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全职同人】千变07。

·喻徐什么的绝对是错觉!

·蓝雨的主场√。

·所以还是求粉求关注求推荐啊QWQ!

 

=========================

 

驾驶座前的灯光只是供予应急的照明,但昏暗的光亮对喻文州其实没有多大的影响。视力早已习惯在暗淡光亮下捕捉字体,铅字在光线的投射散发下在纸张上拉出一道道浅浅的阴影。

徐景熙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时喻文州合上书转头去看他,徐景熙刚好取下面具用手指捏着面具的下颚,将它在自己的面前不停地翻转。没有丝毫的色彩点缀,白色瓷胎般的质感也不能具体看出是怎样的材质,反射出的暗黄色的灯光在翻转的过程中始终聚焦着那一个点,徐景熙手指颤动的时候,就在上面印出浅浅的一道痕。

“跟叱咤风云的大神对决的感觉怎么样,景熙?”喻文州笑着问他。

“别提了,那两位前辈太狠,果然面具上那两朵花是唬人的吧。”徐景熙叹了口气,把手中的面具反手丢到后座上:“我走了等黄少见过了那两位也就快过来了。队长,就这么让夜雨声烦暴露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叶神看着呢。”

虽然那台人型烟雾机能把人“熏”到昏头,但是跟香烟一样,那位某些时候不靠谱的前辈也能在必要的时候刺激神经令人保持清醒。

“这话还真没有什么说服力啊……”徐景熙恹恹地靠上座椅的背垫,挪了挪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虽然知道那两位一位基本不上赌桌一位退隐很久了,不过光是知道坐着的是那两位前辈,就感觉压力山大啊……”

孙哲平翻牌的气势依旧惊天动地,让人产生手里就是豹子的错觉。更别提添牌时张佳乐总会伸出手先去接住,耍一番“百花缭乱”才悠悠地翻出一张草花三。

就算能赢的人都会被吓怕,徐景熙不敢想象当初在百花的时候张佳乐发牌,那牌在孙哲平的手里又是翻出一阵什么样的花样。

“战胜这两位前辈的秘诀之一就是心理素质要强。面对那种强势要有绝对信心。”喻文州点了点下巴,给对面的人传授着经验。

“难怪上次去的是李远这次是我,就是不让郑轩那怂货去。我敢打赌他一上赌桌绝对会用‘压力山大’刷屏。”

“嗯,虽然经常把那句话挂在嘴边不过郑轩的心理素质可是很不错的。“伸出手拍了拍徐景熙的肩以示鼓励,喻文州笑着解释道,“我让你和李远去实际上是特训罢了。”

“李远就不说了居然连我都比不上郑轩那个怂包嘛……”

被安慰的人更加委屈地撇了撇嘴,嵌在副驾驶上努力地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球。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把合在膝上的书放到驾驶座前的储物夹层里。

“对了……队长,你看的什么啊……”

徐景熙的声音闷闷地传来,像是快要睡着的那种懒懒的声线。喻文州按上夹层开关的动作顿了顿,低下头似乎也在很努力地回想了一下。

“——All human wisdom is summed up in two words:wait and hope——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很对呢,是吗……景熙?”

最后的尾音喻文州刻意压低了声线,因为副驾驶座上那个已经陷入睡眠的人暂时无法听到他的问话。

喻文州的嗓音平时就很低柔,刻意地降低之后,都没有停留多时便迅速被静寂吞没,只有今日那张白色面具的主人的呼吸声一起一伏地撩动着缓慢流动的空气。

黄少天打开后驾驶的门时对占据了他副驾驶位置的人咧了咧嘴。车厢前的照明灯没有关,辨析不出那个人是谁,但是黄少天知道自己轻轻侧过脸就可以吻到喻文州的那个绝佳位置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喻文州倒是没有再接着看书,而是打开了车载音响推进了一张音碟。备着的音碟大多都是黄少天的专辑,那些在市面上几经断货的音碟在车里让人眼红地随意堆放着。喻文州时常会整理,但黄少天总能在两分钟之类把理好的一摞音碟全部弄得乱七八糟。

黄少天主打的是如人一样热情奔放的摇滚。他有一副好嗓子,天生带着激情,声音性感而高亢,可以撩动平日里绷在身体里很紧却也很向往释放的那根弦,又有一张帅气的脸加分,在都市紧张而奢靡的年轻人之中很受青睐。

但他也唱过舒缓的歌曲。很多人对于黄少天的印象都停留在舞台上多时在镁光灯和一阵爆发音乐中如火焰般绚烂的身影和澎湃如浪涛的声音,在听过他坐在柔和台灯旁对你的呢喃细语后,才会真正知晓他拥有一副多么得天独厚的好嗓子。激昂时可以燃烧似烈火,柔和时亦可以温和如流水。

“《The Sea》的第十二首《Do You Like The Sky》。”

黄少天关上车门后直接仰倒在后座上霸占了三个座位,把原本放在后座的白色面具不知道挤到了哪里去。又从后玻璃下扒拉出一只抱枕垫在脑袋底下,“不过这调子不对啊。”

喻文州确定没有听到面具的碎裂声,很好,不会硌着后面躺着的人。紧接着才解答了黄少天的疑惑:“嗯,我调慢了两拍,比原版更具有催眠作用。少天会不会睡着?我把空调温度再调高一些。”

喻文州调整着车厢里空调的温度,机械运作的声音枯燥死板地重复着。黄少天在抱枕上蹭了蹭,发出一声惬意的闷叹,“……文州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想睡。老叶那的烟都把我熏昏了。”

“哦?”喻文州带着笑意打趣他,“没透露什么蓝雨的机密吧。”

“本少是多么谨慎的一个人啊就算把子弹上膛了保险开了抵到本少脑门上本少都不会透露关于蓝雨的一个字……”黄少天打开话匣子背稿子似的宣誓着自己忠心,喻文州转过头看了看他,忍俊不禁。眼睛都闭上了嘴巴还在不停地朝外蹦字儿,“少天想睡就睡吧,我先把景熙送回去再叫你。”

“不困不困文州我们来说会话呗!”

“少天,我还要开车。”

“你听我说就是了!”

“少天……”

“好好好我睡了!”只要喻文州的语气带上一点无奈,黄少天就知道自己立刻就会缴械投降。

埋怨着自己不争气,黄少天闭上眼睛往后驾驶座里边缩了缩,不一会呼吸就变得平稳而绵长。

在交通指示灯变红的时候喻文州有条不紊地踩下刹车,然后从侧兜里掏出蓝牙耳机按下开关。蓝色指示灯亮起代表耳机已正常运作,90秒的红灯倒数还未完毕,耳机里已经传出手机的来电铃声。

喻文州接通,从善如流地开口:“张佳乐前辈。”

 

评论
热度 ( 3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