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黑塔利亚/米英]意外事故促成的一场告白。

·黑桃KQ设定,亚瑟碎碎念注意【。

流言和脑洞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前者是只需一点火星便可成燎原之势,后者是只需一个基点便可衍生出一个空间。颠倒黑白无中生有——似乎这样的评判过于严厉了一些,但是它们确实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这是亚瑟·柯克兰在最近才认知到,并且从认知的那一刻开始一直烦恼到现今的一件事。

“如果它可以成为国民们带来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的话,我并不介意为此做出一点牺牲,但是它并不能消弭掉我隐秘的怨愤——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暂时忘掉那些流言?你应该知道,当我和阿尔弗雷德同时出现在一起的时候,国民们的眼神总会变得有些奇怪。当然不止是他们,我至今仍然记得红心国的皇后和梅花国的皇后在会议上望向我和阿尔弗雷德的眼神,虽然他们已经尽力在掩饰,不过那样的眼神的我太熟悉——无论怎样我是无法忘却一天可以看见无数次的眼神的。他们仿佛就是在说:‘你和阿尔弗雷德是天生的一对’。而事实上,我认识阿尔弗雷德才不过一年。”

亚瑟放下手中的红茶杯,对一同享用着早茶的黑桃骑士述说着他的怨念。黑桃国的国王一向用赖床的方式消磨掉这段美好的早晨时光,亚瑟和王耀则利用这段时间来品味一杯红茶,在早晨例会开始前的一刻钟准时入席,接着就是等待黑桃国王踩着时点、不顾形象地狂奔而来,边咽下最后一口汉堡边冲进会议室,坐到主位上后宣告会议的开始。

“事实上我和你更加熟稔一点,但是为什么阿尔弗雷德和我会成为流言的中心呢?因为我们两个的发色相同吗?——你别笑,王,这是我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毕竟我和他没有其他的共同点了。”

那位冒失的国王陛下喜欢的是用面包片夹着煎炸肉类的油腻食品,而皇后殿下喜欢在闲暇时用一杯清香的红茶和一本书打发时间;国王陛下总是在宴会开始前的最后一刻才冲进会场,匆匆打好散乱的领带。而皇后殿下恪守时间的准则,在宴会开始前的一个小时左右就会到达会场打点相关事宜。

当然,这些小事并不会影响国王陛下的威严——时之钟认定的黑桃国王总是有着过人的天分,阿尔弗雷德陛下精通各种复杂的魔法,并且在运用的同时会创造出新的魔法术式——这使得黑桃国的魔法已经成为扑克大陆上最为先进和灵活的法术。而亚瑟殿下懂得如何将魔法发挥最大的效力,强大的魔力和出色的理解力让黑桃皇后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任何魔法,包括阿尔弗雷德陛下创造出的那些令人费解、甚至是天马行空的魔法术式。

“我承认那家伙在魔法方面的造诣,而我也承认能够读懂那家伙有些脱线的脑回路,甚至对‘扑克大陆最佳魔法搭档’这样的隽誉感到自豪——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和阿尔弗雷德必须在一起的理由——别笑了,王,你要知道我是真的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才会在早茶时间对你说这些无用的言论,毕竟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早晨,提到那个总是赖床的国王陛下总是有一种虚度光阴的意味。”

“咳、抱歉。然后我应该恭喜皇后殿下,我们最终以谈论阿尔弗雷德陛下的方式度过了今天的早茶时间,现在您该移驾会议室了。”

王耀咳嗽了一声,顺势收掉了脸上的笑容,提醒黑桃皇后殿下这一天唯一的悠闲茶会时间已经结束。亚瑟将杯中尚有余温的红茶饮上最后一口,放下杯盏整理了颈间的领结,顺带在这个过程中表达了自己对“黑桃国王是否能够准时到达会议室”的忧心:“我真希望他不会再那么冒失地撞开门,等坐在座位上时还在嚼着汉堡——开口讲话的时候都含糊不清。”

“恕我直言,殿下,您的希望在今天依旧会落空。”王耀毫不留情地击碎亚瑟的幻想,“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看见国王陛下的侍女来询问您昨晚整理好的资料现在放在资料室的哪一张桌子上。”

“我一直也很想提起这件事,会议资料的整理并不是我的职责,可是阿尔弗雷德他为什么会来询问我?”

