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黑塔利亚/异色独伊]幕末纪事[陆]

·借用幕末明治维新背景,军人爱因斯×花魁卢西。

·OOC有,大多数设定架空,背景有一定历史依据。异色私设。

[零、壹] [贰] [叁] [肆] [伍]

夜晚的京都除却花街与夜市,其余的全都寂然无声。爱因斯的住处在平民区,此时劳作一天的人们大多已经入睡,他走在街道上的脚步声显得有些寥远。

院子里熄了灯,浓厚的云层也遮住了月光,可视度近乎低到了极限。爱因斯凭借着对住处的熟悉不紧不慢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在合上房门的那一刻迅速抬起脚踢向自己的床——床上传来的是不加掩饰的呼吸声,这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要么是侍从们确认了这个人的身份,要么就是这个人的身手利落到其他人没有察觉的地步,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爱因斯都不容许一个陌生人上自己的床。除了他的兄长,其他人都不在“熟人”的范畴之内。

然而这一腿并没有对侵入者造成丝毫的伤害。一阵窸窣声后,对方逃离了他的攻击范围。无光的夜晚对判断力的影响让这位身经百战的军人都感到有些棘手,他可以记住黑暗中行走的路线,但是还不能超越生理限制、在视觉受蒙蔽的情况下预判出一个身手敏捷的人的动作。

“还真是冷漠啊,爱因斯。”黑暗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调笑的意味,“我可是特意推掉所有邀约来找你的,结果你一见面就给了我一腿。”

爱因斯也不跟他废话,警惕地问他:“你来干什么?”他更想知道的是这位花魁的目的,那些权势倾天的高官的宅邸可比这处简陋的屋子奢侈安逸的多,也更衬得上卢西安诺这个上七轩花魁的名头。

他自以为和这个麻烦的花魁已经划清了界限,情报也交换给了他的哥哥,他和卢西安诺应该没有了任何关系。

上七轩的头牌花魁究竟想从他的身上得到什么?

“我似乎不需要向你报备。”卢西安诺答道,语气是一贯地充满挑衅,爱因斯甚至能在脑海中勾勒出他挑着眉头的模样。

爱因斯发出一声冷笑,“出现在别人的房间里不需要理由吗?我记得我没邀请过你。”

“好像真的是这样。”

卢西安诺恍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同时黑暗中响起一阵脚步声,最后它停在了矮几旁。没有过多的摸索,那人准确地拿起火柴擦燃,点燃了矮几上的油灯。火光照亮了一片不大的区域,恰好能映照出卢西安诺的身形。依旧是一身深紫色、雏菊花样的和服,这一次没有系腰带,坐回床边只是交叠着双腿挡住了下身,估计那衣服是起床时顺势披上的。

看来他保持着一贯裸睡的作风。

卢西安诺噙着笑容,没有接下去说话,双手搁在膝盖上扬起下巴,尽显一副骄傲的神色,全然没有一个夜闯别人房间的人应有的窘迫的姿态。

他一直都是骄傲的。传言中的上七轩花魁千金难见,不知多少大人物掷了银钱却不得卢西安诺的一顾。即使是这两日的短暂接触中,他也时刻显露出一副高傲的姿态,用匕首和鲜血维护他的骄傲和尊严。

骄傲的生物更加谨慎,如果被卢西安诺作为猎物盯上,在撇清所有关系之前他都难以摆脱卢西安诺的视线。承认卢西安诺的强势对他来说没什么难为情的,爱因斯并没有那些令人恼火的骄傲。

“弗拉维奥·瓦尔加斯。”卢西安诺突然开口说道,“我突然想起我没有告诉你我哥哥的名字。你跟一个名字也不知道的人也可以交易么?”

“他比你适合交易。”

“本田葵也这么说过。”卢西安诺叹了一口气,露出几分怅然的神色,“我就这么让人不信任?”

爱因斯当然不会认为这个诡计多端的男人会因为这个低落,不如说这正是他手段犀利的映证。不再理会卢西安诺假惺惺的自怨自艾,爱因斯脱下外套直接扔到地板上,走过去掀开被子躺下。卢西安诺的存在对他的睡眠造不成什么影响——至少在卢西安诺吹熄油灯后躺在他的身边之前,爱因斯是这么想的。

上一次同床共枕爱因斯的记忆只从他苏醒后开始,至于卢西安诺在那个夜晚做了什么,他昏过去之后就没有感知了。然而这一次他清醒着,卢西安诺的一举一动他不可能再视若无物。

他的棘手程度不容许爱因斯再纵容下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爱因斯转过身去正对着卢西安诺的脸,冷声问他。

他听见卢西安诺的笑声,那个男人笑得身体在微微颤抖着,甚至片刻后他开口的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笑意:“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作不知道。一个半夜出现在你床上的人,你说他想干什么呢?”

——。

清明节假期炖点肉——不过大概不好吃_(:з」∠)_。

卢西表示对爱爷很感兴趣,但爱爷不想鸟他【bushi。

现在两人还处在单箭头感兴趣状态中【。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