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伍]

·本章石青CP上线。冲田组请各位自由心证(。)

·作者放飞自我,设定和OOC是什么,能吃么?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肆]

 

大和守安定清晰地保留着年少时的记忆。

他的母亲是个虔诚而温和的女人,清晨会为他梳理略长的头发,梳齿轻轻压过头皮的触感舒适得令他闭上双眼,惬意地享受母亲的抚摸。带去学校的便当也由母亲悉心准备,捏的松软可口的饭团,炸得酥脆的天妇罗,点缀在边角上的番茄和黄瓜片,为他赢得了伙伴们艳羡的目光。

父亲忙于工作不常回家,所以他随母亲居住在神社里。每次父亲回来时会给他带来新奇的小玩意,不算昂贵但饱含心意。然后父亲会陪他和母亲待上一段时间,长则几日短则几个小时。饭后父亲和母亲会拉着小安定的手到公园去走一走,然后两人一人在大和守安定的颊边留下一个吻。

是如此幸福,却短暂的时光。

关于那天的记忆大和守安定停留在无月的夜色里。持刀的歹徒冲进屋子里,冲着床上的女人刺了过去。大和守安定被母亲紧紧地抱在怀里,等歹徒逃走后,他带着满身的鲜血冲入夜色里,却没能寻到可以帮助他的人。回到屋子里的时候,他的瞳孔中映出了刀刃折射出的白光。

他的母亲躺在血泊之中,而将刀刃刺入他母亲心口的人正转头向他看来,猩红色的眼眸中闪过鲜血的颜色。

那个人是大和守安定除父母之外最亲近的人,而用来刺杀他母亲的刀刃平日里就被那个人挂在腰间,而现在刀鞘里空空荡荡。

“为什么……”

大和守跌坐在满地的鲜血里,而女人的双眼还未闭上,盯着的是门口的方向。那人却若无其事地从女人的胸口拔出他的刀,刃尖没有沾染丝毫鲜血,却终结了女人的生命。大和守安定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号,冲过去抱住那人的腿将他推倒在地,手指上的鲜血浸湿了那人的衣角。

“为什么……为什么啊!!!”大和守安定扑过去死死地掐住那个人白皙的脖颈,身下人猩红色的眼眸直视着他的脸,视线却不带丝毫温度,面对大和守安定的悲戚和愤怒波澜不惊。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回答我啊!加州清光!!!”

“我忘不了你那天晚上的眼神。”大和守安定将手中的刀举起,刃尖对着加州清光的心口。堀川想要冲过来制止,被加州清光抬手命令停在了原地。大和守安定平静地续道,“那种漠不关心,似乎一切都与你无关的眼神。我把你带到母亲面前时对她说,你是我除他们之外最亲近的人。你会陪我玩,逗我笑,你笑起来的时候很漂亮。真的,我找不出比漂亮更合适你的形容词。可是呢,你对我和我的母亲做了什么?”

大和守安定在诘问加州清光,自己补充了这个答案:“你杀了我的母亲。”

“大和守先生不是那样的——”

“闭嘴,堀川。”加州清光喝止了一旁的短发少年,目光一直没有从大和守安定的身上离开,毫不示弱地与他对峙。大和守安定轻轻地笑了一声,“你家的神器现在还帮着你说话,加州清光,你真会蛊惑人心。”

“这和你都没关系,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眯起眼,“本来我和你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你只不过是个人类罢了。”

“人类拥有七情六欲,所以懂得珍惜和感恩。而神明无欲无求,所以如此地——”大和守安定猛地将刀冲加州清光的脖颈挥去,“无情无义。”

“加州先生!”

堀川没心思再去顾及加州清光的命令,对着大和守安定冲了过去。而大和守安定的刀堪堪地停在了加州清光的胸口,带过的刀风将加州清光的辫子扬到了一边。堀川勉力停下自己的脚步,巨大的冲力使他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形。而大和守安定维持着用刀刃指着少年神明胸口的动作,脸上的笑意不减:“就算我现在刺向你的心脏,这把刀也不会伤到你吧。”

“我怎么可能让你拿到可以伤到我的武器。”加州清光淡淡道。

他轻而易举地打落大和守安定手中的武士刀,稳稳地将它接在了手心,刀刃一转,对准的就是马尾少年的胸膛。加州清光扬起嘴角,声音轻柔得近似哄骗:“要不要猜一猜,它能不能伤到你?”

“被大和守的父亲逼得走投无路的生意人查到了他妻儿的所在,拿着匕首在午夜闯进了神社里。青江神社里巫女当夜死在了自己的寝居里。紧接着大和守的父亲于凌晨自杀,那一晚加州大人接走了大和守夫妻。”数珠丸语调平缓,淡然地讲述着巫女所遭遇的悲剧,“十分不幸,加州大人接走巫女的时候,大和守安定刚好回到房间里,目睹了那副景象。”

数珠丸结束讲述后长叹一声:“善哉善哉。”

“哈哈,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三日月发出与话语格格不入的笑声,听不出他丝毫的悲伤和惋惜。鹤丸倚在墙上打了个哈欠,觉得甚是无趣。大和守安定的遭遇在他眼里,都不算称得上“悲剧”的经历。

“加州大人太骄纵那个孩子了。”

“哈哈,是呀。”三日月笑着点点头,“毕竟清光也还是个孩子嘛。”

“加州清光好歹也是见惯了生死的人,虽然是个长不大的样子,也活了好几百岁了,连个孩子都搞不定。”鹤丸已经开始无聊地打量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插入三日月和数珠丸的对话。三日月又是几声“哈哈”的笑,“这是清光和那孩子的缘分——也说不定呢。”

结界在这时悄无声息地张开,三人的动作都是一滞,率先站起身的是数珠丸:“请两位稍等一下。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那就麻烦数珠丸大人了。”

