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吴羽策生贺/轩策向】他看到的他的每个初次。

·拖延症晚期的我终于赶上了生贺x。

·虽然是吴女士的生贺主视角是李轩大大,轩策向。

·私设有。作者萌点很奇怪。清水日常向。

·BGM请点这里,推荐使用→Chiru。

·最后留下一句,吴女士生日快乐!今年也请加油吧w!

·顺带沾沾吴女士的光弱弱地求个粉QWQ。

 

================

 

李轩第一次与吴羽策接触的时候,是在第四赛季开始前的夏天。

那年的虚空刚刚成立不久,训练室的电脑并排放在一间空着的大会议室里,天花板上挂着老旧的吊扇,叶片都已经发黄。

电脑的插头和各种机械拉过长长的线,缠在一起形成杂乱的一团,一不小心就会被柔韧的电线绊倒,所以训练室的电器一向是从简。但夏日的到来使每个人都自行带来了电扇,大小不一各式各样的电扇插在几个不算大的插板上,让人免不得担心是否会负荷过大。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训练室里依旧回响着键盘拍打的声音。电力驱使转动的扇叶卷出风旋,带动空气的旋转给予一点流动的凉意。

李轩当时已身负虚空队长的责任,等到联盟这个夏休期的结束,在即将迎来的第四赛季,他将会出道,然后带领虚空与其余的职业选手共同竞技荣耀。

“诶,李轩……队长,还没打完?”

坐在身旁的训练生对于耳边响起的长于平时很久的键盘拍打声感到一些惊讶。虚空战队的队长自然有着顶尖的技术,训练营中暂时还没有可以和他匹敌的对象,而身为战队成员的其他队员也没有让李轩如此缠斗的能力。

“嗯……有点麻烦。”

手上的动作不停,似是无意识地回应着身边的人。毕竟李轩已经没有空出来的精力来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

屏幕上的阵鬼在操作下挥下太刀,鬼神之力释放,冰阵在地图上成型并放出光彩。而另一方的女鬼剑却捕捉到了冰阵释放时地图上的间隙,一个微操从冰阵的边缘闪过。

“哟呵,这妹子有点猛啊。”

“可不是嘛,多久没见过这么生猛的妹子了。”

虽然被对方避过冰阵,但是李轩知道对方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圈套。下一刻刀阵释放,逢山鬼泣控制住对方果断地清空女鬼剑的血条。

屏幕上打出“荣耀”二字,李轩吹了一声口哨揉着自己酸痛的手腕,对身旁也唏嘘不停的队友说道:“我们训练营有这么厉害的妹子?可得逮出来瞅瞅。”

然后李轩清了清嗓子,“刚刚和我打的是哪个妹子啊?出来露个脸呗。”

“刺啦——”椅子腿摩擦地板的声音混在风扇转动的轰鸣声中也十分明晰,李轩循着声望去看见站起来的那个人望了他一眼,然后拔下账号卡直接走出了训练室。

李轩咽下没吹出口的口哨,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卧槽……是个……爷们儿啊。”

 

李轩第一次正经地和吴羽策对话,是在第五赛季开赛前。

虚空战队在第四赛季的成绩不算好,但李轩操纵逢山鬼泣在联盟为虚空争下一席之地。在夏休期的时候这支新队的队长在训练室夜以继日地磨练着自己的技术,就差卷床被子在训练室打地铺。

在网游里开竞技场跟同赛季出道的话唠剑客PK,李轩接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释放后的鬼阵被剑客有预谋地躲开,李轩甚至怀疑黄少天可以精神分裂成两个人格并且同时存在,一个控制手不停的刷文字泡,一个控制大脑捕捉机会分析战术。

“好烦。”

突然在训练室里响起的声音吓了李轩一跳,左手一个哆嗦技能放空,被对面的夜雨声烦抓住空隙连招直接带走,末了在荣耀二字出现之后还能看见颜色稍微暗淡的地图上夜雨声烦头顶“哈哈哈哈李轩你还行不行啊”的文字泡笑的猖狂——为了照顾清空血条之后听不见语音的逢山鬼泣,黄少天特意换成了大号字体让每一个字都清晰地映在显示器上。

