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阴阳师/酒茨]隔世之音。

平安京的夜里总是颇不安宁。一片细叶轻轻颤抖,一朵夜樱悄然绽放,一滴水破碎在花蕊上,带起一阵轻微的风。有人能窥见这寂静中的喧闹,展开蝠扇遮住唇畔的笑意,挑起的眼尾染上的是枫叶般绚烂的红。

这如蜻蜓触水一般轻微的响动,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茨木在一阵风中醒来。风不大,轻柔地摩擦着窗棱,静寂的房间里充斥着飒飒的碎响。

他突然在这风声中捕捉到了一丝异动。

像是谁的指尖轻轻刮过了墙面,那是糅合在风声里不易察觉的痕迹。

有人在缓慢地靠近他的房间。

他掀起被子,披着白色的里衣一把拉开了槅门。

院子里那刺目的红色映入眼帘。


——。


“红色头发的妖怪?”源博雅端着酒盏重复了一次,面色有些怪异,“你确定你没看错吗,茨木?”

“吾怎会看错!”茨木用完好的左手在木案上用力地一拍,试图用木桌发出的凄惨响声来印证自己所言非虚,“那个人……不,吾至今都清楚地记得那个妖怪的样子!他的头发红得像火把!”

在一旁默默啜饮的白发阴阳师突然发了话:“他是否背着一个很大的酒葫芦?”

“汝怎得知道?”

“那是酒吞童子,”安倍晴明淡淡道,“丹波山大江山的鬼王。”


——。


“你的力量不是这样使用的。”背着酒葫芦的红发妖怪站在狼狈的茨木面前,看了看地上破碎的武士刀,“啧”了一声将它踢了出去。

“这种廉价的武器发挥不出你的力量。”酒吞童子看向茨木的左手,“抛弃你那种愚蠢的战斗方式,去找回属于你自己的力量。”

“还有一坛好酒埋在丹波山的那棵枫树下面,本大爷等你来启封,茨木。”


——。


“鬼王当了太久,就已经忘了自己还有一段那样的日子。本大爷似乎逃避的有些太久了。”

“你先把他带走吧,本大爷……会亲自接他回来。”


现在就还是一些零碎的片段……不就是产粮玄学吗!这个弗拉格我立就是!

马上十二点了,玄学应验我就写这个【。】

不应验……自己开开脑洞吧【bushi】


大概是大江山退治后重新寻找自我的鬼王和被封印妖力失去记忆的贵公子茨木。

没错就是茨木新皮肤开的脑洞……

评论
热度 ( 27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