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王杰希中心/微方王]他的开心。

·标题废,方王友情向(?)。欢迎捉虫!

·王队生日快乐!

 

 

偶尔盯着微草的队徽,王杰希也有回忆起少年的时候。

像在他还意气风发、肆意飞扬的年岁,手指远比现在更加灵巧,心思也远比现在简单。然而他的年龄并不算大,二十四五放在社会上不过是才走出大学没多久,正迷茫地乱撞着的时候。什么都缺,不缺的就是精力和时间,可以肆意地挥霍着热血和梦想,甚至天有多远,想得便有多辽阔。那是简单到令人羡艳的一段岁月,一笔一划刻在自己短暂而又空白的人生中,三十年之后它也熠熠生辉。

王杰希的光辉岁月比他们早了些,也短了些。那种可以不顾一切向前冲,冲到南墙也懒得回头的冲劲也曾经充沛,手指按在键盘上啪啪啪打出的声响也未必就没有人民币给年轻人带来的那份愉悦充实,王杰希不觉得物质享受比精神享受更加现实,或者就说精神享受只能靠踩着物质爬上去。说实话他的性格比较随意,当然现今的微草队长稳重成熟,是找不出半分虚浮的。可在他还没拿着王不留行的账号卡用灭绝星辰扫遍全联盟的时候,确实是一副随和的样子。他懂得什么叫享受,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不过王杰希对于享受的定义只限于能在热的时候咬着一只老冰棍凑在电扇面前把汗湿的额发吹干,或者是干脆插一张装备还过得去的账号卡下本刷材料,任他北京干燥的天气蒸发掉水分干得嘴唇起皮,刷一盘冰霜森林看着结冰的场景,其实比空调吹着都凉快。

他还是个训练营生的时候微草没有多大的起色,第一赛季刚结束,微草并没有混出多大的名堂。他选择微草的理由也很简单,他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跟嘉世争冠军的皇风有个大名鼎鼎的驱魔师扫地焚香,而微草拿得出手的只有方士谦,那个人出手狠辣招招戳中对方死穴,可惜他是个治疗,更奇葩的是作为当时还跟一块荒地一样贫瘠的联盟里唯一敢换账号卡上场的职业选手,两张卡都是治疗,十字架敲得再快也比不上叶秋一杆却邪一挑掉的血多。微草需要一个输出,确切地说是一个配得上方士谦那种凶残的治疗的输出,而王杰希刚好玩的就是一个需要像方士谦一样凶残的治疗的输出,更重要的是他家里微草更近,在北京这个一上出租车就要13块如果司机黑心点绕你几个圈那就飚50的地儿,微草更符合他的选择。

进了训练营王杰希很快出了名。第一是他给人过目不忘的印象,任谁看见他的一双眼相信都会有点印象,就像跟一双齐长的筷子比起来一长一短的两支筷子更引人注目,不过人们还是会用那双齐长的筷子,因为齐长的筷子好夹菜。混在一堆双眼大小相同的人里面,王杰希一双大小不同的眼睛就相当地引人注目。异于常人的面相没有负担那是唬人的,那时十四五岁正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年纪,不少人逮着他这特点半好奇半嘲笑地给过他或多或少的难堪,但王杰希不会当场发作,然后他就用他灵活多变的反应力给人留下了第二印象——妈呀这魔道学者真他妈的乱,我去这魔道学者真他妈的烦,哎哟这魔道学者真他妈的酷,卧槽这魔道学者是那大小眼!然后那卧槽的大小眼就在微草的训练营出了名。

这名短时间就出到了职业选手那边,不过职业选手总有一种自持,任他王杰希在微草里传的多么神乎其神,那也还是个待在训练营的小屁孩,顶多训练时多注意几眼那小孩。王杰希再怎么天赋秉异也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经验和磨练都远远不够,显然提上联盟是不够看的,职业选手们提点归提点,开小灶归开小灶,明面上还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方士谦是第一个正面和王杰希杠上的,他直接从兜里掏出防风丢到王杰希面前,然后把冬虫夏草插进荣耀登录器登入,冲他笑了笑,来一局?

