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秋橙]秋雨橙风06。

叶秋预备回到H市的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他看见叶修蹲在铺着雪的台阶上,用燃着的烟头去点爆竹引线。 那个时候爆竹都很少见了,叶修自己找了材料糊了一个,引线留得太长点燃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爆掉。叶修咬着烟头盯了一会台阶前立着的爆竹,初冬的雪飘在他的脸上,几乎要把烟头的火苗扑灭。

叶秋走过去拿走他叼在嘴里的烟,皱了皱眉:“爸妈不让抽烟。”

叶修看着他笑了一声,从兜里掏出烟盒再抽出一支燃上,火星在大雪中亮成一点:“他们现在管不了我啦。怎么样,羡慕不?”

叶秋看着他没说话,叶修看着引线燃尽后冒出的最后一缕烟散在簌簌的雪花里,也没搭话,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叶秋才有叶修的腰高,他抬起头的时候看见叶修干净透明的指甲尖儿,然后叶修走进了茫茫的大雪之中。

叶秋手里还拿着要熄不熄的烟头,滤嘴还有唾液濡湿的感觉,在寒冬的天气里迅速冰冷下去。他张口喊着那个在雪里越走越远的人:“哥,你去哪?爸妈还在里面等你。”

叶修没停下也没回答,叶秋想要去追抬脚陷进厚厚的积雪里。明明那个人走得平稳,他却寸步难行。

身后突然的一声炸响吓得他手一松,烟头埋在雪地里连青烟都没有看到就灭了。叶秋转过身发现立着的爆竹炸掉了,只剩下糊在外面的几块红纸碎片。

……

叶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堆在床头的一摞文件夹不知何时倒了一地,夹在里面的纸张凌乱地躺在地上,而枕边的手机被埋在了枕头下面,闷闷地传出闹钟的铃响。他挖出手机瞟了一眼时间,确认离登机时间还差三个小时。他用了十几秒反应过来自己昨晚设置的闹铃是在一个小时后,而这个闹铃是平日里工作的时间。他忘了取消。

他打开闹钟设置取消了设置的两个闹铃,然后把散在地上的文件分类放好摞在了卧室的办公桌上。重要的文件昨晚已经收拾好放在了行李袋里,不过长年累月的习惯还是驱使他收拾好了所有的文件。叶秋拿起床上的手机准备放在衣服旁,才拿起来就进了电话。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爸”,叶秋的第一反应是回忆了一下自己近日来的工作有没有什么纰漏,手指已经迅速滑动解锁接通了电话。

他叫了一声爸,对面没有回,只听得见呼吸声细细绵绵地传过来。叶秋把手机凑到耳边耐心地等着,他知道他家老头子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找他,否则早就是严厉而得体的训斥。

叶秋等了片刻才听到电话那边传出老人的声音:“快过年了。”

哦……快过年了啊。

B市的年味很浓,虽然城区里严禁燃放烟花,少了些噼里啪啦喜庆的声响,但店铺前早就挂上了鞭炮的挂饰,好奇的孩子去摇的时候内里厚实的柱状体相撞也会发出类似于鞭炮的声音。叶秋开了免提听着那边的浅浅的呼吸声,在短暂的急促呼吸之后传出两声压抑的咳嗽。手机右上角显示着今天的日期,日历角落也换成了喜庆的红色,叶秋才反应过来,真的快过年了。

由于刚硬而保守的作风,父亲也一直很严厉,却也是最看重传统。父亲打电话来的意图叶秋也很快地反应过来,“过年了”在别人耳中似是无意间提到的可有可无的一句话,但对叶家来说,已经很多年没有提过。

因为团圆的时候,总会少了一个人。

叶秋是自叶修出道之后第一次接到这个电话。他兄长的脾气父母和他再清楚不过,也只有在他退役的这一年或许能够带他回家看看。

叶秋没有让那边等待太久,“我知道了,爸。您注意身体。”

对面的老人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叶秋扶住额头无奈地盯着已经回到桌面的手机界面。他的桌面很干净,只有几个文档和社交应用,叶秋打开QQ点出只有一个人的分组,手写的笑字头像灰暗着。他起床的时间叶修应该才退出荣耀睡下,也懒得等他上线,发消息问他在哪。

没想到对方几乎是秒回,笑字头像旁边冒出了个气泡,叶秋几乎想象得出叶修叼着烟的样子对他说:“怎么?想哥了啊。”

叶秋啪啪啪按了几下键盘回复。

岁将暮:接你回家过年。

君莫笑:哎哟肚子疼我去上个厕所。

叶秋知道怎么敲叶修都不会再有回复,关了QQ界面无意识地对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发了几分钟呆,突然再次解锁手机打开了通讯录拨出了一个号码。

对方接听也很快,女孩子清脆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喂,叶秋?”

