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肆]

·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搞事!搞事!

·有不理解的欢迎各位提问哦。捉虫的话感激不尽!也可以来找我玩的:F。

·出场人物开始变多了……tag还是打的三日鹤和冲田组的相关。


前情回顾:

[壹] [贰] [叁]


“抱歉,我暂时还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如果有对策的话我会告知鹤丸大人的。”

对面的紫发青年饱含歉意,白发青年扬了扬手示意对方不用太放在心上,“不用太在意啦数珠丸,就算没了记忆,我不是还有光忠他们嘛。不过居然还有司掌医药的你处理不了的情况啊,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

“不要取笑我了,鹤丸大人。”数珠丸恒次还是一副平淡的神色,对鹤丸的调笑无动于衷。数珠丸恒次和江雪左文字一直是鹤丸最不擅长应付的两个人,熟读佛经之后似乎对一切都抱着平常心。他也没自找没趣的心思,向数珠丸恒次道别后打开了诊室的房门,然后看见了那张与自己别无二致的脸。

下一刻,他勾起嘴角,问一旁也在状况之外的烛台切:“这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光忠?”

“不……你们……”

烛台切的视线在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不断交替,却分辨不出两人到底有什么差异。而被瞩目的两位似乎也不准备做出什么解释,一个面若冰霜一个笑意盈盈,却都闭口不言。

打破了这份僵持的是出现在走廊上的三日月宗近。

“哦呀,这不是烛台切吗?”三日月的狩衣已经换成日常的装束,纯黑色的和服衬得他更加面如冠玉。他向烛台切打了个招呼,停在了烛台切对面的鹤丸身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位是烛台切光忠,五条家的神器……另一位如果没猜错的话——”三日月笑眯眯地向白发青年颌首,“五条家的……鹤丸国永,没错吧?”

“三条家的三日月宗近?久仰大名。”鹤丸国永朝三日月挥了挥手,看向他身旁的白发青年,“这是你的神器?呀,可给了我不小的惊吓。”

“哈哈哈,我也没想到这孩子和素未谋面的鹤丸会长得这么像啊。”

“当了神明这么多年,总得有点惊吓才好嘛。”鹤丸国永发出愉悦的笑声,“这大概也是我和这孩子的缘分吧。我和光忠还有些事,先走了。”

鹤丸国永率先迈步,与三日月擦肩而过。烛台切对两人点了点头算作告别,跟上了鹤丸国永的脚步。鹤丸转过头时恰好看到白发青年亲昵地将手臂搭在了烛台切的肩上,两人有说有笑地拐过拐角,他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捏紧双拳,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里。

与三日月平起平坐的尊敬,烛台切的亲昵和信任,甚至那具身体都是属于他的。愤恨和嫉妒一发不可收拾,鹤丸死死地咬住下唇,压抑住自己冲上去分开两人的冲动。

不可原谅。不可饶恕。亵渎神灵的罪行迟早有一天要让他尽数偿还。

“鹤……冷静下来……”

三日月的声音从他的身旁传来,却失了平日里的优雅和平淡,夹杂着压抑的喘息和呻吟。鹤丸如惊醒一般猛地转过身,看见到是三日月已经被薄汗浸染得湿润的脸。三日月的手指用力地揪住衣襟,平整的领口已经被拉出几道皱褶,紧皱的眉头显示出他极力忍耐的痛楚。鹤丸引着三日月坐到一旁的座椅上,在三日月面前蹲下身去,用手背拭去他额头上滑下的汗珠:“抱歉……三日月……”

鹤丸极少流露出歉意和担忧,但还有什么比平日里风雅的三日月变得如此狼狈更让他过意不去呢?自己已经失去了神明的力量,现在是依靠三日月的灵力化为实体,作为他的神器留在了三条神社。说是三日月为无依无靠的他提供了容身之所也不为过。

但如今身为神器的他刺伤了三日月。

神器的一切负面情绪将传递给他的主人,他刚刚产生的愤恨和嫉妒尽数返还到了三日月的身上。三条家的神器都安分守己,三日月大概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痛苦吧?鹤丸感觉得到三日月身体的颤抖,触碰到的皮肤也灼烫得像是要燃烧起来。

“抱歉……三日月……”

鹤丸将三日月的手背抵上自己的额头,低声重复着自己的歉意和悔恨。三日月在喘息之余发出了低低的笑声,“我还真是没想到……鹤……会这么担心我啊。”

“为什么这种时候你还笑得出来啊。”

“哈、大概这也是必须经历过的体验吧……”三日月长舒了一口气,勉力将身体中乱窜的疼痛压了下去。他抬起手抚过鹤丸的眉心,从那双金色的瞳孔中看见了自己有些狼狈的模样,“鹤才是……露出这种表情的话就不像鹤了啊。让鹤看见这么失态的我……还真是残念啊。”

“你这人真是……”鹤丸无奈地握住了停在自己眉间的那只手,却没忍心将它甩开。他站起身检查了三日月的脖颈处,没有发现“恙”感染的痕迹才彻底放下心来。鹤丸坐下时三日月的手还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里,他把三日月的手放在膝盖上,问他:“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嘛虽然确实帮了大忙了。”

“鹤你跑的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告诉你。数珠丸也在这里。”

“数珠丸?数珠丸恒次?”鹤丸觉得今天他遭受的惊吓有点多,“青江神社的数珠丸恒次?那家伙不应该待在高天原念着他的佛经吗?跑到医院里来做什么?”