那笑王杰希至今都记忆犹新,不过当时不知道怎么形容。直至第二赛季呼啸战队队长林敬言披着斯文的皮然后操纵唐三打做出各种猥琐的操作因而获得雅号“斯文的流氓”,王杰希才给方士谦的笑定了义,披着斯文皮的流氓用来形容方士谦简直是污了林敬言的名号,毕竟林敬言是真斯文,所以王杰希给方士谦贴的标签是“假斯文的流氓”。

因为真斯文的人是不会让一个玩魔道的人用守护天使,然后又用牧师陪着那个人对敲一下午十字架的。

而流氓的具体体现则是王杰希在耗完防风的蓝之后被冬虫夏草追的满地图跑,最后冬虫夏草逮着连恢血都做不到的防风硬生生在武器爆掉之前敲空了防风的血条,方士谦还能心安理得地拖着王杰希这样敲上一下午。

最后一把王杰希从登录器中拔下防风的账号卡登入了自己的魔道,对面方士谦打着哈欠松懈得闭着眼睛就点了开始,而后扫把对着冬虫夏草就没停止挥动过,一直抽到冬虫夏草血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清空。方士谦收回防风的时候抽抽嘴角说小子你这可不厚道趁人之危啊,王杰希把自己的账号卡放回兜里还站起身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才回这个前辈,方前辈用的是技术部精打细造装备能甩我角色八条街的冬虫夏草,我没看出哪儿危险了。

欺负治疗你好意思。方士谦回的还理直气壮。

难道欺负新人你还好意思?不过王杰希没这么回他,只是抬起头对着方士谦笑,方前辈,玩荣耀不就是图个开心吗?我看叶秋大神逮着冬虫夏草揍的时候也挺开心的。

方士谦也笑,嘿小子有志气,敢跟叶秋那个不要脸的比,将来一定比他还不要脸。我等着你跟我一起干翻叶秋,然后开心地玩死他。

方士谦也是第一个对着还在训练营的他直接说出并肩作战这种话的,也托了他不少的福,虽然有过痛苦有过辛酸,不过王杰希在联盟里过的这些年,开心地玩死过不少人,也开心地玩回了两个冠军奖杯。第二个冠军奖杯到手的时候方士谦退役,离开俱乐部的时候全队去送。七年多过去方士谦从小子改口到小队长,防风和冬虫夏草也不再放在他随时可以摸到然后掏出来的衣兜里。平心而论方士谦算是第一个王杰希真正佩服过的前辈,比起第一赛季就大放异彩并且创造嘉世王朝的叶秋更加佩服的一个人。因为叶秋是他会超越的对象,而方士谦是陪他一起在荣耀里玩十分开心的人。这种情况就像你和对面的孩子王对上了,对方很厉害但你不会佩服他只会嫌他烦。如果自己的小伙伴陪在自己身边,哪怕就是一起挨打,都会觉得哇靠这人好厉害。

毕竟他是与你患难与共,同享荣耀的人。

方士谦临走前对他说,小队长,你不知道当年你说玩荣耀就图个开心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开心地玩死叶秋。不仅仅是叶秋,你看这么多年了你连韩文清黄少天都玩死过不少回,还给微草玩回两个冠军。

成熟稳重的微草队长王杰希还是对他笑,方神,玩得开心吗?语气颇像黄昏时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妈妈。实际上王杰希当时二十二岁,方士谦二十七岁,只不过王杰希早已结束了他可以随意挥霍的少年时代,而方士谦却好像依旧能够随时从兜里摸出两张治疗的账号卡约你一起再敲一下午十字架。

 

当上微草队长之前王杰希一直想的很简单,荣耀是游戏,玩的开心就好。事实上继承王不留行当上微草队长之后王杰希想的也很简单,荣耀不单单是游戏,但玩的开心就好。前者的开心是他用自己的账号卡带领一个精英团顺走其他战队的BOSS击杀然后人品爆发爆出几件橙装的时候,后者的开心是自己转变风格看着微草越来越好的时候。前后的区别是当上队长以后,不仅要自己玩的开心,还要微草也一起开心。全联盟一起开心就算了,毕竟冠军只有一个,而联盟有二十支战队。

所以他与方士谦达成的共识就是,要想让微草开心,就要玩死其他战队,让其他战队不开心,然后自家战队就会很开心。这是作为一名队长的基本素养。

但第四赛季前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两者的区别。以致于第三赛季出道以后整整一年微草变成了魔术师王不留行的单人秀舞台,他玩得开心了但是微草并没有开心,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错了,于是第四赛季魔术师不见了,王不留行成了微草的司令塔。

这是微草在联盟的真正起点,也是王杰希少年时代的终点。

也许一个人在少年时代的肆意和张狂沉淀成为了配合他人的奉献和无私之后,他就算成熟了。

所以王杰希也曾年少过,他年少的风采现在的微草看不到。不过现在王杰希的享受不再是让魔术师重回舞台,而是欣赏微草的孩子们的成长和肆意释放的光彩,他依旧很开心地玩着荣耀,没有违背他的初心,也没有违背他的随心。

 

