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全职同人】千变06。

·失踪人口来更文了_(:з」∠)_。

·过渡章双花满满的存在感√。伏笔超多背景普及,没看懂的不用着急x。

·默默求粉求关注求推荐QWQ。

 

上一章:千变05

==================

 

如果要找个词来形容叶修,张佳乐一定会用神出鬼没。

兴欣由叶修坐镇张佳乐是知道的,说实话在结束这一局后要不是服务生把他叫住他把兴欣闹个底朝天也要把叶修翻出来,跟在服务生后面张佳乐还是愤愤不平,转头向旁边的人抱怨道:“大孙你说叶修这是人干事?他是不是知道我准备拆了兴欣所以提前来堵我?”

孙哲平毫不在意地回道:“现在兴欣全部都知道你准备踢了人家场子,你可得小心点别被前面那小哥引到什么地方去卖了。”

“去去去他们还能奈我何?”

“张佳乐你还准备把‘百花缭乱’当手榴弹扔不成?”戴着面具张佳乐看不到孙哲平的表情,但他知道面具下的那张脸一定是一脸的嫌弃,“成啊张佳乐你要真能当手榴弹扔我上再睡一夏用扑克牌戳死他们。”

“我去大孙这么久不见在义斩把嘴学贫了啊。”张佳乐直接竖了个中指以表示他的不屑。

“哟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样韩文清张新杰怎么没弄死你?”哲平·学嘴贱了·孙不示弱地回讽,完美地彰显了他在义斩和兴欣“学术交流”的过程中获得的学习成果。

“……那个,两位前辈,就是这里面了。”一直默默听着两人拌嘴的服务生提高了平时并不高的声音,力图在有打起来的两人中博取细微的存在感。

“哦,辛苦了!”张佳乐迅速脱离战斗状态拍了拍服务生的肩,率先推开面前的那扇门,被争先恐后涌出门的烟雾呛得咳嗽不停。

“卧槽……咳咳……老叶、你要死啊!”

伸出右手上下摇摆着企图驱散扑到自己面前的刺鼻烟雾,张佳乐勉强睁开被熏得红了的眼睛,生理性的泪水刺得眼膜生疼。

“一个两个的都没见过世面啊,啧啧啧。”

一脸痛心疾首地摁灭烟头,叶修扬起手对门口站着的两位打了打招呼:“哟好久不见你俩还狼狈为奸坑人家小白脸呢?”

“你说这事我就来气!那小白脸运气也太好了点。”张佳乐扇开自己眼前的烟雾后才蹙着眉头走进有些昏暗的地下房间。没有窗户引进光线,唯二的光源是天花板上挂着的磨砂灯罩里泄出的灯泡的光和惨白惨白的电脑反射出的亮度,被还未散尽的烟雾笼罩着更加浑浊的和模糊。

“要我说啊不是那小白脸运气太好而是你运气太差哈哈哈哈两回换牌他都找上了你。”

一个张佳乐不算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又是陌生到第一次真实地听到。

张佳乐瞪大眼睛,朝着发声的那人叫:“黄少天?!”然后又反应过来上一句话的意味,紧接着跺了跺脚:“卧槽那小白脸出千了?!”

“哎哟你认识我啊。”黄少天笑嘻嘻地,“对啊那小白脸出千两次都找上了你。话说你谁啊把面具摘了呗也不嫌闷得慌。”

张佳乐透过面具上眼部空缺的部位朝叶修看了一眼,叶修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他才取下右眼下纹有五瓣花的面具。

“解释下吧,老叶。为什么他,”张佳乐朝坐在一旁的黄少天努了努嘴,“黄少天会在兴欣。别说什么凑巧,我从九年前开始混,到现在没听过他的名号,更别提他还是蓝雨的当红歌手。”

“没想到张佳乐你还关注娱乐新闻?”叶修按着下巴用食指点着嘴唇,又偏过头问黄少天,“你们蓝雨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

“蓝雨?”

一直站在张佳乐身后的孙哲平这时发了声。他也摘下面具捻在手里,倒扣着搁到叶修面前的电脑桌上,抬起眼睛打量着黄少天,“哪个蓝雨?”

