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黑塔利亚/米英]19号餐桌的琼斯先生和23号餐桌的柯克兰先生。

那位蓝色眼睛的先生今天也如时地走进餐厅。

我拿着便签本走过去,却并没有抽出口袋里的钢笔,只是例行问他:“还是和之前一样吗,先生?”

蓝眼睛先生熟稔地对我打招呼:“哟是你啊,不是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了吗?这次还是和上次一样,一份布朗尼蛋糕和一杯可乐。”

我带着笑容将他领到他长期预定的19号餐桌,蓝眼睛先生也十分娴熟地在我写好的便签上签上了他的名字。Alfred·F·Jones,漂亮而飘逸的花体,应该是时常签署文件和支票之类,动作也十分潇洒迅速。

将便签递给传菜的侍应生,抬起手腕确认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七点零三分。琼斯先生总是在将近七点的时候踏入这里,20号到22号的餐桌在琼斯先生用餐的这一天会有七点到九点的预约,虽然在这期间并不会有客人到来。

一份布朗尼蛋糕和一杯可乐,没有通常意义上的主食,琼斯先生每次的点餐就是这样一份诡异到令人匪夷所思的搭配。事实上作为一家开在伦敦的西餐厅,饮品的提供是常规的咖啡和红茶,琼斯先生第一次点了可乐的时候令整个餐厅的同事都措手不及。如非经理的随机应变,让我从偏门出去到邻近的M记买了一杯可乐,倒进玻璃杯加入冰块送到了琼斯先生的面前,餐厅里一直贯彻的滴水不漏的服务宗旨将被现实否定。

而琼斯先生第二次点餐的时候我们已经预备好了那种冒着气泡的棕色饮料,并且一直延续至今。因为每周五晚上我们都会接到琼斯先生的预订19号餐桌的电话,紧接着的半个小时内20号到22号的餐桌将被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三位客人预订七点到九点这一时段的使用权,但是直至九点,这三位客人都没有露面过。

就像是某种不允许被打破的规律一般,每周五晚上七点,蓝眼睛的琼斯先生将会出现在19号餐桌上,点一份搭配奇异的甜点和饮品。

如果说一定要从这条定律中摸索到某种联系的话,就应该是同样在周五晚上会出现在23号餐桌上的柯克兰先生。那是位拥有绿色眼睛的英伦绅士,每次用餐都会穿着熨帖的西装,点餐也是一份Fish and chips,以及Flummery Pudding和一杯公爵红茶的餐点搭配。

柯克兰先生到达的时间往往在七点一刻左右,在这个时段当班的我和柯克兰先生接触甚多,对他的印象也很好。那是位不折不扣的绅士,祖母绿的眼睛盈满温柔的笑意,我询问餐单时回答的声音轻柔,并且是一口纯正的伦敦腔调。由于自己的私心,我都会询问他一遍早已烂熟于心的餐单以延长对话的时间,而柯克兰先生也十分耐心地回答我,眼中的笑意一如既往地温柔,似乎可以荡起水波。

我私下听到过不少女同事议论琼斯先生和柯克兰先生这两位风格迥异的男人,并且猜测那位蓝色眼睛的琼斯先生来自大西洋彼岸那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国家。也时常会有大胆一点的女同事拜托我询问琼斯先生或者柯克兰先生的私人电话,我总是果断地拒绝这样的请求。于是我偶尔会看到负责同时段但不同区域的同事会抢掉我的工作,在询问点餐后委婉地索要他们的电话号码,但都会无果而返。

虽然一个待人热情一个待人温和,但这两位先生是谨慎到滴水不漏的性格,这是我在多次接触他们之后得到的结论。

那么琼斯先生做出这一系列行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是我百思得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

客人始终不会出现的三个预约电话,使19号餐桌的琼斯先生和惯例坐在23号的柯克兰先生得以直面相对。原本柯克兰先生习惯于坐在右边的椅子上,但是在琼斯先生占领19号餐桌后,柯克兰先生坐到了左边,背对着那双始终注视着23号餐桌的蓝色眼睛。那时来记录柯克兰先生点餐的我瞥见琼斯先生的表情有些沮丧地低下头,像是大学时给我舍友告白的那个男生被拒绝时的神色。

琼斯先生不经意地抬头撞上我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眼中还未褪去的失意让这个活泼的男人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原谅我把这样的词套用在这个充满活力的男人身上,但是看着平日里笑容阳光的男人变得垂头丧气,确实让人有些于心不忍。

正当我拿起柯克兰先生写好的便签准备走过去询问琼斯先生时,柯克兰先生带着笑意的声音制止了我:“请别在意他,小姐。只是个大男孩的任性撒娇而已。”

“啊,抱歉,柯克兰先生认识琼斯先生吗?”