李轩取下耳机转过头去,黄少天在PK过程中语音文字泡都没落下,而李轩为了判断夜雨声烦的动作又不能屏蔽声音从而忽略角色行动时的脚步声,只能默默忍受着第四赛季大放异彩的剑客对自己释放神烦攻击。

有一个青年站在李轩的身后,蹙着眉显现出似是苦恼又似是不耐的神色,李轩认得这个不速之客:“哟妹子啊。”

“妹子”的眉头蹙得更深,李轩这一个赛季不停地飞客场打比赛,就算是虚空主场也是待在训练室分析为数不多的各个战队的录像,他没有想到在诸多事务全部砸在李轩这个队长身上的时候,这个人还能记得一年前仅仅只是对视过一眼的自己——虽然把纯爷们认为是女人这种事应该不会很快忘记。

“吴羽策。”他纠正,“我的名字。”

“哦哦。”李轩转回去退出竞技场,爆手速给QQ上不断刷屏的剑客回消息,嘴上也没停着,“吴女士啊。”

“……”

李轩不用回头也可以想象出那个人紧蹙的眉头,关掉窗口后继续操纵角色在网游里寻找的对手,手指按下键盘啪嗒啪嗒的声音在寂静的训练室里格外辽远,风扇吱呀吱呀地转动,发出的噪声似乎比去年要大一点。

风扇需要保修了啊,训练室的线路改天也要找人来检修一下。

天马行空地想着以前根本不会在意的事情,在这个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的夏日里,李轩突然有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吴羽策是吧——经理跟我提过你。”李轩知道吴羽策没有离开,悠悠地开口,“战队里双职业的角色有很大的缺陷,而你的技术并不仅限于做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为什么不考虑换一个职业?”

“……那李队,你为什么要玩鬼剑?”

李轩挑了挑眉,好小子,还想直接上大的?

“来一局吧。房间2675,密码4个0。”

李轩干脆地开好竞技房,锁好房间后等待着吴羽策刷卡登陆。片刻后另一个鬼剑士进入房间,李轩点了开始,刷新地图后直接奔向中路。

鬼剑士面对面的单挑不需要战术,阵鬼的控场技能在1v1中不如斩鬼强势,但李轩精准的预判锁定了女鬼剑动作的一个偏差,释放冰阵减缓了女鬼剑的行动速度,然后满月斩拉低着对方的血线,并在减缓效果消失前退到了鬼剑的攻击范围之外。

“很有冲劲。”结束了这场毫无悬念的比赛,李轩对吴羽策留下了这样的评语。

吴羽策没有说话,取下账号卡后站到李轩的身后,“谢谢李队指教。”

直至吴羽策离开训练室,李轩都没有再对他说一句话。

夏季的声音总会显得绵长,李轩听到自己长长呼出一口气后,紧接着响起的一声轻笑。

 

第五赛季,吴羽策出道,虚空双鬼站在了荣耀的舞台上。

 

李轩第一次看到喝醉的吴羽策,是在第五赛季结束后夏休期的一个夜晚。

一年的磨合期,双鬼拍阵的战斗模式不断地完善,而相应地李轩与吴羽策的接触也日益增多。熟悉对方的战斗模式,熟悉对方的动作,甚至要熟悉对方的生活。要从彼此的每一个细节判断出对方的意图,把自己的一切迎合着对方的节奏。

有些人或许天生拥有着默契,但是大多数人只能与对方缓慢地磨合,然后契合上对方的节拍。

李轩和吴羽策都在尽力地适应彼此的生活方式,比如李轩在意到吴羽策在每个早晨洗脸时都会先给手指抹上防护霜这样的细节,而吴羽策也注意到自己的队长在训练开始的前二十分钟都会不停地调整着技能的顺序,然后拉上训练室的人练手,直至找到那一天最顺手的模式。