“我去你这人什么意思啊什么哪个蓝雨难道你还能找到第二个蓝雨出来?”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撸袖子跟这个看起来壮实的大块头干架,从以前以来他就被说过有这股子冲劲,看似只是个靠脸和嗓子吃饭的花瓶,其实上街干架酗酒飙车什么都干过。

当时喻文州得知后还笑着说,这叫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在舞台上拥有纤细身材和热情声线的黄少天也干过举起钢管哑着嗓子打群架的事儿?

然后黄少天咧开嘴笑开来,露出一对小虎牙,说,文州,你可得记住了。

人不可貌相。

有时候一个人会拥有一千副面具,千变万化,看不清谁是真谁是假。

 

“你既然是蓝雨的就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孙哲平依旧波澜不惊地看向明显已经跳脚的黄少天,不改语调地继续平淡地说,“是老魏的蓝雨,还是喻文州的蓝雨?”

“等等老魏?魏琛?”张佳乐似乎也是被他的突然出声有些惊到,在短暂的思路短路后捕捉到一个名字,连忙追问,“怎么回事,老魏的蓝雨在我们出道那年不就毁了么?”

魏琛这个名字在这里的都很熟悉。

蓝雨在地下赌场已经成为一个过去式,而最后一任接手的就是魏琛。蓝雨宣布破产解散那年孙哲平和张佳乐刚出道,百花也只是一个新兴起的经营不错的赌场。而蓝雨已经存在了不少年头,解散之前也没有传出什么关于破产的消息。

原本叱咤一方的豪门赌场就莫名其妙地消失。

而一年之后,身为蓝雨第二股东的方世镜建立蓝雨经纪公司,经营一年后匿于幕后,只是挂着总经理的虚名,将主事大权交给了现今蓝雨的首席经纪人喻文州,同年黄少天出道,归于喻文州的名下。

而二人合作至今,除了与九年前破产解散的蓝雨赌场同名,以及方世镜的存在之外,和这个隐秘却奢靡的世界没有半分联系。

“你说的那只是明面上。”叶修打断张佳乐的背景普及,这里待着的人都不需要他来普及这段历史,“当初我们才出道的时候,每个赌场都有一个规矩。你后来也是百花的当家,难道不知道?”虽然是问句,叶修的眼神却瞟了瞟孙哲平,“哦对了,你当当家那年这条规矩就废了。”

“什么规矩?”张佳乐皱了皱眉,眼神有些疑惑闪烁了几下,突然扯住孙哲平的右手,力气大得连比张佳乐大上半圈的孙哲平都因为拉力退后了一步。孙哲平沉着脸看了把重量全部交给电脑椅背,饶有兴味看着他们的叶修,转过头盯着张佳乐,“什么事?”

“孙哲平,我五年前就想问了……”

“五年前什么事都没有。”孙哲平耸了耸肩,对上张佳乐酝酿着波涛的眼睛。

如果孙哲平不想说,张佳乐知道自己什么也问不出来。他狠狠咬了咬下唇,瞪了孙哲平一眼。

孙哲平突然开始想,上一次见到张佳乐这样,是什么时候呢?

反正也是五年前的事了。

 

“每个赌场都有当家和一个游离者,”叶修的声音是忽然幽幽地响起来的,跟刚才比起来有些含糊——张佳乐循过去望着,果不其然叶修屈服给了烟瘾,又苦于俩“没见过世面的”禁不起熏,只是咬着烟屁股算是解个馋,所以声音被滤嘴层层掩过后,只是处于勉强听得清的程度,“最初这个规矩只是防反水,游离者是监督者,而他也拥有最大的权利,可以直接处决当家的,如此自由的代价就是整个地下市场绝对不会出现他的名字。当然初心是好的,但是越往后来,就变了。

“你家大孙的手跟这事有关,你别琢磨了。如果说这条规矩变质之后害了多少人,你家大孙是一个。蓝雨是一家。哎,”叶修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转头问黄少天,“你家文州知道不?索克萨尔身旁的夜雨神烦,其实是你黄少天?”

黄少天突然笑了。

“他当然知道。”黄少天说,“别说是夜雨声烦,就算我再换几个面具,他都能知道。”

评论
热度 ( 4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