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刀剑乱舞/三日鹤]结缘[叁]

·本章冲田组上线,无明显CP倾向。

·关于神明的设定都是私设,有什么没有传达给各位的欢迎各位提问。


前情回顾:

[壹] [贰]


鹤丸揉了揉眼角沁出的生理性泪水,推开了寝居紧闭着的门。清晨的阳光从隔窗和敞开的门里钻了进来,在床铺和地板上铺上细碎的光影。鹤丸伸了个懒腰,然后转身一脚踏上床沿,冲着床上躺着的那人嚷,“快起床了三日月——”

他弯下腰把地上散乱的衣物一件件丢上床,深蓝色的狩衣刚好丢在了三日月的脸上。三条家的神明慢悠悠地坐起来,把头上蒙着的衣服一把拉下来,“就不能对老爷爷温柔点吗,鹤?”

“是你自己要跟过来的,让小狐丸照顾你不是挺好的?我也没照顾过人……快起来快起来。”他至今都没忘三日月说要跟着鹤丸去三条神社的时候,小狐丸一脸如同重获新生的欣喜表情,临走前交代这交代那,大有把自家兄长全权托付给鹤丸的意味。而三日月入睡时鹤丸就在一旁陪睡,据他自己解释是因为鹤丸抱着他睡了一晚后,他发现抱着人形抱枕睡觉更舒服。三日月不在意鹤丸的抗议,还扬言说让鹤丸变为神器状态陪着,最后鹤丸只得屈服于三日月的淫威之下。

鹤丸掀开被子,把穿着里衣的三日月直接拖了出来。三日月慢条斯理地接过鹤丸递过来的衣服一件件穿戴整齐,然后被鹤丸推到里间去洗漱。

清晨的神社还没有参拜者,鹤丸拿着扫帚扫着石板地上的枯枝。御手洗中的清水折射出粼粼的水波,水面上倒映出树枝扭曲的影。有不知名的鸟发出鸣叫,在寂静的早晨里显得悠远绵长。

芦穗摩擦地面带起“沙沙”的碎响,不多时神社中响起了鞋跟敲击在石板上的脆响。扎着马尾的清秀少年在奉纳箱前站定,双手合十击掌,对着中殿拜了三下。

“哟,来的真早啊。”鹤丸对少年打了个招呼,少年点点头回应他:“早啊,神官大人。看起来神官大人又换了人呢。”

“哦,你记得神官的样子?”

三条神社的神官由神器们轮流担任,神器是生存在人间和阴界夹缝中的亡灵,虽然能够被感知,但大多数人会在短时间内遗忘所见到的灵体。少年笑着摇了摇头,头上的马尾辫一晃一晃,像是摇摆着的猫尾,“大概是因为见到的次数太多了,就不会再忘记你们的样子了。”

“你经常起这么早?”鹤丸自来熟地和少年攀谈起来,停下手上的动作,用扫帚撑住自己的手臂站立。那厢少年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回答:“不,我只是为生病的家人过来祈祷。”

“为生病的人祈祷的话应该去掌管福寿的五条神社或者是象征和平的粟田口神社,你到三条神社来干嘛?”鹤丸指了指中殿中的神龛,“这里供奉的是三日月宗近,就管打架的那个。”

“我知道,三日月宗近是象征力量的神明。”少年走到奉纳箱前,摇了摇垂下的粗壮红绳,连接着的金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冬季的清晨格外响亮。

“我啊,觉得与其向神明祈求福运,不如直接向神明获取力量。”少年低声说,深蓝色的眼眸深邃无底,“……为了冲田君,就算是弑神也没有关系。”

鹤丸盯着少年单薄的背影,金色的眼瞳蒙上晦暗不明的色彩。少年转过身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起初的明媚阳光,对着鹤丸挥手告别:“时间不早了,我要先去医院探望冲田君。再见,神官大人,希望下次看到的还是你。”

少年脚步轻快地跑出神社,鹤丸听见身后传来三日月的声音:“那孩子,很危险呢。”

“满身戾气还想着弑神……三条神社的参拜者真是吓到我了。”鹤丸看着三日月走到自己的身边,那双眼瞳在清晨的熹微中还闪烁着明亮的光彩。他清咳一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问道:“你认识他吗?”