“虽然有些不想承认,但是确实是这样,小姐。”柯克兰先生的笑容少见地带着恶作剧一般的意味,“他现在看起来十分沮丧是吗?”

“是的……像是告白被婉拒一样。”

这确实是我真实的想法,然而我看见柯克兰先生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窘迫,耳根泛起了浅浅的粉红色,语气也颇有些不自然:“告、告白……咳,小姐,这样的玩笑最好还是不要随意地说出来。”

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柯克兰先生,伪装在平日笑容完美举止风雅的绅士表面下的另一面,这样的反差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愉悦感,就像挖掘开掩埋的层层土壤后发现了宝箱时的兴奋一样。

但同时我明晓,能够让柯克兰先生展露出这样一面的人大概只有19号座的琼斯先生。所以一直以来困惑着我的问题也有了答案,19号餐桌的琼斯先生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23号餐桌的柯克兰先生。

明白了这一点后,原本满满的疑惑便化为了好奇。对于两位先生之间的关系,柯克兰先生避而不谈,琼斯先生却十分热衷于和我谈论他的目标。

“那是个有些古板的大叔哦。”琼斯先生接过可乐喝下一大口,“厨艺超级差而且眉毛很粗。”

“大叔?”我转头看了看等待着上餐的柯克兰先生,由于稍晚点餐所以他的餐点还在制作中。柯克兰先生并未袒露过他的年龄,但据我判断大概在二十岁左右。琼斯先生虽然稍微年轻一些,但是绝对没有年轻到叫柯克兰先生大叔的程度。

琼斯先生的声音算不上小,我注意到邻近桌上的客人虽然没有在明面上对着柯克兰先生行注目礼,眼神却都状似不经意地扫过了23号餐桌,座位号更靠后的客人们大概正在探寻地看向柯克兰先生的眉毛。饶是拥有良好风度的柯克兰先生也不禁回过头来瞪了琼斯先生一眼。琼斯先生眨了眨他的蓝眼睛,一边对我解释,“我是说他古板得像个大叔一样,你不这样觉得吗?”

“我觉得柯克兰先生十分绅士,琼斯先生。”

“哦我差点忘了这是在英/国。”琼斯先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开始食用他的布朗尼蛋糕。他刚刚的那句话实际上已经可以引起大多数英/国人的公愤,不过作为一名侍应生,我早已习惯于如何面对无礼的举动保持平和的心态。至少我现在可以确认女同事们关于琼斯先生是个美/国男人的猜测。

我端着Fish and chips,Flummery Pudding和公爵红茶来到柯克兰先生的餐桌前,那位英伦绅士露出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

“我对刚才他的无礼表示抱歉,小姐。”

“事实上应该是他对柯克兰先生你道歉不是吗。”我面上展露的依旧是职业性的温和微笑,但不得不说我有些愠怒,没有人会对诋毁自己祖国的言语无动于衷。

柯克兰先生收敛了笑容轻轻叹出一口气,“他并没有恶意。嗯……只是不怎么会在意周围的氛围。”

“我会尽力去平息不满的,先生。”

“谢谢。”柯克兰先生露出平日里温和的微笑,“你是位善良的小姐。”

我回以一个真诚的微笑,将托盘里的餐点放在了他的桌上然后离开。

那次无礼的言论后,琼斯先生也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我态度的变化,所以在以后的几次用餐之后,总会递给我一些小费。虽然是美元而不是英镑,我还是接受了这位有些粗神经过头的美/国男人的道歉,接待他的时候语气也不免带了些普通朋友间的真诚。

现在是七点零十分,柯克兰先生大概会在五分钟后如往常一样坐在23号餐桌的左侧座椅上。我端着可乐送到琼斯先生的餐桌上时,他眨了眨他天空颜色的双眼:“帮我一个忙好吗?今晚我想成为一个英雄!”

我早已习惯他跳跃性的发言。忽略掉后面一句意味不明的宣誓,我抱着空掉的托盘问他:“你希望我帮你做什么,琼斯先生?”