肩负微草有些过累的时候,他通常会选择做一天普通人散散心。王杰希在夏休期的某一天全副武装融入了B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人知道他是微草队长,也没人知道他的账号卡ID是王不留行。只是微草队长和王不留行只是恰好是他王杰希而已。

那天他有过片刻放松,坐在广场草坪的树荫下逗一只歇凉的大金毛,而广场的大屏幕上播放的是上一场微草对嘉世的比赛录像。王杰希把矿泉水倒在掌心里送到金毛面前,金毛就伸出舌头舔着那双几千万的手。跟敲击键盘冰冷僵硬的触感不同,犬类的舌头虽然带着毛刺但足够柔软,摩挲过掌心有过一股酥痒。而大屏幕上骑着扫把的魔道学者丢下了一个熔岩烧瓶,瞬间铺满一块区域的熔浆阻断了嘉世支援一叶之秋的道路。

嘿知道吗杰希大神那个熔岩烧瓶放的太神了!直接隔断了叶秋跟嘉世的联系啊!王杰希听到路过他面前的青年这么对身旁的同伴说着。

那场比赛王杰希的熔岩烧瓶是最重要的转折点,熔岩烧瓶的效果减缓了嘉世赶来救援的步伐,使微草顺利地清空叶秋最后的HP。

王杰希站起来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叶,那金毛似乎没喝够吐着舌头看着他。王杰希摸了摸金毛的头,把手上残余的水珠全部蹭在了金毛的毛上,说,没有了。然后指了指大屏幕,压低声音对它说熔岩烧瓶要不要?就弄死叶秋的那个。

金毛似乎听懂了一样把头低下来恢复开始慵懒的模样,王杰希抬眼刚好看见大屏幕上王不留行轮着灭绝星辰给了一叶之秋最后一击,赫赫有名的战神倒下,而魔术师骑着扫把悠然地浮在空中,屏幕上显出大大的“荣耀”二字,广场上看着的人都爆发出一声欢呼鼓起掌来。

王杰希抬起手跟着拍了两下,那荣耀两字还挂在屏幕上,闪闪发光。

王杰希想,我就是王不留行,这些人为着我而欢呼。我现在不仅仅是让自己和微草开心了,我还得让他们一起开心。现在我不是只做好微草队长啦,我还得做好B市的王不留行。

 

只是偶尔,王杰希会怀念一下自己还能肆无忌惮地释放魔术师光彩的日子。那个时候他还在训练营,偶尔前队长会给他这个接班人王不留行账号卡用,方士谦会开着防风或者冬虫夏草跟他一起在网游里兴风作浪,换来叶秋一干人等职业选手和准职业选手玩什么网游乖乖训练去的“埋怨”,全然像是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玩家而已。那时魔术师已有今日的风采,匪夷所思的攻击套路加上治疗之神方士谦的辅助让他如鱼得水,玩死过别人也被别人玩死过,那个假斯文的流氓方士谦也是。然而当他走进训练室看见高英杰和刘小别他们坐在电脑前的身影,对于过去的缅怀统统抛于脑后,想着去他妈的魔术师去他妈的方士谦,微草现在是我扛着,微草开心就是我开心。然后走过去指导那个腼腆的接班人和高手速的剑客。

他现在只希望这些孩子能够开心,他们开心微草就会开心,这样他也就开心了。

 

-END。

 

半夜文思泉涌的产物【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_(:з」∠)_码到天快亮了我也是蛮拼……

赶上了王队的生贺真是太好了……本来以为自己的小学生文笔肯定会磨好久结果写的还算顺利。

关于王队的性格或许我的理解有些……随心了吧。然而就像文里说的那样,我认为王队也是一个很随心的人。魔术师风格就是体现。很多塑造的王队大多都是十分无私地牺牲了自己而为了微草整体的协调,这一方面是有的,然而如果一个人真的可以彻底改变自己的兴趣和喜好,那么他对于喜爱的这件事物很有可能就丧失了热情。我想既然有了王不留行这个最耀眼的存在,那么这也就是网队最喜欢的样子。

所以即使改变了风格,王队对于荣耀的这份初心和随心是不会变的。他依旧是因为自身对于荣耀的喜爱而并非由于微草给予他的责任而继续走下去,王队是一个很善于自我调整的人,我相信在责任与热情的权衡中他会做好,而非将荣耀作为责任的附属。

他一定是深爱着荣耀,并且愿意为了最初的梦想而继续前进的。

他只是将魔术师的张狂肆意沉淀成了稳重与成熟而已。他永远是那个在赛场上闪闪发光的魔术师。

评论
热度 ( 13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