李轩和吴羽策偶有的交流大多都是关于战队的事情,双鬼释放技能的时机,两个人的配合,或是战队里某个队员的调整,然后在回到各自的房间前互道一声晚安——通常这声晚安是李轩先说出口,吴羽策轻轻地点一下头再回一声“晚安”。

某一个夜晚李轩在训练室复盘,吴羽策在晚饭时请假外出,习惯了每次复盘时吴羽策都会在一旁思考下一次双鬼怎样应对同样的局面然后出声与自己讨论,一时间寂静的训练室里竟然让李轩升起了一种凄凉的感觉。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的时候,带着耳机的李轩没有听见嗡嗡的声音,倒是桌子真实传递过来的振动刺激了他的神经和感知。李轩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人是吴羽策。

身为同一战队的正副队长,两个人基本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是为了预备某些突发状况,两人还是交换了手机号码。

李轩略带疑惑地接通电话,对着电话“喂”了一声。

听筒里传来失真的笑声,但是李轩可以确定这阵不甚明晰的笑声来自于他的副队。

吴羽策并不是很少笑过。偶然的时候李轩见到过吴羽策冲着电视里滑稽的相声忍俊不禁。很多时候吴羽策留给不熟悉的人的形象都是隐忍和坚韧,似乎这样的人应该始终保持着淡然的外表。

但是李轩喜欢看笑起来的吴羽策,沉默而坚韧的吴羽策始终令他觉得太过刚硬。

过刚易折。

李轩不知道为何吴羽策会突然打电话给他,离队的夜晚并不是第一个,而吴羽策打电话给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于是李轩又唤了一声:“阿策?”

这一次传过来的声音依旧失真,但是李轩却被电流转送过来的声线狠狠地撩了一把。

吴羽策叫他:“李轩。”

 

吴羽策没有叫过李轩的名字。

吴羽策真正站在李轩的面前时,李轩已经是虚空战队的队长。李轩叫他“阿策”可以理解为上级对下属的关照,但是下级却不能对上级随便称呼。

所以一直以来,吴羽策都如开始一样叫他“李队”。

连副队长都这样做的事,就变成了不成文的规矩。虚空上下都称呼他为队长,就连以往可以随意打诨的经理都叫他一声“李队”,也只有从同期的某些不在意规矩的人(如黄少天)和更老的前辈口中能再次听到自己的名字。

都害怕会忘掉自己的名字。李轩有时候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就在刚才,自己的副队叫了自己,李轩。

 

李轩再次张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一些颤抖,“阿策,你刚刚说什么?”

电话那边的吴羽策依旧在低低地笑,“李轩,你在害怕什么?”

“我……”

李轩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似乎在吞咽着涌到自己嘴边的话语。

他竟然在害怕。他害怕着很多事。害怕虚空下一个赛季不能打得更优秀,害怕双鬼的配合不够默契,甚至想到了很远,害怕自己在哪一天会再也不能接触荣耀。

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让李轩自己都讶然。一直以来他都以一个领导者的身份带领着虚空站在荣耀的赛场上,形单影只的逢山鬼泣,再到出现在身边的鬼刻与他成为联盟独特的双鬼拍阵,李轩一直以为自己无所畏惧。

“阿策……我……”

正准备说出来的话语被电话里传来的另外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堵了回去:“喂,喂?喂!是不是李轩啊!我去老林这手机怎么没声啊刚刚吴羽策还说着呢不是哄我们的吧?”

“方锐你把电话拿倒了……”

“哎哟我说怎么回事呢……”听筒传来一阵细碎的声响,方锐估计正在调整话筒的位置,这一次传来的声音就清晰多了,“喂是李轩大大吧,我是呼啸的方锐。那个什么今晚五期聚会你们家吴羽策喝多了,快快快把人领回去啊。”

李轩听着听着失笑:“是你们硬灌他的吧。”方锐的猥琐流在第五赛季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李轩对他的印象也很深。

“我去李轩大大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方锐将无下限政策贯彻到底,李轩也懒得去在意这些问题,比如五期聚会为什么第二赛季出道的林敬言会在场。

“你们在哪,我去找你们。”

 