“帮把这个交给那个粗眉毛大叔。”

琼斯先生递给我的是一个正方形的黑色丝盒。这样的规格我并不陌生,总会有一些浪漫的情侣会选择在餐厅里求婚,而都会由我们来递上这样一个盒子,让盒子里小东西成为两人爱情的见证。

我挑了挑眉,“需要我们帮你制作一个大蛋糕吗?或者预备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

“他不喜欢这些。”琼斯先生笑了笑,“顺带一问,我可以坐到23号餐桌上去吗?”

“那是柯克兰先生的座位,先生。”

“但是他并没有预订是吗?没有接受预订的座位不应该拒绝一位客人。”

他为何现在如此敏锐呢?23号座位不需要预订,我们会惯例地留给柯克兰先生。就像每周五晚上七点前,如果是除琼斯先生的人试图在19号座位上用餐,我们都会歉意地说明这个座位已经被预订,即使那时琼斯先生还没有打来电话。

“是的先生,希望你能和柯克兰先生协调处理。”我只能无奈地这样回答他。

于是琼斯先生占领了23号的右侧座位。

我取出那份布朗尼蛋糕再次回到23号座位时,柯克兰先生已经面色不善地坐在23号的左侧座位上。琼斯先生总能让柯克兰先生卸下温和的绅士风度,此时柯克兰先生正压低声音质问琼斯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阿尔弗雷德?”

“吃东西啊。现在已经七点十五分,是晚饭时间了,亚瑟。”琼斯先生一本正经地说,然后将目光投向走近的我,“哦,你看我的蛋糕来了。”

“在伦敦的西餐厅吃一份美/国的布朗尼蛋糕做晚餐?阿尔弗雷德你在开玩笑吗?”

“不,还有可乐。”琼斯先生指了指一旁空空如也的玻璃杯,“刚被我喝掉了。”

良好的职业素养驱使我平静地站在23号餐桌前,将托盘里的布朗尼蛋糕放到琼斯先生的面前:“这是您的点餐,琼斯先生。”然后又将托盘里的黑色丝盒放到柯克兰先生的身前,“这是您的礼物,柯克兰先生。”

柯克兰先生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古怪,像是被求婚的一方看到戒指时一瞬间,脸上充斥着欣喜、期待以及窘迫和少许的羞赧。

好吧似乎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阿尔弗雷德,这是你的主意吗?”

“你为什么不打开看看呢,亚瑟?”

琼斯先生不会读氛围恶习我并没有沾染上,于是我十分识趣地走离23号餐桌前。但是人们的好奇心是无法抑制的,没有人能责怪这一点。所以我走到对面一位正拿着菜单端详的法/国先生面前,问道:“你需要什么,先生?”

“哦这位可爱的小姐你真是帮了大忙,你也想知道那美/国小子要送什么是吗?哥哥觉得我们可以互相合作。”

那位紫色眼睛的法/国先生直接地表达了合作的意向,我和他一拍即合,一同看向23号餐桌。

看清从丝盒中取出的东西时,柯克兰先生眼中的光辉闪烁不定。我和法/国先生对视一眼,从他的眼中我看出了几分惊讶,而我相信我的眼中充斥的是不可置信。我认为现在很多人不会认识这个东西,我是在曾经参军的美/国祖父的藏品里见到它的。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它是荣誉和勇气的象征。

但我并不认为琼斯先生是可以拥有它的年纪。

琼斯先生从柯克兰先生手中将那东西取过来,然后将它戴在了柯克兰先生的颈间。柯克兰先生那双祖母绿的双眼漾起水波,最终映出了天空的湛蓝。

“……看起来您认识柯克兰先生和琼斯先生,是吗?”我转过头,小声地问法/国先生。

“哥哥知道你想问什么,小姐。事实上在前一天他问哥哥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应该察觉的。答应哥哥,小姐,这件事要保密。”法/国先生将食指竖起抵在嘴边,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我点了点头。剩下的事情并不在我可以触及的范围之内了。

不过看起来,19号和23号的餐桌,可以空出来一个了。或许连20号到22号的餐桌也可以一并来迎接新客人的到来。

-END-

于是赶着晚自习的点写完了这篇元旦贺【。

其实就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的跟踪?【sha。

侍应生小姐表示你们两个谈恋爱为何弄得我如此心累【。

依旧是串了个场露了个脸的哥哥√这篇是国设你们看出来没有。【喂

那么迟到的元旦快乐,新的一年也请阿米和英先生继续走下去w。

大家来猜猜阿米送给亚瑟的是什么?【已经很明显了_(:з」∠)_

评论 ( 10 )
热度 ( 81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