“我是这里的门诊医生。”

回答他的不是三日月,而是站在门诊室门口的紫发青年。数珠丸恒次低垂眼帘,转动着手中的佛珠,面色平淡,“好久不见,三日月大人。”


“我来你这是想问关于大和守安定的事。”

三日月直接道明来意,数珠丸那张脸也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回答得倒十分干脆:“他也是我的重点注意对象。如果冲田总司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大和守安定极有可能召来邪秽。”

说到这里,数珠丸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悲悯,“不过你们大概也猜到了,加州大人也在这里。”

三日月和鹤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果然如此”的意味。那边数珠丸接着说:“大和守安定的母亲曾经是青江神社的巫女,加州大人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他时常在我那里留宿,所以大和守安定很早就见过加州大人。”

“所以他才能记住鹤和石切丸的样子……”

“与阴界结‘缘’过深的话,人界的规则就不适用了。”数珠丸叹了口气,停下手中转动佛珠的动作,“那孩子……加州大人似乎对他青睐有加。我也曾经劝过加州大人,但加州大人一直没狠下心。”

“大和守安定知道加州的职责吗?”鹤丸突然开口问,数珠丸抬起眼盯着白发青年,而鹤丸毫不退缩地回视,最终是数珠丸先撤回视线,回答了鹤丸的问题,“那孩子是知道的……毕竟加州大人最先在大和守面前接走的,就是大和守的父母。”


“堀川!”

穿着西洋军服的少年大喝一声,另一边的短发少年发出“是!”的回应,下一刻短发少年的浑身笼罩着耀眼的白光,化为刀剑的形状。加州清光侧身躲过妖魔袭来的利爪,伸手握住了浮在半空中的胁差,脚尖点地一跃而起。

丰苇原中国,在此引起骚乱之者,吾加州清光降临于此,臣服于神器之威,佛除种种污秽障壁,斩!

胁差锋利的刃尖刺穿妖魔的头顶,加州清光顺着重力落地,发尾束起的小辫在空中扬起又落下。胁差也干净利落地将妖魔劈成了两半,半空中浮现出耀眼的光阵,妖魔的嚎叫也逐渐消散。胁差从少年神明的手心中脱出,变回少年的身形,“辛苦了,加州先生。”

“啊,你也是。辛苦了,堀川。”

堀川国广对加州清光腼腆地笑了笑:“如果兼先生也在的话就好了,真想让兼先生也看看加州先生战斗时候的帅气样子啊。”

“和泉守那家伙有堀川你一半省心就好了。”加州清光抬脚踢走脚边的小石子,低头看见自己的指甲,惊呼了一声:“啊我今天早上才涂好的指甲油!真是的,都变得不可爱了。”

“加州先生还真是注重自己的外表啊,说起来兼先生也是。”

“你啊,能哪句话离开和泉守吗?”加州清光瞥向一边的短发少年,堀川国广还是一副腼腆的笑容,让他无从责备。

“走了啦。”他催促道,朝公园的门口走去。拔除邪秽的时候会自动张开结界阻隔现世介入,在半空中的光阵消失之后,结界也自动解除,原本空无一人的公园里相继出现了行人的身影。加州清光在看清门口的那个人影时停下了脚步,堀川国广上前一步更是挡在了加州清光的身前。

扎着马尾的清秀少年注视着两人的身影,也察觉到了堀川眼中的敌意和戒备。“安心啦,神明大人和神器先生。”大和守安定向他们走近一步,“我现在还没有足够杀死你们的力量。”

“你想干什么?”堀川已经将手腕举起,做出预备划出“一线”的姿势。大和守安定的目光直直越过短发少年,停留在了那个面容精致的少年神明身上,“呐,加州清光,腰间的那把刀你为什么不用?”

“你在说什么?”加州清光的眉间蹙起了小小的皱褶,大和守安定径直走过去,推开挡在中间的堀川国广,直接将手伸到了加州清光的腰间,拔出那把武士刀,“既然堀川在的话,你刚刚使用的是他吧?那为什么……”大和守安定晃了晃手中的刀刃,“你不用这把呢?”

加州清光哂笑一声,“我用哪一把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可还记得呢……清光。”大和守安定突然叫出那个已经被埋藏许久的昵称,用指尖缓慢地抚过刀面,露出了怀念的神色,“清楚地记着……这把刀冲着我母亲挥下的样子。”



码的时候突然想到色欲貌似也算是负面情绪,那要是爷和神器鹤做的话不是一边痛一边爽吗[。]

堀川:大和守安定我有一句mmp一定要写下来贴在你脑门上。

评论 ( 10 )
热度 ( 75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