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阴阳师/连若]且听风吟(下)①。

·没错我又在深夜更文。

·本来应该完结结果我没有收住手……所以还有一个②。

·本章无其他CP,请放心食用。

·连崽阿妈跟你港,你这样做是会被判刑的。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那种:)。

前文走这→[上] [中]

般若坐在树枝上,看着山民们一个个从山道上走过。那对夫妇的尸体被一目连亲手掩埋在山中,这是萤草告诉他的。山里的结界拒绝他的踏涉,一目连已堕为妖魔,力量却还为守护这片山林而存在。

但这有什么意义呢?那对夫妇的血液早已击垮了人类本就脆弱不堪的信仰,从第一户人家搬离开始,陆续有人离开。般若愉快地荡着双腿,笑容里是掩不住的戏谑。当信奉尽数消失,这座山上的“神明大人”将是何种模样呢?

讷,我在这里等着你哦,神明大人。

般若偶尔会从风中听到一目连的问候,也时常看见一目连的身影。妖的力量对八岐大蛇造成不了太大的压制,山间的巡视越发频繁起来。有时是一目连独身行走在山林间,有时那个绿衣姑娘跟在一目连的身后。萤草说山里还有一些村民留了下来,八岐大蛇在黑暗中蠢蠢欲动,住在山顶的大天狗和司掌河川的荒川之主也不知所踪,据传京城里还有一股力量想要解放八岐大蛇。这一切都加重了一目连的负担。

般若盯了站在结界边的萤草半晌,问她:“你不离开吗?”

大天狗和荒川之主这等大妖怪离开,椒图等一众小妖自然也是跟着离开的。一目连为这座山上的“神明”,必然会与山林共存亡。萤草却不一样,虽然她在这座山上诞生化形,她要离开的话一目连是绝不会阻止的。

萤草晃了晃手中的蒲公英,笑容清浅地反问他:“般若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我?我只是想看那位‘神明大人’的狼狈模样罢了。”般若从树上跳下,站在结界外缘。有一种力量阻止了他前行的脚步,他伸手抚上那无形的屏障:“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想去把那些人类杀光……那些丑陋的、愚蠢的、自私的人类啊……”

萤草沉默了片刻,想要对他说些什么,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般若扬起嘴角,张开的手指却颤抖着收紧。

一旁的树林中传来一阵窸窣的响,一只蛇怪从树丛中窜出,奔逸绝尘地爬到恶鬼的身上。这是他偶然间在山间发现的妖怪,已经有了几分灵性,他就豢养了起来。

蛇是极其灵敏的生灵,对周围发生的变化都十分敏感。虽然一向不怎么安分,但如此焦躁的模样还甚是少见。般若敷衍地安抚了一下躁动的蛇怪,低声问:“怎么了?”

蛇怪对着结界吐出信子,般若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山林间突然传出一声尖啸。强大的力量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一阵暴烈的风将他狠狠地弹开。不远处响起一声尖叫,那是萤草的声音。般若吃力地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向山林中跑去。结界已经消失,一目连肯定发生了什么。

他在山道上发现了晕倒的萤草,咬了咬下唇,还是驱散了身上的蛇怪,把绿衣的姑娘背在了背上,继续向山林深处奔去。随后又是一声巨啸,般若循声望去,在看清那声源时猝然停住了脚步。

那盘旋在半空,引天长啸的是——

“龙……”背上的萤草颤抖着低喃,“龙为什么会在这……”

龙是神明的使者,在某些情况下也可以近似地认知其为神明。然而一目连在守护着这片山林,为什么还会有龙出现?

“……萤草,那群人类又祈愿了什么吗?”般若低声问他。一目连已是妖身,无法以神明的身份去回应那些人类的祈愿。所以,这座山上诞生了另外一位神明。

如果不能征服它,龙就会清除一目连这位冒牌神明的存在。

那些人类究竟祈求了什么,能让这座山再次孕育出一位神?

“洪水……”萤草的指尖用力地收紧,在般若的衣服上扯出凌乱的褶子,“洪水要来了……村民们祈求一目连大人能够庇佑他们……”

“他想干什么?!”般若握紧拳头,指尖划破了掌心,血液顺着指缝滑落,少年恶鬼却因暴怒忽略了那份尖锐的疼痛,高声质问着那位身在远处的冒牌神明:“一目连!你难道想逆天而行吗?!”

龙啸接二连三地响起,山林间发出凄厉的惨叫。巨石从断崖上滚落,山民们惊慌地逃窜,般若放下背上的萤草:“你先离开这,去安全的地方。”

“可是……”

“快走!”恶鬼咆哮了一声,绿衣姑娘瑟缩了一下,转身汇入逃窜的人流。般若在人群中反向而行,朝着那巨龙盘旋的地方奔去。

饶是身为神明,也无法违逆天意,就如一目连无法从鬼使手中留下男孩的性命。如今身为妖怪,你却敢去挑战神明,一目连,你疯了吗?

他赶到那处时神龙已不见了踪影,般若喘着粗气环顾四周,寻找那位白发的妖。是神明顺应天意铲除了那个以妖身顶替神明的异端,还是那个妖怪忤逆天意战胜了神明?然而除却奔涌的河水,这里空无一物,一切都无迹可寻。

“哈……你有什么能耐能战胜神?!除了你那些愚蠢的温柔你还有些什么?!”般若站在齐腰的洪流中放声大笑,“子民的信奉,妖怪的爱戴,你守护着的如今还剩下什么?!”