李轩到达那个路边摊的时候方锐正挂在林敬言的脖子上叼着啤酒瓶子,看似豪迈地吹着瓶子实际上连半杯的量都不到。而同是第五期出道的周泽楷安静地坐在一边,对于李轩的到来报以一个腼腆的微笑。

小摊拉过电线接了一个高瓦数的灯泡,带点微黄的灯光照得人脸颊发烫。方锐叫嚷着先干再走啊要不不放人给李轩倒了一杯啤酒,还没递到李轩的手上就被林敬言截住。林敬言抱歉地笑了笑,“方锐有些喝醉了,李队先带人回去吧。”

李轩点了点头,提醒道:“少喝点酒,会影响反应操作。”

林敬言和和气气地应了,完全想象不出这样温和斯文的一个人操作的却是联盟的第一流氓。

李轩看向吴羽策时吴羽策正和啤酒杯干瞪眼,杯子里只剩下浅浅的一层酒液,而空掉的啤酒瓶也不多——职业选手大多没有嗜酒的习惯,因而李轩也判断不出吴羽策喝了多少,又醉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他低声问瞪着酒杯的人:“阿策,还能走吗?”

被问的人似乎有些不清醒,片刻之后才出声:“李轩?”

李轩应了声,拉住吴羽策的胳膊把他扯了起来。

吴羽策先是一愣,然后对他笑。李轩没有见过吴羽策这样自然的笑容,在他的印象里吴羽策的一切表情都是带有一定的程式化。偶尔的一些放肆,更像是一种发泄。

灯光打在吴羽策的脸上,朦朦胧胧的一层光影,反而衬得吴羽策深邃的眼睛显出一些光亮来。

吴羽策又叫了他一声:“李轩。”

李轩静静地看着他。

吴羽策顿了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继续说:“……别怕。”

 

李轩盯着吴羽策有些慌张神色的脸,突然有一阵愉悦,掺杂着一丝感动。

他拍了拍吴羽策的肩,“阿策,你再多叫叫我,我就不怕了。”

 

李轩第一次窥视吴羽策小憩的模样,是吴羽策宿醉后的第一天。

那天李轩是被电话的铃声吵醒的,震动的手机在桌子上嗡嗡地响着,李轩从被子里伸手摸索着拖过来接通。

经理的声音有些急促的意味,告知他九点的时候将会有电竞之家的记者来做双鬼组合的专访。电竞之家近期热衷于搭档的日常与读者互动,比如上期介绍蓝雨战队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在颇负盛名的蓝雨食堂共同进餐,上上期是霸图战队的韩文清和张新杰在训练室讨论战术,就连一向不露面的叶秋都在苏沐橙的帮助下与记者进行了互动,虽然内容依旧嘲讽到想要隔着电脑屏幕将那边的人打上一拳。

挂断电话后李轩解锁手机确认时间,七点三十五分,他们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收拾自己。

“阿策?”

他伸出手推了推睡在身侧的人。昨夜把醺然的吴羽策带回虚空时已经将近夜里十一点,吴羽策的房门锁着,意识不清的他最终也没能说清楚自己把钥匙放在了哪里,李轩索性就把人扔到了自己的床上。

吴羽策的身上有淡淡的酒精气息,随着呼吸弥散着。李轩的酒量不错,若有若无的酒香令他有一定程度的欣然,就像老烟枪在闻到并不浓厚的尼古丁气息时只会感觉到享受,而不是贪婪。

在李轩的搡动下吴羽策皱了皱眉,然后睁开了眼睛。初醒时大脑思维力的恢复还未完全进行,就被脑袋深处爆发出来的晕眩和闷痛迅速截断。吴羽策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下脑袋里的涌动之后勉强带动神经辨别出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很明显并不是自己的卧室,虚空战队宿舍的装修格局大同小异,但各个队员对于物品的摆放和装饰都是天壤之别。眼前的景观不算熟悉,但也谈不上陌生。在常规训练结束后偶尔会在队长李轩的房间里进行例行的复盘。

“……李队?”