“嗯,是我。”

“怎么?回H市了吗?”

叶秋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两个半小时后的飞机。”

“那给我打电话是让我接机吗?”女孩子带着笑意的声音。

“……”叶秋沉默了片刻不知道怎么回复,对面的女孩突然笑出了声,问他,“找我要叶修的地址?”

“嗯……你怎么知道?”

“刚刚我就在叶修旁边,不小心看到的。他现在上厕所去了……你等等,我QQ上发给你。”

苏沐橙的话刚说完,叶秋耳边就响起敲打键盘的声音。苏沐橙的心情似乎不错,打字的时候哼着歌,僵硬而响亮的键盘声里夹着绵绵柔柔的调子,不多时叶秋的耳边就响了一声QQ的信息提示。

“好啦。”苏沐橙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歌曲微微上扬的尾调,叶秋道了句谢谢,然后问她,“……在B市有什么想要的吗?我可以带给你。”

“雪球?”苏沐橙半开玩笑似的对他说,“估计带回来都化了吧。”

“可以冷藏运输。”叶秋故作认真地回她。

“哎别认真啊,我开个玩笑。”苏沐橙被他的语气惊到,以为他当了真,“H市也才刚下过雪,也一样的嘛。”

H市的雪和B市的雪是一样的,都是冰冷而洁白的物什。叶秋突然想问她,那为什么执意着B市的雪?

然后他得出的认为最贴切的答案。

因为B市的雪是叶修见过的雪。

叶秋没再出声,倒是苏沐橙在念出几件物品的名称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B市嘉世打比赛也去了不少次,要买什么我下次会带,不用麻烦了。”

叶秋鬼使神差地开口回问她一句,“来找我吗?”说完他自己先愣了愣。

苏沐橙似乎也愣了愣,电话那边有了短暂的停顿,紧接着苏沐橙回他:“嗯,我可不想找王队。会被当成打探情报的卧底的。”

语气带了些委屈,仿佛真的被微草当做过卧底一样。在不知为何突然放松的一刹那,叶秋才察觉心里不知何时涌起了酸楚。他意识到原来自己刚刚是因为这种没有注意到的酸楚,居然差点失掉了继续攀谈下去的兴致。叶秋深吸一口气,平息下心底的波涛汹涌,“到了H市给你短信。”

既然告诉别人自己的出行,到达之后是总要报个平安的。

“……那我来接你吧?几点的飞机?”

简短的犹豫。

苏沐橙解释,“当做你上次陪我出去打雪仗的感谢吧。”

告知时间后叶秋挂了电话,心底却是一阵余悸。

他当时用力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让我哥陪你来”这样的提议,就算他觉得很理所当然。也许苏沐橙对叶修也提出过这个想法,但无论是碍于嘉世还是他骨子里的懒散,都不会挪窝跟着嘉世飞几天B市。所以B市的这个位置,是他。

虽然苏沐橙身旁的人应该是叶修这件事,他觉得十分地理所当然。

叶秋锁上手机闭了闭眼,屋子里安静得听得到窗外簌簌的落雪声,他想起早晨那个梦支离破碎的片段中也是这样的落雪声,还有叶修远去的背影。

然后是鞋子轻踏在积雪上的声音。

那个梦在爆竹爆掉之后并没有结束。有人踏雪而来,松软的积雪被踏开的时候类似于细沙被筛过的绵绵的声音。爆竹响后天地间是蓦然的寂静,只有雪地上的脚步声渐渐清晰。

叶秋看见爆竹碎纸片上立上了一个新的爆竹,有人蹲下来递给了他一根燃着的无烟香,香柱安静地燃烧着,那个人握着他的手引燃引线,叶秋偏过头去看着那个人的侧脸,女孩安静姣好的面容上带着微笑,漆黑的长发上还沾着白色的点点雪花。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视线,女孩偏过头拍了拍他的脑袋。无烟香引燃的引线燃到了尽头,他和女孩看着引线燃尽的最后一缕青烟散尽。

他满怀期待地看着立在雪地里的小直筒,但爆竹却直到最后也没有爆掉。

评论
热度 ( 53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