风呼啸着从耳边刮过,般若猛然睁大双眼,扎进急流之中。那风却未停息,像是指引着他去往谁的身边。水流湍急,风护着他前行,般若忽然记起那时他捉弄椒图引来荒川之主,那位神明挡在他的身前,衣角扬起的风为他挡住荒川之主的恶意。

无论是高高在上、慈悲为怀的神明,还是堕为妖身却依旧固执地守护着这里的冒牌货,你为什么总是拥有那种愚蠢的温柔呢?

讷,回答我好吗,一目连。

般若伸出手,去抱住那水中闭着双眼,静默不语的妖神。

他扣住一目连的手指,吻上白发妖神的双唇。

水流猛地改变流向,不由分说地将他和一目连冲向水面。呼吸到空气的那一刻般若剧烈地咳嗽起来,随后他和一目连被水流送上一座浮岛,一目连躺在他的身边,他理顺呼吸去探查白发妖神的情况。虽然妖怪不会轻易死去,但一目连曾为风神,并不具有在水里生存的能力。

一目连安静地闭着眼,呼吸平缓。水润湿了他的发,那略长的额发顺贴地粘在耳边,露出那半张平日里隐藏着的脸。妖神的脸庞光洁无暇,但般若知道,一目连的右眼已被妖力染上血的颜色。那是他堕入妖道的凭证。

“他如今有神龙护体,没那么容易死。”荒川之主涉水而来,身边跟着乘着贝壳的椒图姑娘。人鱼姑娘礼貌地一颔首:“是萤草拜托我们来的。”

般若低着头,声音是带着笑的,听着却刺耳:“多谢荒川之主大人出手相救,我会铭记大人的恩泽的。”

荒川之主也不恼,淡淡道:“吾只是不忍一目连身陷囹吾。”

“他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不知荒川之主大人您还想得到什么?”

“吾和椒图曾受他庇佑,如今算是予他回报。”

回报……般若发出一声嘲弄的笑,一目连为这座山倾尽所有,得到了什么回报呢?人类丑化恶鬼,鄙弃纵欲的妖,可是人若是自私起来哪,连妖怪都自愧不如。

“吾如今已非自由之身,不能留下助汝和一目连一臂之力,仅能暂且停息这些河水。”

荒川之主一挥衣袖,奔涌的河水便偃旗息鼓,逐渐平息下来。司水的大妖怪化作一股水流,同椒图一同汇入河川,留下一句倡言:“若汝需要帮助,可去京城寻安倍晴明。”

般若伸手去理顺一目连凌乱的额发,妖神纤细白皙的脖颈裸露在空气中。他俯下身去,在妖神耳侧低语:“再见了,神明大人。”

微微侧首,般若对准一目连的侧颈一口咬了下去。灼烫甜美的鲜血淌入他的喉咙,蓬勃的力量瞬间涌向他的四肢百骸。下一瞬他被一股巨大的灵力弹到岸边的石壁上,身体迸发出一阵剧烈的疼痛。

神龙之威,万妖俯首。如今龙已臣服于一目连,一目连以妖魔之身重新掌管这片山林。

一目连起身,缓缓行至般若的身边。那龙就盘绕在妖神的身侧,似妖瞳一般的血红,带着睥睨众生的威严,似神却非神。

般若餍足地舔去唇畔遗留的血液,展露出一个戏谑的笑:“讷,你真的很美味啊,神明大人。”

一目连眯起双眼看着那笑容恶劣的恶鬼,脖颈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只余洁白衣料上血红的痕迹。少年恶鬼脸上亦有血迹未拭净,一目连用指尖拭去,舌尖一卷,将那滴血液舐净。

这是他第二次尝到血的味道。浓厚的腥气令他反胃,周身的血液却兴奋得不停躁动。妖的本性难以抑制,他俯下身衔紧恶鬼的唇,掠夺那唇中沾有血腥的空气。恶鬼热情地回应他,呼吸间尽是腥甜的气息。

“讷,你好过分哦。”般若喘着气急促地笑,“这明明是我的战利品诶。”

一目连翘起唇角,手掌抚过般若耳鬓的发,一如既往的轻柔。般若闭上眼,用脸颊去摩挲那白发妖神的掌心。

“讷,神明大人,我呢,已经厌倦这种游戏了。”般若抚上妖神的手背,睁开清澈的瞳眸,缓慢地说:“我想离开这里了。”

恶鬼向来不会压抑自己的欲望,他的喜欢肆无忌惮,他的离去也决绝果断。他喜欢一目连身边洁净的气息,沉溺于他的温柔,却鄙弃他的固执和愚忠。

一目连轻笑一声,那位原本无欲无求的神明露出属于妖魔的贪婪与占有欲:“我会找到你的。”

“哈,原来无欲无求的神明大人也会有自私的一天啊。”

“般若,我早已不是神明。”一目连摇摇头,道:“我送走了你第一次,自然不会再放走你第二次。或许是不久之后,或许是在这座山彻底枯竭的遥远将来……我总有一天会去往你的身边。”

“真是任性啊,神明大人。”般若用嘲讽的口吻念出那早已应该更改的称呼,“讷,神明大人,恶鬼的心可是很善变的。”

所以快些来找到我吧。在我还听得到那风的吟唱时,在我厌弃你这位已堕入妖道的神明前,找到我吧,一目连。

啊,对了,恶鬼可不会乖乖地待在原地等你哦。如果你愚蠢地固守着这里的话,我可会毫不犹豫地背弃你。

所以,一起堕入地狱吧。

下文走这→[下]②

评论 ( 15 )
热度 ( 182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