“我想这件事您直接询问国王陛下会得到准确的答案。”

“我希望这是一个玩笑,王。”

“我也如此,殿下。”

阿尔弗雷德冲进会议室的时候没有嚼着汉堡,这令亚瑟着实意外了一下,紧接着亚瑟觉得自己似乎太天真了一点——阿尔弗雷德坐上主位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撕开了一条巧克力塞进了嘴里。

于是这场会议与平日里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以国王陛下咀嚼食物作为背景音,各个成员汇报一段时期的工作总结,然后定下下一阶段目标这一惯例模式行进。王耀在做了总结陈词后率先整理好资料离开了会议室,亚瑟注意到他的眉头从放下手中的稿子后就一直紧锁着,大概是在苦恼下一次要用怎样的辞藻来叙述大意其实不过“大家做的不错,我们明天会更好”这样一句的总结词。

会议室的其他人紧随着王耀的脚步离开房间,亚瑟整理好面前的资料,在正准备起身跟着大流走出会议室的时候被身边的黑桃国王叫住:“亚瑟,昨晚我新演算出一个魔法术式,要来试试吗?”

魔法对亚瑟的诱惑不亚于红茶和妖精们,于是他现在跟着阿尔弗雷德走在黑桃宫殿里的走廊上。手中的资料交给了女仆让她妥善安置,防止之后国王陛下会浪费过多的时间来寻找历往的会议资料。阿尔弗雷德停在前方等待着资料的交接结束,对跟上来的亚瑟一笑:“亚瑟你越来越像老妈子了,这些事情交给他们去做不就好了?”

“我是为了以防在您遣派女仆来询问我的时候不能告诉您答案——资料还是存放在以前的位置,您下次也不必再特意来找我了,这样办事效率会提高很多。”

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转过身率先迈开脚步向书房走去。亚瑟叹了口气,这样的提醒他也陈述过很多次,然而下一次会议开始前阿尔弗雷德的侍女还是会找到他,恭谨地询问资料的存放处——他当然有理由认定这是阿尔弗雷德的纠缠不休,即使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也不会健忘到如此地步。

或许他真的需要和阿尔弗雷德谈谈,毕竟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再来应付这位精力过剩的国王陛下,他们又不像传闻中说的那样真的是恋人。

当然,他也没有愚蠢到直接和阿尔弗雷德说出这样的话,他能保证有很大可能在那之后,阿尔弗雷德会眨眨眼,然后对他说:“其实我们可以试试假戏真做。”

就像他说过的那样,如果是为了满足国民们的妄想并且能够让他们快乐一些的话,亚瑟是不介意做出一点点牺牲的——包括在宴会上和阿尔弗雷德同时出现,替他整理领结和忍受一些明显是可以避免的触碰,这些小动作总会使参加宴会的国民们莫名地情绪高涨。但这些牺牲并不会包括应承他们的妄想真正和阿尔弗雷德谈一场恋爱。

“事实上我觉得这个方法不错,殿下你为何不试一试?”在某一天早晨的茶会上,王耀在喝掉一杯红茶后也做出了这样的提议,亚瑟不得不使用漂浮术稳住茶杯——它大概是由于自己过于惊愕而从手中掉下去了——避免了红茶打湿衣物的意外:“王,我希望你是在开玩笑。”

“请宽恕我的无礼,殿下,我想知道您的理由。”王耀面色是少有的认真,虽然这里面掺杂了多少八卦成分亚瑟并不想去细究。他只是让浮在空中的红茶原样地回到了自己手中,然后低下头从液面微荡的涟漪中注视着自己倒映出的面容。

“你很少会犹豫,殿下。”

“……我承认,我找不出一个恰当的理由。阿尔弗雷德——不,国王陛下他确实很符合我的审美,当然我不会当着他的面承认这一点,这太令人觉得羞耻。不过我是不会跟他谈恋爱的。”

“我并不知道殿下您是这么没有勇气的人,我至今记得您在对抗方片国时英勇的气魄,那时候阿尔弗雷德陛下还没有成为国王,您是整个黑桃国的支柱。”

“别睁着眼睛说瞎话了,王,我只是单纯地看那个胡子混蛋不爽而已——或许你说得对,对着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我确实没有勇气。”

他很少会承认自己的失败,即使会出现偏差他也会尽力地让结果呈现出理想的姿态——黑桃国的皇后有着他的骄傲和尊严,服输不是他的性格。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他对自己的国王束手无策,因为他的国王总能以各种无法推辞的请求和理由把自己召到他的身边,譬如公务和魔法。

“如果把漂浮术和火焰术结合起来的话——亚瑟你能不能做到让火焰浮到空中?”