吴羽策发出来的声音沙哑如同身患重感冒的变声期少年,连他自己都似乎被吓了一跳,愣愣地维持着涣散的焦距好一会。李轩知道吴羽策的疑问针对并不是自己,只是对于昨晚模糊不清的记忆的回想和复原,提问的对象是他自己。

吴羽策总是将自己逼得很紧,就算是这些小事上他也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独立思考的机会。但是就是这样固执的一个人,拥有的细腻的心思察觉到了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恐惧。

会不会是很在意自己,在意到放弃了自己的固执,竟然想来安慰一下?

李轩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惊得一个激灵。

他知道吴羽策在某些事情上格外地敏锐和坚韧,这也意味着吴羽策是一个极度独立的人,或许说得上孤僻。这样的一个人,李轩从一开始就没有抱有可以让他完全接受自己的想法,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难题,而对于吴羽策来说亦是。

默契可以培养,而接纳另一个人,这就不仅仅再是可续可断的联系了。

现在,李轩还不想思考这些问题。虚空还需要他这个队长的带领在联盟站稳脚跟,他和吴羽策的关系也许会一直这样不温不火。而两人的性格决定处事方式的不同,李轩甚至预想过他们因为某件事情决裂,却从未想过吴羽策能够接纳自己。

这对他来说是个诱惑。因为李轩从第四赛季的那个夏休期开始,就喜欢上了吴羽策。那个操纵着女鬼剑,站在自己的身后对自己说“谢谢指教”的吴羽策,声音里透露出些许不甘,却没有放弃的意味。

李轩自认为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如果把他放在吴羽策的位置上,或许联盟就不会有双鬼组合。

人总会憧憬着自己没有的东西。比如金钱,比如理想,比如品格。

所以李轩喜欢吴羽策。

但是现在,这份感情还太过紊乱。

 

这些思考进行得很快,等李轩清空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之后,吴羽策还没有从迷茫期脱离出来。

“昨晚你和方锐他们出去喝酒,被灌醉了。”

李轩穿好外衣,将昨晚胡乱扒下的吴羽策的外套丢给他。吴羽策无意识地回应了一声,不知道是下意识的反应还是真正地消化掉了信息。现在没有留给他们消遣的时间,李轩直接告知九点钟的采访,吴羽策也低低地嗯了一声开始套衣服。由于吴羽策沾枕头就睡着,李轩也仅仅只是扯下了他的外衣。呢子布上还残留着露天小摊上菜品的油腥气,以及啤酒花的味道。

李轩发现吴羽策的眉头比平日里锁得更紧些,不知是对油腥气息的反感还是宿醉之后引发的常规性头痛。

“头很痛吗?”李轩问道。

吴羽策没有预料的李轩的询问,扣上扣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才轻轻点了下头,“有些。”

“钥匙是不是在你的身上?”

“嗯。”

“那你就先去洗漱吧。一会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等我。”

吴羽策答了一声走进了李轩对面的房间。李轩打开抽屉找出一盒茶叶,插上电热水壶开始烧水。电力转化成的热能蒸煮着水,不一会就发出咕噜噜的声响。窗户没有关紧,晨风从窗缝里挤进来,把从壶口升起的白烟吹斜了一个细微的弧度。

李轩泡好茶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吴羽策正靠在扶手上闭上眼睛养神,但宿醉的后遗症似乎折磨得他不轻,李轩可以从他不时跳动的眉角判断出这一点。

“喝一点吧。宿醉之后其实不能喝茶,但是我估计这样说了你也会坚持的吧。”

李轩把冒着热气的杯子递到了吴羽策面前,吴羽策沉吟,回了声“谢谢”然后接过杯子浅浅地啜饮着。末了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把温热的淡茶水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现在八点二十分,要不再睡四十分钟?”李轩顺手拿起一本放在茶几上的杂志翻看着,把自己的肩膀送了过去,转头冲着吴羽策露出一个带着些痞气的笑,“肩膀借你。”

李轩知道吴羽策不会拒绝。他会尽量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果然,吴羽策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低低说了句,“抱歉,李队。”

“我估计是方锐那小子灌你的。猥琐流啊,啧啧。”

