的丧曲,即使你会被万人唾骂,也请你坚毅地走下去。”

代替你想保护的那个人,坚定地走下去。

审神者的手在空中徐徐一挥,一把武士刀在半空中凝出形体,落在了审神者的手心。她将武士刀插在了少年的腰间,告诉加州清光他的职责:“今后你能够收取神器,但神器斩杀的是阴界的亡灵,生者的灵需要由神明自身去斩断。这就是你,加州。”

审神者的指尖抚过武士刀鲜红的刀鞘,为少年献上至上的祝愿:“愿君,武运昌隆。”

少年自此背负上了神明的宿命,独自一人指引亡灵,走上三途川的终途。


“人类总是会迎来死亡,而加州大人是陪伴亡灵最后一段路途的引路人。大和守安定,你明白吗,你的父母本就应该在那一天迎来终结。”

大和守安定的目光扑朔不定,连堀川都惊愕地定在了原地。即使是身为加州清光神器的他,也是第一次知晓了少年神明真正的使命。“加州先生他……原本和我们一样是神器?”

“是。加州大人他为了代替上一位背负着这个使命的神明,向审神者提出由自己来成为‘伊邪那美的信使’。”浸染佛经的神明语气中包含着沉重的悲悯和不忍,所以在那之后他主动邀请加州清光借宿在了青江神社——带去死亡的神明自然不会得到供奉,但人们却又希望着有人能陪伴自己走过最后一段孤独的旅途。所以即使没有得到人们虔诚的信仰,神明在死后依然会转生,继续履行这一份职责。

“……上一任神明,清光之前的那一位神明,是谁?”

大和守安定张口时声音沙哑,他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却祈求能从数珠丸恒次那里得到否认。那个病床上的人给予了他继续走下去的勇气,这也是他站在加州清光的对立面,敢于挑衅神明的全部支撑。如果那个人,如果冲田君是神明的话——

“那一位神明没有得到名字。没有得到信仰的神明是没有获得名字的权利的。在加州大人代替他成为神明之后,他就从那份宿命之中解脱,轮入人道,作为普普通通的人类诞生。”

数珠丸恒次低垂双眼,对着浑身颤抖着的少年一字一句道:“转生为人后,他从他的父母那里得到了名字,冲田总司。”



这章写得很爽,各种意义上的(。)

冲田君的戏份大概出乎了各位的意料吧233333人生总是要有些惊吓嘛(鹤丸脸)。

爷鹤联手坑papa坑得越来越顺手了(。)

这里高考前是大概是没有更新了_(:зゝ∠)_最后一个月,总得拼上一把。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w我们高考后就能常见啦!


另外,关于开头提到的《新撰组异闻录》,这部作品是我看过的关于新撰组历史的动漫/漫画/游戏中最尊重史实、最还原的一部,也是我第一部接触总司的作品。里面的总司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之后《薄樱鬼》里的总司和《银魂》里的总悟,都没能撼动《PM》里的总司在我心中的地位。

《PM》的漫画黑乃奈奈绘老师在1999年开始连载,至今没有完结。第一季04年做成动画,今年已经放出了第二季的消息。如果各位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补一补这部作品,当然我并没有贬低《薄樱鬼》和《银魂》的意思,只是想让大家能见一见PM里那个如樱花一样的少年。

如果大家能够喜欢上他的话,这就是我最开心的事了。

评论 ( 12 )
热度 ( 72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