“大和守安定,石切丸和我提到过他。”三日月回答鹤丸,“他说的家人是冲田总司,在大和守安定的父母相继去世后收养了他。三年前就住进了东京综合病院,是不治之症。这三年来大和守安定一直在照顾冲田。似乎与阴界有不浅的接触,所以对神器也会存留记忆。”

“病人和病院……果然大和守见到的是那位吧。”鹤丸一阵唏嘘,“难怪会想要‘弑神’啊。毕竟那一位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受到这样的敌意了。”

“——‘伊邪那美的信使’,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捧着刚摘下的百合花走进医院的电梯,花瓣上还残留着凝结的露水,些许露珠从倾斜的叶片上滚落下来。因为时常光顾,他已经获得花店老板娘的特许,每天清晨可以用钥匙打开花棚的铁门,摘下最新鲜最娇艳的百合花带到医院去。冲田总司以前经常带着大和守安定去野外摘花,“自己亲手摘下的花才更有心意。”冲田总司是这么告诉大和守安定的。

“叮”的一声,闭合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大和守安定挤过人群间的缝隙,在电梯门再次闭合的前几秒冲出了电梯间。走廊上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间或有病人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休息,大和守安定把头埋进怀中的百合花之间,试图让花香冲淡药水的异味。

冲田总司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单人间,安静得像是与世隔绝。他推开房门,放轻脚步走了进去。冲田总司在病床上安详地睡着,大和守安定取出花瓶中已经打蔫儿的百合花,将手中的替换了进去,然后坐到病床边的椅子上,握住冲田总司露出被子外的手指。

冲田总司在医院中住了三年,靠着药物和营养素维持生命,身形早就消瘦不堪。大和守安定能够触摸到他手指骨节的形状,那双手曾经温暖而有力,如今只是渗着药液的冰凉。

“大概我的身体里已经全是药水了。夏天摸着会很舒服哦。”

大和守安定记得冲田总司用这双消瘦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脸上的笑容和以前一样温暖明媚。就算冲田君的温度变得冰凉也没有关系,大和守安定握紧冲田总司的手,用脸颊去摩挲他干燥的皮肤。之后就让我来温暖冲田君。

可是现在连这个机会都快要失去了。

大和守安定将冲田总司的手塞进被子里,轻声说:“你还在的吧。出来吧。”

病房里还是一片寂静,甚至可以听到药液滴入滴管里的声响。有一阵风由未关紧的窗户吹进来,将窗帘扬起了一个弧度。大和守安定抬起头向窗户望去,窗帘前原本空无一物,现在多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少年穿着西洋式的军服,白皙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透明的质感。略长的黑色头发扎成一束,躺在少年的肩膀上。与清秀少年格格不入的是他腰间插着的武士刀,暗红色的刀鞘与少年的军装有着相同的色调。

“你果然在。”大和守安定看向少年的眼神充满敌意,他站起身走到病床的另一侧,将少年与床上的冲田总司间隔开来,“我是不会让你带走冲田君的。”

“我还以为你是真的知道我在这里才这么说的,大和守安定。”少年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嘴角的美人痣衬得他的脸庞更加小巧可爱,却抵消不了少年浑身散发出的阴暗气息。

“别那么嚣张,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毫不避讳地念出神明的名字,加重声调向加州清光重复道,“我是不会让你,带走冲田君的。”


“啊,好像跟丢了。”

鹤丸冲着三日月耸了耸肩,而对方的笑容还是那么风淡云轻,“没关系,再找找吧。”

他们跟着大和守安定来到了医院,而少年的身影混在人群之中,一转眼就不见了踪迹。在找寻一圈无果后,鹤丸迅速地做了决定,“我和你分头去找,记得用隐身术。”话音刚落,白发青年的身形就消失不见。三日月阻止的话还没说出口,只得摇了摇头,“鹤总是那么急性子,我还没告诉他医院里有认识的人可以帮忙。”

鹤丸可没心思带着慢吞吞的三日月在这么大的医院里去找一个行迹不明的少年,他扫视过每一个人的脸,没有发现目标就迅速地换到下一层。门诊部的人流量最大,鹤丸一边寻找着少年的身影一边懊悔为什么不事先在大和守安定的身上留个印记,找起来也方便许多。

毕竟大和守安定的危险度极大,与阴界接触得也太深,他是不放心放着那么大一个隐患不管的。

“啊那小子到底在哪里啊……眼睛都看花了。”

用手背揉了揉发酸的眼球,鹤丸闭了闭眼缓解眼部的不适。如果自己没有失去神力的话,找一个人简直轻而易举。想到这鹤丸不禁叹了口气,烛台切光忠与自己失去联系时肯定都急疯了,“下次见到光忠一定要好好跟他道歉……”

他走过走廊的拐角,急匆匆的脚步却蓦然止住。刚刚闪过他脑海的身影正坐在门诊室前的座椅上,而烛台切光忠明显也看到了鹤丸,没有被眼罩遮挡住的金瞳中闪过几分愕然:“鹤先生……?你不是在里面跟数珠丸大人……”

门诊室的门突然打开,将两人从惊愕中惊醒。鹤丸朝门口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得过分的脸,让他怀疑自己是否站在了镜子前。

“呀,光忠,这是你新认识的朋友?”“鹤丸”愣了一下,然后咧开嘴露出笑容,“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