吐槽了一句自家副队同期的某位画风不同却很难缠的选手,李轩顺势把手上的杂志再翻一页。

吴羽策笑了笑,没说话。

下一刻李轩感觉到了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重量,脑袋把热量隔着衣服不算薄的布料传递过来,肩膀上的皮肤都隐隐地发烫。

肩头的人很快进入的浅眠,呼吸声细小而又绵长,有些气息还浅浅地掠过脸颊。带着春光明媚时拂过的和风的温度。

吴羽策坐在他的右侧,被占据了的右肩头李轩不敢妄动,只好腾出左手艰难地给在外厅等待记者的经理发着消息:一会记者进来的时候可不可以拜托他们轻一些?

然后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不久后经理回应了信息:怎么了?

阿策昨晚被灌醉了,现在睡着了。

……

吴羽策虽然少言,但在虚空的人缘还很不错。经理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应了李轩:我试试。

李轩收起手机的时候不免得把右肩也稍稍移动了一下,吴羽策睡意朦胧中一声呢喃,下意识地调整了姿势。李轩偏过头可以看见吴羽策的侧脸,他不得不承认吴羽策的容貌很清秀,睫毛也很长,在光线的投射下映出一个浅浅的半圆。

视线稍微偏转一些可以看见刚刚吴羽策喝过的茶杯放在茶几上,他突然觉得有些渴,然后延伸出“喝一下阿策喝过的杯子看看”这样的念头。

李轩哂笑,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抱有这样的念头?

简直像是暗恋男神许久的小女生忽然和那个男生偶遇,怀着隐秘的激动和臆想。

 

记者和摄影团队进来的时候轻到李轩差点没有察觉到,他张了张嘴刚想叫醒吴羽策,就被记者制止了。李轩十分配合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旁的摄像师对着沙发上的两人拍了一张照片,记者做了一个十分感谢的手势,轻轻地挥了挥手带着自家的摄像团队离开了休息室。

第二天电竞之家的头条是双鬼组合温馨(?)的早晨日常,比起蓝雨食堂精致的早点和菜品,霸图训练室严谨的风格,双鬼组合的亮人之处似乎更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他们没有亲自品尝过蓝雨的早餐,也没有参与过霸图的作战会议,但都有过小憩时有亲密的人陪伴这个很容易实现而且贴近生活的念想。

吴羽策在电竞之家出版之后才知道真相。那天早晨他在李轩的肩膀上醒来之后早已过了九点,带些懊悔和没来由的怒气,质问李轩为何不叫醒他时,李轩十分无辜地摊了摊手,说是记者和摄像小哥不让叫的。

“李队……!”

“安啦安啦阿策,反响不是挺好吗?”

李轩抹了抹鼻头,无辜地望着自家副队。吴羽策不知为何一下子消除了所有的脾气,对李轩的埋怨,以及对自己的埋怨。

“李轩……你真是……”

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次对上李轩的视线时却被他的眼神看得一惊。李轩背对着阳光,连轮廓都模糊在光影里面,但是他清楚地捕捉到了李轩的笑容——因为它甚至灿烂过阳光。

“阿策,”李轩走近他的身边,对他说,“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还有——”

“我喜欢你。”

李轩听到自己想说的话从自己暗恋的对象口中说出来,混杂在一起的感情全部投射在了瞳孔里:一些惊奇,一些喜悦,还有满满充盈整双眼眸的幸福。

“还有,阿策,我喜欢你。”

李轩执拗地说出自己的台词,即使这句台词已经被对方抢走,说出来比自己更有冲击力。

但是李轩还是想告诉吴羽策,他喜欢他。

 

李轩听到吴羽策的第一次告白,是在他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那个时候吴羽策走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抬起眼看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嘴角的酒窝高高地扬起。

李轩甚至不知道吴羽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自己,又喜欢上了自己的哪一点。但是他想,这些并不重要。这份混乱的感情最终有了归宿,而剩下的时光,会足够他们消磨。

无论是双鬼组合,还是虚空。

还是他们彼此。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