“恕我直言,陛下,在书房里使用火系法术很容易引起火灾。”

“我相信你的控制力,亚瑟。”

亚瑟看着满脸笑容的阿尔弗雷德,再次叹出一口气后并合拇指和食指快速地轻弹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火焰在一束光芒闪现后灼烈地燃烧起来。阿尔弗雷德单手抓住那簇火焰,在半空中挥手拉开一道焰黄色的轨迹,火幕迅速延展开,火墙灼烈的温度让亚瑟不由得退后一步。

“怎么样,很厉害吧亚瑟?”火墙的另一边国王陛下的声音有些得意,“用漂浮术就能让火焰变成这个样子。”

黑桃国的国王陛下总是给人带来惊喜,简单的一个法术在他的手里会成为奇迹的种子。亚瑟无奈地笑出声来,“陛下,您确实能给人带来惊喜。”

“毕竟我可是扑克大陆的英雄——”

“我承认这一点,陛下。现在你可以收起魔法了,它的威力不适合在书房里施展。”

火焰的温度在时间的推动下逐渐贴近了他的皮肤,再继续下去书房里宝贵的魔法藏书将因为这个新的火系魔法毁灭殆尽。阿尔弗雷德映在火墙的身影动了动,然后亚瑟听见他依旧活力十足地阐述着一个意外的事实:“我想我控制不了它——亚瑟,你知道,新的魔法在试验过程中总会出现些意外。”

“我希望这是你从王那里得到了一些幽默感的结果——别开玩笑了,陛下,您的魔法是我唯一不能干预的术法。”

“我的幽默感不需要从王耀那里得到,亚瑟你体会不到我的幽默感吗?”

“阿尔弗雷德!你最好告诉我这是一个玩笑!”烈焰的温度似乎又高了一层,火舌在挣脱施法者的束缚后毫无肆惮地在书房里蔓延开来。开什么玩笑?!黑桃国最具有魔法天分的国王会陨落在一个新魔法的试验里?!弗朗西斯和伊万会笑得背过气去的。

“我真的很高兴亚瑟你能叫我的名字——似乎我认识你之后你还没这么叫过。那么接下来让我想想现在我该干什么?哦,对了,我得好好交代一下我的遗言,趁现在你还能再待一会的时候。”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他已经试过了所有的水系法术,但皇后的力量确实无法撼动国王——火焰依旧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然而火墙对面的国王致命的弱点使他无法化解这个困境:阿尔弗雷德并不能施展水系法术。这一直是只有黑桃国王皇后和骑士三人知道的秘密,然后现在这个秘密或许会要了阿尔弗雷德的命。

“嘿亚瑟,这些话本来我想再推后一段时间告诉你,你觉得在你找我谈话的时候怎么样?——不过好像这个假设不成立了,或许我等不到你来找我了。”

国王陛下的语气悠闲地如同是在花园里坐着和他的皇后聊天,事实上他确实是想挑选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在一个幽静的花园里对他的皇后告白。现在的时机确实有些糟糕,他能够看见亚瑟的各种魔法都被这堵火墙尽数吞噬,那位一向优雅得体的黑桃皇后如今慌乱地念着各种咒语。

现在的情形似乎容不得他选择。

“咳嗯,亚瑟你听着——”

“闭嘴,等你从那边过来再亲口对我说!”

啊,这次是电光术呢。耀眼的金色光芒却仍然敌不过火焰的灼烈,滚烫的火浪将电光尽数吞噬。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开口问他的皇后:

“那你会接受我吗,亚瑟?”

“你是白痴吗阿尔弗雷德!连王他、他都看出来了的事……”

看出他没有勇气承认自己喜欢上阿尔弗雷德的事。

被活力和耀眼的光芒所吸引,喜欢上比自己小四岁的国王陛下、然后被他追求却不敢和他谈上一场恋爱的自己,没有勇气而展现出的这幅懦弱的姿态,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堪的自己。

“我知道啊,当然就算我没有看出来也会来追亚瑟你的。但是啊,亚瑟,我果然还是很想听你说——”

“我喜欢你,阿尔弗雷德。”

站在一片火光中,黑桃皇后对着火墙另一端的黑桃国王,说出了他一直逃避着的告白。

-END-

还是没有赶上元宵贺so sad_(:з」∠)_。

这篇写了什么啊——【哀嚎

其实本意是想写没有感情基础然后慢慢磨合出感情的黑桃KQ,写出生活细节的点点滴滴积累出一段感情的故事,结果写成了一篇由于犹豫所以腻腻歪歪说白了就是在虐单身狗的故事。

初心也是在经历一些磨难之后才认识到对方的重要这样细腻而结构庞大的设定,然后又写成了是由于阿尔犯蠢搞出的一场乌龙。

毕竟我是喜欢吃糖的HE执念患者嘛【。或许以后这篇会变成我开始的设定,是本来没有感情基础的两位最终走向HE的……长篇。

那么希望各位吃好糖【。

另外,迟来的元宵节快乐【。

Q:黑桃国王要怎么逃离火海?

A:用隔空术隔开火焰就可以轻松走过去啦([∂]ω[∂])☆。

所以其实亚瑟只是关心则乱而已【。

评论
热度 ( 84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