“哪里。耽搁了两位的时间我深表歉意。”

数珠丸绕过办公桌,走到隔帘前拉开了布帘,露出帘后的折叠床和一系列简易的生活用品。床上有一双交叠着的人影,一个是留着青色长发的青年,正抱着另一个有着齐耳短发的男人睡得香甜。

“起来了,青江。”数珠丸走过去拍了拍青发青年的脸,青年的眼睛睁开了一个小缝,流露出浓重的睡意。他的声音像是浓得化不开的雾,轻飘飘地:“我才值完夜班啊敬爱的兄长大人……”

“结界已经张开了,再睡下去的话要干的活就更多了。”

“所以说我一开始就说不要来医院上班嘛……”青年挣扎着坐起来,揉了揉一头凌乱的长发,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右眼。但鹤丸还是看到,那只右眼中充盈的是不祥的红色。

数珠丸带着青年离开了诊室,鹤丸正打算问问三日月接下来怎么办,却发现三日月在看折叠床上躺着的另外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身形十分高大,有着比小狐丸还要修长的骨架,眼尾有一抹红色的痕迹。这么高的个子躺在折叠床上显得有些委屈,所以男人只能弯着身子缩成一团。

三日月接下来的话让鹤丸受到了今天的第三次大惊吓。

“石切丸,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结界张开的时候清澈的天空变得浑浊不堪,加州清光先是环视了一下四周被结界扭曲的景色,然后皱起眉看着眼前的大和守安定,“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大和守安定自然也感受到了环境的变化,从背脊升起的寒意让他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手,问对面的少年神明:“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人间和阴界的夹缝,污秽妖魔肆行之地。”加州清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刀插回腰间的刀鞘。不远处传来凄厉的嚎叫,大和守安定捂住耳朵后退了几步。加州清光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解下腰间的武士刀,塞到了大和守安定的怀里:“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把刀拔出来。”加州清光咬重字音,一字一句地警告:“不然我不保证你会发生什么事。”

“什么……?”大和守安定慌乱地接住怀中的刀刃,没弄明白为什么转眼间加州清光又将刀交给了自己。而加州清光已经冲着嚎叫传来的地方跑去,堀川也转变成了胁差的模样,被少年神明紧紧地握在手中。

“为什么会妖魔接连出现啊?连续工作很累的。”加州清光低声抱怨,堀川耐心地解释道:“因为这是医院附近的公园啊。”

医院、坟茔以及不受法律管制的混乱场所,由于充斥着各种负面情绪或是未纾解的怨念,是邪秽频发的地区。加州清光没有固定的居所,在那夜之后青江神社是再也没有踏入的地方,因此医院成了他的常居地。他的大多数工作都在医院完成,因为那是经历生离死别最多的地方。

也因为这一点,他的工作强度在众多神明之中也拔丛出类。连带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都不得不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抱歉啊堀川,跟着我貌似不是什么好差使。”

“不,我很乐意跟着加州先生……我想兼先生也是这样想的吧。”

“啊,那家伙可是天天消极怠工啊。”

加州清光斩断一只不成形的妖魔,更多的妖魔从树丛和草地里钻出来。力量不强但足够棘手,放着不管的话也许会对最后的清除做出妨碍。加州清光“打扫”着这些上蹿下跳的“跳蚤”,手中的胁差挥舞得猎猎生风。

“如果是兼先生的话会快很多的……”

“你还真是惦记他啊。你放心,下次我会把那家伙一起带上的。”

和泉守兼定在上次的战斗中被“恙”所感染,以此为借口翘了几天的班,现在估计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呼呼大睡。加州清光狠狠地记了和泉守一笔,将面前的那只妖魔想象成了和泉守那张张扬却无可挑剔的脸,然后狠厉地砍了下去。

“加州先生——!!!”

堀川国广突然大声叫他的名字,他感知到身后的气息时手中的胁差刚刚完成落势,再次做好攻击的准备需要时间——即使那很短暂,也足够那只利爪撕碎加州清光的身体。

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被无限拉长,尖锐的爪尖压向少年神明的身躯,他在那只巨爪面前显得渺小而脆弱。为什么这样的邪秽会出现?在这之前加州清光从未感应到它的存在。真是奇怪啊,明明是这么厉害的妖魔,他却没有感知到分毫。

耳边响起的是堀川的惊呼,加州清光甚至有些抱歉地想,他死去之后堀川和和泉守就会失去维持形体的能力,大概会魂飞魄散,彻底与这个世界告别吧。

抱歉啊,堀川,和泉守。

“呲啦——”

这是刀刃斩断妖魔的声音。

加州清光的瞳孔紧缩,却还是清晰地捕捉到了一根上下晃动的马尾。大和守安定丢掉左手的刀鞘,右手翻转刀刃,将刃尖对准了利爪袭来的方向。

“你在干什么啊,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头也不回地说,“想带着那么多的罪孽去死吗?这种事,我可不会允许。让你身首分离的那个人,必须是我。”



昨晚吃夜宵去了所以没有更新——

虽然三日鹤是主打CP其实这篇更类似于单元剧(。)三日鹤贯穿全文,大概各位在被每个篇章的主角闪瞎眼的时候都能看见这两个老头子自带老夫老妻气场。

说是冲田组没有CP倾向我自己都快不信了……大家自由心证(。)比起爱情我其实更倾向于“缘分”这种羁绊,结缘在本篇指的不仅仅是三日月和鹤丸之间的缘分,更是这篇文里大家与其他人的缘分。

三日月:MD失踪两天你就跟别的男人睡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石切丸。

鹤丸:你们三条家吓到我了!赔钱!

评论 ( 6 )
热度 ( 67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