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百色。

一切随心。

现有更新不定时。
目前短篇为主。由脑洞而定。

百度用户名:冰丽花
微博昵称:他说我触碰不到_

温暖雪夜。

·设定奇怪。作者是手控x。

 

·清水向,略有OOC,尽量把握。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下雪,也不要问我他们为什么住一起,更不要问我黄少为什么老对喻队人参公鸡,我会回答你剧情需要x。

 

·喻文苏你真苏。黄少你好烦x。

 

OK?

--------------------------------------------------

 

“少天先睡吧,别等我了^ ^。”

 

手机屏幕上的光暗下去的时候,黄少天还在愣愣地盯着冰冷的屏幕好一会,然后从床上蹦起来怒摔手机。

 

“靠靠靠喻文州你当我三岁小孩呢!妹的谁要等你啊混蛋不就是外出了快十一点还没回来么谁要担心你啊!我现在就睡!”

 

说着黄少天坐在床沿上解开衬衫的扣子,屋子里的暖气很足,一件衬衫也不会感觉到凉意。解到一半的时候有些不甘心地再盯了床上躺着的依旧黑屏的手机一眼,把扣子一颗颗地再扣好。

 

“不行就这么随他的意太便宜他了!我是这么随便的人么!喻文州你可别太小看我!”

 

他拿起床上的手机啪啪啪地爆手速打着字,“喻文州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你干嘛订这么晚的票啊。你回来晚了可别指望我给你开门啊你拖鞋在门口摆着呢热水热好了打开就能用夜宵在微波炉里热着呢是早上剩下的包子,诶我说回来记得把大衣脱掉屋里可热呢小心别感冒。”

 

“我带的有钥匙^ ^好了少天早些睡,我现在到车站了。”

 

黄少天对着手机屏幕都能想象到收到短信的人正站在黑漆漆的车站,手里提着行李箱微笑着给他回信。那么晚了天气又这么凉估计那人也没带手套,打字手肯定会冻到哎哟本来就手残那双手经得起这么折腾么。

 

其实喻文州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又很修长,但是没有丝毫的女气反而带些硬朗。那双手给自己带过早餐,也在休息时为自己做过手操。而且温度很合适,在训练时偶尔会覆上自己握在鼠标上的手指出一些错误,指尖传递过来的温度总会使自己有些心跳加速。

 

这么一双手怎么能受冻呢?他自己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找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到的小热水袋,注入热水后试了试温度,差点没被烫的叫出来。倒掉一半热水后装进温水,才感觉到自己刚刚被烫到的手指有些麻木。

 

这要是让喻文州那双手碰到还得了,别弄得更残了。呸呸呸。

 

无意识或者说下意识黑着自家队长手速的蓝雨王牌在心里默念了队长英明神武一百遍,套上外套揣上小热水袋走出了家门。

 

屋子是在一栋公寓的一楼,是喻文州选的地形,离蓝雨俱乐部不算太远。平时他们住在宿舍里,留在公寓里的时间一年大概只有几天,也都是临时起意过来住住。但喻文州说这是为退役后做打算,黄少天一脸卧槽地说队长咱们考虑这事还太早了吧,咱大蓝雨还能再战十几年!

 

喻文州笑了笑,黄少天其实心里也明白,虽然放下了这么多豪言壮语,不过总会有那么一天。而且自己会是先离开的那一个。

 

喻文州受年龄的影响不会很大,因为他主要是靠战术运筹帷幄。而黄少天在赛场上的活跃大多仰仗着手速,年龄的日益增加只会让他越来越力不从心。

 

如果少天先退役的话,就在这里等我,我会从宿舍搬出来的。到时候你就在家,或者找份工作也不错。

 

末了喻文州还加了句,我养你。

 

黄少天嘴炮不停,靠靠靠谁要你养了本少这么聪明能干就算你退役了我也能养你好么好么!却背过身去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发烫微红的脸颊。

 

喻文州你他妈太犯规了知道么。

 

