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黑塔利亚/异色独伊]幕末纪事[伍]

·借用幕末明治维新背景,军人爱因斯×花魁卢西。

·OOC有,大多数设定架空,背景有一定历史依据。异色私设。

[零、壹] [贰] [叁] [肆]

隔天爱因斯循着地址找到那处宅子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入夜之后行人已经稀落,不少人家已经亮起烛火的光亮,透过窗户纸闪烁着暗黄色的光影。宅子坐落在一条小巷的深处,它是这里唯一一户人家。灯龛内的油蜡灼灼燃烧着,照亮门前的几级石阶。

爱因斯迈上阶梯,敲了敲紧闭的门。他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有一个侍从模样的人开了门,对他颔了颔首,侧身让爱因斯进入门内。宅子里没有点灯,黑暗笼罩着一切,物体的轮廓全都模糊难辨,只能大概看出正对的是一座庭院。不巧的是今晚没有月亮,爱因斯只能依靠侍从的脚步声来确认大概的方向,确保自己不会脚下一滑踩到走廊外的院子里去。

门外燃着灯火,屋子里却伸手不见五指;客人没有确认身份就带入内院,除了带路的侍从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除却脚步声之外寂静得可以听见院中的虫鸣。这所宅子的主人是如此谨慎却又自负。

黑暗中除却视觉之外的感官会机敏许多,视觉的蒙蔽对爱因斯来说并没有影响,他依然清晰地在脑海里刻画出了行走的轨迹。即使离开时没有侍从带路,他也自信能找到正确的路线。

侍从突然停下脚步并且转过身推开了一扇纸门,爱因斯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点上灯,这些对他没有用。”

原本黑暗寂静的院子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然后数盏纸灯笼被点燃挂在了走廊边,院子里亮如白昼。面前的房间里灯龛也接二连三地闪烁起烛光,照亮浓郁氤氲着的一团黑暗。主位上坐着的人正接过侍从递上的一支菸,将菸凑到唇边吸了一口后眯起眼睛,随后吐出一口烟雾,连一个正眼也没有给爱因斯:“把你听到的东西说出来,然后就可以滚了。”

爱因斯站在门口,静静地盯着主位上的人。

那人的容貌跟卢西安诺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绝不会让人混淆他们。如果现在坐在主位上的人是卢西安诺,那个男人会满是笑意地看着你。卢西安诺在交谈时喜欢盯住对方的眼睛,因为他有极强的控制欲和戒备心。这个人却眯着眼目光游离,毫不关心来的人是谁,有何利用价值,他只会在意他的目标,厌恶盘算其他的人情冷暖和勾心斗角。

极佳的合作对象。

“藩所的出入令牌。”

那人发出一声嘲弄的笑,“本田葵连这个都没给你?”

“他不敢。”爱因斯答道。

那人发出一声更大的笑声,嘲弄的意味更深,不过对象不是站在门口的爱因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那个日/本人跟我那弟弟一样喜欢卖弄些小心思,估计每天早上起来脱里衣都要花十分钟来想先脱左袖子还是右袖子。”

爱因斯纠正:“你弟弟睡觉不穿衣服。”

这一次那人终于抬起眼打量了他一番,叼着菸问他:“上七轩的新规矩?你跟他睡过了?”

爱因斯不带感情地看了他一眼,那人耸了耸肩,换了个话题:“你昨晚听到关于那傻/逼的什么了?”

“三天后卡里埃多会被转移。”

那人不动声色地捻着手里的菸,继续问道:“目的地是哪里?”

“途径宫川町,押往刑场。隔天正午,处以绞刑。”

爱因斯看到那人的目光在一片灯火中晦暗不明,捻捏着菸的手指似乎更加用力,因为爱因斯觉察到了菸被折弯出一个不小的弧度。沉默了片刻,最终那人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再次吸入了一口菸烟,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你可以走了,你要的东西明天会送到你的手上。”

停在门边的侍从侧过身做出“请”的姿势,爱因斯干脆地转过身朝门口走去。走廊中的灯笼逐一熄灭下去,寂静的黑暗再次降临。

爱因斯停在门口等待着侍从打开大门,无意识地扫视过被黑暗笼罩着的宅子,如墨的夜色四处弥漫,同样填满了那人的房间。

而此时,有一点火星在房间的黑暗中忽明忽灭。

——。

瓦尔加斯兄弟都是烟枪【bu。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