黄少天站在公寓门口的时候发现外面下起了雪。公寓门前开着一盏灯,抬眼望去周围的楼里大多也都亮着灯光,临近十一点过却也不显得空寂。黄少天从兜里掏出手机,估算着从车站到这里的时间。靠在墙上无意识地扫视着四周,雪不大,仅仅能够打湿地面,倒像下了一场小雨似的。雪点隔一会从天空中铺下一片,虽然不能堆积,也带来了夜里的凉意。

 

衣袋里的热水袋散发着暖意,握着的一只手暖融融的,而另一只手虽然也 揣在衣兜里却是不可抑制的冰凉。索性拿出热水袋和两只手团在一起放在胸前,并不时地哈出一口气暖着朝着外面的手背。

 

黄少天不时地抬头看着前方,所以也没有错过那个走向这里的人影。行李箱拖在地上的声音在黑夜里传得很远,那个人逐渐走近的身影也被公寓门口的灯光照亮。

 

“少天……”

 

虽说早就料到这样的情况,喻文州还是有些无奈地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薄雪在肩头积了小小的一层,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也会在面前糊成一片水雾。但是水雾里黄少天仰起头的笑脸很清晰,如往常一样地明朗,在寒夜里闪闪发光。

 

黄少天冲过来握着热水袋也团住了他没有拉行李箱的那只手,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冰凉。热水袋的温度不会太高,刚好驱散了手指的僵硬而不会带来不适。黄少天嘻嘻一笑,然后就念叨开来。

 

“队长我知道一热一冷的手指更容易起冻疮所以我特意调了温度哦是不是很舒服啊这么晚回来怎么不戴手套呢你不是战术大师么怎么还犯这些小错误啊这手可宝贵着呢要再弄残了可就不好办了……”

 

有几天没有亲耳听到黄少天的絮叨,喻文州居然还有些怀念。黄少天念叨的时候还不忘揉搓着他的手指,并且一并握过拉着行李箱的那只,让可怜的行李箱就横躺在公寓前的楼梯上。

 

“队长我出门前的时候确认过热水器的温度没有问题了回家放好水就可以洗澡了估计微波炉里的包子冷了我得再去热热哎小区门口那家包子铺的手艺可又长进了虽然比不上蓝雨俱乐部门前的那家好吃但是俱乐部那家肉没有这家多……队长咱们进去说吧外面可冷了。”

 

把热水袋塞在喻文州怀里后,黄少天捡起躺在楼梯上的行李箱,拉着自家队长的手往公寓里走去。公寓门口的灯闪着晕黄色的光,暖着外面寂静而寒冷的黑夜。

 

“少天。“

 

楼道里没有安灯,不过黄少天轻车熟路地拉着喻文州在楼道里走着。但是免不了对黑漆漆的环境一通抱怨。听到自家队长的声音黄少天“哎”了一声扭过头去,感受到喻文州迎在自己额头的一个吻。

 

比热水袋要低一点的温度,却比它更温暖。

 

“卧槽喻文州你干什么呢你别以为你比我高那么几厘米我就会屈服告诉你我可不在意你可别用那几厘米打压我……”

 

突如其来的亲吻不算什么稀罕事,但是每一次都让黄少天猝不敌防。他缓慢地退后几步,行李箱的轮子在寂静的楼道里滑出的声响不知比平时放大了几倍,听着有些刺耳。

 

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寂静和黑暗中,黄少天依旧可以看见喻文州的眼睛。深邃却闪着微光,配着他的笑容在黑暗里熠熠发亮。黄少天看不见喻文州的笑容,却可以从那双眼睛里读出他的笑意。

 

“少天,谢谢你。我很开心。”

 

一个略带寒意的怀抱环住了他的身体,黄少天觉得似乎有一股雪花融化的清新味道冲入鼻腔 。但是更多的是喻文州的味道,是黄少天熟悉的气息。

 

可以温暖整个雪夜的味道。

评论 ( 23 )
热度 ( 32 )

© 柔水百色。 | Powered by LOFTER